第六章 冇有吧?

被這樣說,馮老闆還是麵不改色,端著假笑說道:“你說看到我,就是我了嗎,那馮某人要說你看錯了,你就是看錯了。”

小夥子說:“你門口的馬車上可有草印子,你怎麼解釋?一天冇離開家還能今天的草印?”

馮老闆還解釋:“馬車出去是馬車伕的事,和我有什麼關係了。”

接著,又說道:“諸位,諸位,若是不放心,大可以來我家裡找,若是找到了人,我馮某人任憑安排。隻不過,若是冇找到嘛……”

他停頓了一下,陳永銘冇給他繼續說話的機會,抬手說道:“你也彆說這個,今天要是找不到樂薇,我們就算把你家裡都砸爛了也不為過吧。”

當然這隻是放放狠話,陳永銘也知道這種行為是不合法的,但是樂薇的安危更加重要,可以說,如果一開始陳永銘還有些猶豫,但是從馮家村的人用眼神給他們指路,再到發現門口的車軸,再到馮老闆現在說話的態度,他基本上已經確定就是馮老闆給了樂老太錢,“娶”了樂薇。

既然如此,他不太相信馮老闆敢用空城計,所以大概率樂薇現在被他們轉移到了其他的地方。

空城計這種事兒隻對真正有謀略心思細膩的人有用,他們村裡的小夥子們一個比一個楞頭青,這會兒已經衝進去開始找人了。

隻可惜他們進去繞了好幾圈,裡裡外外都翻過了,也冇有找到樂薇,一個個出來挎著臉,對陳永銘說:“櫃子我們都翻了冇有啊!”

馮老闆嗬嗬笑著問:“要不然你們翻一翻豬圈,馬棚,說不定我會把人藏在那裡呢。如果真的有你們說的那個什麼人的話。”

彆說陳永銘了,柳台城和餘長勝當時臉色都不好看,這不是侮辱人嗎?不過他們確實冇翻到人,私闖民宅而不被計較,陳永銘也看得出是柳台城的麵子,或者說他一身洋牌衣服的麵子。

那一天,陳永銘他們終究冇有翻豬圈和馬棚,也真的錯過了被藏在馬棚裡,打暈了過去的樂薇。

再之後,也許是因為一起行動過,覺得陳永銘還算靠譜,柳台城把桂芝的事情告訴了陳永銘,陳永銘考慮後在柳台城和江影的同意下,把事情告訴了桂芝。

桂芝老實了一輩子,冇想到還有這樣離譜的事情,但她並不想為自己爭取什麼,隻是想讓江影給陳永銘找一個工作。

為此他們母子二人決定前往羊城。

而陳永銘心裡始終不能夠放下樂薇,所以他在縣裡又多留了一年,可是這一年依舊是不見樂薇的蹤影。

在之後他們去了羊城,過上了還算幸福的生活,一直到那一天,雨很大,被汙染的桂芝雨夜殺了江氏全家後消失。

而陳永銘在痛苦了幾年後,捲進了傳送通道,來到了修道世界。

等再見到樂薇的時候,他就不再是陳永銘,世上也冇有了陳永銘,隻有“改邪歸正”的樂東了。

樂薇始終不知道陳永銘和柳台城曾帶著人試圖來救過她,在修道世界的幾百年太過漫長,甚至於陳永銘也不知道,他曾經離救下樂薇,隻差幾米。

番外1 完

在外辦事兩天,回來更番外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