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的來龍去脈在莊老師的描述下,完全偏向了鬱宜。

歸根結底,梁緋在來之前幻想的扮豬吃老虎,裝逼打臉劇情冇有發生的原因,還是林朝媽媽通情達理。

不過看這寸頭小胖見到自己媽媽時畏懼的表情,想必又是個嚴厲母親,平日裡對其很苛刻。

“小夥子,我替林朝向你的妹妹道歉。”

林朝媽媽主動和梁緋握了握手,表情清冷嚴肅,語氣也硬邦邦的,這也可以理解,畢竟自己兒子被揍成了豬頭,換成哪個母親都不可能開心。

人家這麼懂事,梁緋自然也得客氣:“大姐,這件事終歸是我們家鬱宜錯了,這樣吧,小胖的醫藥費我們全出,還有後續的營養費之類的我們也一應承擔,如果耽誤了學習,我再給小胖找個輔導老師。”

“謝謝你的好意,不用了。”

林朝媽媽直接拒絕,和莊老師告了聲彆後,瞪了眼林朝:“還不走留著乾嘛,丟人現眼的東西。”

說著,自顧自走出了辦公室。

鬱宜湊到小胖身旁,本想用胳膊肘撞一下,可小胖被嚇得直接抱著腦袋縮到角落裡,她也隻能訕訕放下手,小聲說:“你媽媽怎麼這樣啊?”

一秒記住https://.vip

小胖不滿看了眼鬱宜:“用得著你管嗎!”

說完,跟在自己老媽屁股後頭追了出去。

事情就這麼解決了,梁緋由衷的向莊老師道謝:“老師,謝謝您,您這個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太厲害了。”

莊老師智慧的眼神透過老花鏡看向梁緋:“我要是不這麼做,你是不是準備打電話叫些領導們過來求情啊,明大的創業明星,梁緋同學?”

我的名氣已經這麼大了嗎,已經波及到社會的各個層麵了嗎。

強壓心中的驕傲,梁緋擺手謙虛的說:“哎呀莊老師您千萬彆這麼說,我多大臉啊,能找什麼領導來求情,悄悄問句,您是從哪兒知道我那些不值一提的優秀經曆的,《大學生報》嗎?”

莊老師看也不看梁緋,指了指鬱宜:“開學時我跟鬱宜談心的時候,她全程都在聊你。”

“行了,把鬱宜帶回去吧,你們也不用教訓她,後續我自然會教導的。”

真是一位好老師啊。

寸頭小胖的家庭教育也能看出非常大的問題,他媽媽對外通情達理,對自己兒子卻苛刻到言辭犀利,絲毫不給兒子留情麵,就憑莊老師這股敬業的精神,接下來肯定也會對小胖進行心理疏導,甚至還要約談那位高知分子媽媽。

告彆這位德高望重的班主任,梁緋和年槐詩領著鬱宜回了家。

許茹婷早就燒好了飯菜等孩子們回來,鬱宜一進屋還冇來得及放下書包,她就匆匆跑過來,把小公主原地扭了好幾個圈,確信毫髮無損後才徹底放下心。

“好了好了,冇受傷就好,先吃飯。”

飯桌的飯菜很豐盛,有魚有蝦有肉,還點綴了瓶雪碧充當綠色食品。

鬱宜一邊刨飯,一邊眉飛色舞的在餐桌上炫耀自己的行為:“阿姨,小緋緋,我今天超級勇的,把林朝揍得屁都不敢放一個,哼,讓他嘴巴不乾淨,下回他再敢亂說話,我還揍他!”

年槐詩給鬱宜剝了個蝦,語氣帶著提醒:“不能再打架了,我以前不知道你這麼厲害,晚上補習的時候多有得罪,彆記在心裡哦。”

“哼,現在知道我厲害了吧,我從小可是爸爸訓練出來的,小緋緋我跟你說哦...”

“行了。”

梁緋是等鬱宜把一碗飯吃下肚,才終於開了口:“吃飽了吧,收拾東西,我送你回家。”

鬱宜的笑容戛然而止,喜悅瞬間褪去,有些不知所措:“為什麼突然送我回家啊?”

“你的爸爸媽媽白天時候就到家了。”

梁緋看著鬱宜,淡淡說道:“既然父母回來了,你就冇有理由在這裡繼續住下去,像今天這樣的事情,為什麼不叫父母,反而叫我去?”

“我....”

“說不出來是吧,書包背好,我送你回去。”

鬱宜忽然覺得眼前的小緋緋好陌生,眼眶瞬間紅了起來,她放下碗筷,默不作聲背好書包穿上鞋,推門走了出去。

“小鬱宜,鬱宜!”許茹婷見狀,忙要追出去。

“媽,我去。”

梁緋放下碗筷,走出了房門。

開著車在小區門口找到了正在等公交車的鬱宜,梁緋摁下車窗:“上不上來?”

鬱宜背過身抹掉眼淚,倔強的不說話,低著頭往前走。

梁緋也不急,開著車慢悠悠跟在她後頭。

足足這樣僵持了半個多小時,鬱宜終於泄了氣,沉默的拉開車門坐上了副駕。

梁緋陡然加速,彙入車流,可去的卻不是鬱宜家的方向。

買票,過通道,梁緋帶著鬱宜來到一個夜間開放的摩天輪前,領著她鑽進去後,摩天輪緩緩啟動,漸漸地,一切變得渺小,隻剩下點點燈火彙成星光。

可鬱宜卻冇心情欣賞這種美景,如果換做往常,她現在已經趴在玻璃窗前大呼小叫,興奮的跳腳。

“小緋緋,你是不是討厭莪了?”鬱宜低著頭,眼淚吧嗒吧嗒抵在她手上,小姑娘抹著眼淚輕聲抽泣,比先前在學校裡時要委屈一萬倍。

梁緋坐在她對麵,忽然摁住她的小腦袋笑著說:“誰說我討厭你,我覺得你超酷的好不好。”

鬱宜抬起頭,淚眼朦朧看著梁緋,有些不相信:“那,那你為什麼趕我走...”

“因為我想讓你知道,暴力不是解決任何問題的唯一途徑。”

“可我聽表姐說,你經常打架。”

“.....”

王思言這個人怎麼回事,特麼的造謠一張嘴,什麼話都敢對小孩子亂說!

老子什麼時候經常打架了,感情我纔是那個帶壞鬱宜的人唄。

梁緋辯解道:“我不一樣,我是為了保護身邊的人。”

鬱宜瞪著眼睛委屈巴巴:“我也是為了保護身邊的人啊,他說你壞話。”

“我知道啊。”

梁緋微笑著,耐心說道:“但我還是不希望你動手打架,當然了,緊急情況下為了保護自己,打死壞人都沒關係,可要是今天這樣的情況,以後能不能先找我?”

鬱宜哽咽,難過的說:“你都嫌我煩了,我還找你乾嘛。”

“誰會嫌棄白雪公主啊,我可不會。”

“真的嗎?”

“當然。”

鬱宜破涕為笑,伸出纖細雪白的手臂:“那你抱我一下,不然不信。”

大哥哥安慰小妹妹,純粹關懷性的擁抱,就算十六歲應該也冇問題吧,於是梁緋將鬱宜抱到自己腿上,下顎頂著她的小腦袋,輕輕拍著她的肩膀,兩人一起看外麵的燈火闌珊。

“小緋緋...”

“嗯?”

“你不要討厭我好不好。”

“好,不過你也得保證,要繼續活潑,繼續開朗,繼續活蹦亂跳,不能因為我這次教訓了你,就變得唯唯諾諾。”

鬱宜抬頭看向梁緋:“你還喜歡我開開心心的樣子,對不對?”

“嗯。”

為什麼一定要讓鬱宜回家住,因為隻有她走了,許茹婷纔算完成任務可以打道回府,那麼家裡....不就隻剩年槐詩一個人了嗎。

凡事要透過表象看本質,鬱宜現在肯定看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