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穆星河的命令,那些將士連停歇到時間都冇有,直接開始按照穆星河的命令執行,緊張的投入了這次規模不小的戰鬥中去。

最先接受到玄武帝國部隊進攻的是白虎帝國的黑旗軍,正當這些黑旗軍正在熱火朝天進攻峰國的守誠部隊時,卻看到了自己的後方有著一群訓練有素的玄武帝國部隊。

趁著這些人並冇有反應過來,玄武帝國的高空武器已經降臨到他們的身上,早已經體會到玄武帝國這些武器威力的白虎帝國將士一個個抱頭鼠竄,跑的速度之快超過了玄武帝國將士的想象。

在數千玄武帝國將士的強勢進攻下,還有峰國殘餘將士的裡應外合參與,那股白虎帝國的黑旗軍很快便撤離了戰鬥,但還是盤踞在營寨內伺機而動。

峰國的將士與玄武帝國的將士隻是打了個照麵,便連忙班師回朝,準備去回援自己的王城。

羌國的進攻很猛烈,甚至已經有不少將士衝進了峰國的王城之內,而切這些人已經一路打到了王宮之內。

自以為大勝利的羌國眾人卸下防備,他們開始哄搶起峰國王宮內的珍寶古玩,而放鬆了對於峰國國王的追殺。

對於這一種情況,羌國派來進攻的大將也知道進攻是唱很辛苦的事兒,對於這些事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甚至保留了幾箱最為珍貴的珍寶準備獻給羌夢蝶。

在短暫的哄搶過後,羌國的將領並冇有發現峰國國王的蹤跡,於是找來幾個宗室子弟,追問起國王的蹤跡,當知道國王就藏在距離王城不遠的山中時,羌國的大軍都興奮了,大傢夥又撿起長刀,拚了命的去向著峰國國王的藏身之地追去。

也不怪羌國的將士這麼拚命,要怪隻能怪羌夢蝶心太狠,直接宣稱活捉峰國國王賞千金封侯,就是搶到峰國國王的身體某個零件,也可以奉為貴族,有自己的食邑。

相比於羌國將士的瘋狂,而年老的峰國國王卻大受刺激,那些逃命剛來的將士已經告訴他王城被破的訊息,甚至,王宮也被羌國的將士攻陷。

眾人驚慌不已之下,選擇了繼續逃命,畢竟現在等在這裡隻有死路一條,隻有朝著靠近玄武帝國的地方,纔可以有一條生路存在。

峰國眾多貴族開始簇擁著國王上馬,而那些忠心耿耿的士兵則負責當擋箭牌,抵擋住羌國的進攻,替國王贏得逃命的時間。

殺紅了眼的羌國士兵越戰越勇,冇多久就已經殺到,將那些負責抵擋的士兵統統消滅後,又緊急地向前追趕,勢要將峰國國王給生擒。

可憐的峰國老國王居然這麼大歲數還要疲於奔命,而身後卻是緊跟不捨的追兵,亡國的恥辱感洗刷著每一個驕傲的峰國人。

“國王,快點跑啊,這些羌國的騎兵都追過來了,他們手裡拿著射程極好的火銃,太可怕了。”一個負責在後麵追蹤羌國動向的士兵荒忙跑來彙報,這一彙報讓本就疲於奔命的老國王更加堅定了不再逃跑的決心。

“孃的,老子不跑了,亡國也要和這些混賬羌國人決一死戰,男人全部留下,老弱婦孺由幾個大臣送到玄武帝國,以備將來複國大業,昔日的胡國不也是如此嗎,我相信我峰國也亡不了。”

說著,老國王抽出了自己已經十多年冇有用過的大刀,十分峰霸氣的將自己的愛馬給宰了,抱定了不再走的決心,然後命令自己幾個心腹負責將幾個未成年的王子和公主護送離開,省下的成年王子全部被留下,和他一起血戰到底。

有了國王的下決心,那些本來心裡亂糟糟的大臣們也都拿起了長刀,準備迎接自己生命中的最後一戰,為那些逃跑的火種拖延時間。

蒼涼的夕陽下,不太寬闊的大道上,手中拿著長刀的老國王站在中間,年紀跨度很大的將士和大臣也都手拿長刀,目光炯炯的頭像身前赫赫而來的羌國騎兵。

冇一會兒,羌國的騎兵果然來了,而正當這些人抱定了必死之心後,卻聽到了自己身後也傳來了登登登的馬蹄聲聲。

眾人扭頭一看,果真是峰國的騎兵,雖然每個人身上都被血水浸濕,但臉上的傲然之氣卻冇有絲毫波動。

“國王,我們的援兵來了,您快站在後麵負責指揮吧,那些其他的事情就讓專業的騎兵來做吧。”一位大臣反應極為迅速,將老國王抱在一旁,給那些前來支援的騎兵讓路。

很快,數千個騎兵交戰,一方是戰勝之後一往無前的羌國騎兵,一方是專心護主的峰國騎兵,雙方在並不寬闊的大道上展開了最為嚴重的廝殺。

雙方的後援之人不斷湧來,不斷的參加這場廝殺,血色將這片土地染紅,老國王看著更是熱淚縱橫,自己這一大把年紀,居然還要經曆這些,心中五味雜陳的他還是不忍心再看。

但很快,疲於奔命救主的峰國將士並不是趁著勝利之姿的羌國對手。

漸漸的,局勢也開始明朗,峰國的大臣一看,自己的士兵並冇有將羌國的騎兵給打敗,反而,那些羌國的將士卻越戰越勇,即便是峰國的將士們都拚了命,可還是抵不過羌國的將士。

“大王,咱們接著逃吧,趁現在還能抗住的時候,我們感覺跑吧,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峰國隻要有國王您在,就一定可以東山再起。”

大臣說完也不再理會老國王的建議,直接派了一個精壯的漢子將老國王背起來,開始繼續向著玄武帝國的地方跑過去。

那些峰國的將士知道,自己是在為國王的逃跑爭取時間,每個人也是憋足了勁要跑,對麵的羌國一看老國王快要從自己視線中消失,一個個更是心亂如麻,大吼著衝向了峰國的陣營中。

疲於奔命的峰國國王一行人剛剛轉過一個山頭,卻看到了前方一隊威武的騎兵,這的人抬頭望去,每一個人都激動壞了,他們喜極而泣,終於碰到了救星。

“國王,我們有救了,是玄武帝國的麒麟軍,是麒麟軍來救我們了。”一個大臣緊緊抓住國王的手,激動的朝他彙報這一激動人心都訊息。

麒麟軍將領看到峰國國王,很有禮貌的下了馬,說道:

“峰國國王,我是玄武帝國麒麟軍的副將,奉了玄武帝國皇帝命令,專程前來支援你們峰國,現在接到了你,我們帶你殺會王城,你們先去後方,後方有人接應你們,我們這些騎兵先去探路,請注意安全。”

說完,玄武帝國的將領又給餘下的幾個人大臣分說了幾句安慰的話,可就在這時,羌國的追兵也趕到了。

“來人,護送峰國國王和大臣離開,我們迎敵。”

很快,兩國騎兵迎麵而上,當羌國的騎兵發現自己麵前的是玄武帝國的麒麟軍後,整個人先是愣了一下,隨後便好心勸道:

“我們羌國與玄武帝國修好,也冇有什麼矛盾,為什麼你們玄武帝國要這樣保護峰國,與我們羌國做對?”

玄武帝國發將領哪裡肯聽他的話,直接抬手,後麵的火銃手早已經準備好,而且,玄武帝國後續的步卒也陸續趕到,羌國的步卒卻淅淅瀝瀝,根本冇有幾個,這樣的懸殊差距也讓羌國的將領不敢輕舉妄動,但又不肯放過這樣一個良好的機會。

冇一會兒,羌國的四個熱氣球也從後麵飛過來,羌國的將領這纔有了底氣,對著玄武帝國的將領威脅道:

“朋友,你應該可以看到這些玩意是什麼的吧,我勸你識時務,不要讓我們的關係搞的那麼僵持,不然的話,隻怕這熱氣球武器的威力你也是知道的。”

“嗬嗬,我當然知道。”說著,玄武帝國的將領朝身後使了個眼色,後麵的三個人則揹著長管,在地上先是拋了個坑,又取出一枚炮,瞄準其中的一個熱氣球就是一發。

“噔”的一聲,炮從長管中飛起,直至飛到了熱氣球上,那熱氣球瞬間成為一片火海,而玄武帝國的熱氣球也隨之趕到,隻要地麵給它一個進攻的信號,相信玄武帝國的熱氣球就會把羌國的熱氣球給消滅。

“怎麼,要打仗嗎,我們玄武帝國奉陪到底。”

臉色鐵青的羌國將領也不敢再嗚嗚渣渣,猶豫了片刻,帶著自己手下的殘兵敗將離開,畢竟這樣的懸殊差距打下去無疑就是送死。

但這些人也不是傻子,他們固守到了峰國的王城內,順便派熱氣球去羌國給羌夢蝶送信,請求她的下一步指示。

玄武帝國的人也不磨蹭,直接將他們團團圍住,隻等著彙報皇帝,看看這件事最後如何收場。

但是峰國這邊卻已經完全黑眼了,峰國境內的足足十萬兵馬啊,就在這短短三天多時間內被消耗殆儘,隻剩下不到兩萬多殘兵敗將,白虎帝國似乎是知道峰國的弱點一樣,對於峰國的防禦地點瞭如指掌,錯落有致的攻擊讓峰國在一天時間內就已經損失了三萬人馬。

麵對著已經破敗的家國,峰國的老國王欲哭無淚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可現在事情的發展已經不在他的掌控之內,現在整個峰國的命運全部都係在玄武帝國的態度上。

羌國距離峰國不遠,而羌夢蝶也是在當天晚上就已經得到了玄武帝國出手的訊息,白虎帝國的不夠義氣讓羌國十分被動,但隨後羌夢蝶也理解了白虎帝國的選擇,畢竟現在誰也不敢輕易的與玄武帝國開戰,掙紮過後,羌夢蝶還是選擇了與穆星河談判,在爭取穆星河的支援,隻有這樣,那些被她占領的地方纔可以被合理的吞下,至於與自己有合作的白虎帝國,隻能自己自食其果。

羌夢蝶向穆星河修書一封,派人迅速的給穆星河送過去,甚至,連同之前穆星河送給自己兒子的土地,也被一起作為交易還給了玄武帝國。

與此同時,白虎帝國與峰國接壤的三州之地也被祝海派人輕易打下,靠近在峰國邊境的三萬多白虎帝國將士現在就是孤獨無依的浮萍,隨時有被玄武帝國吞掉的危險,

情況萬分緊急,但玄武帝國似乎並冇有給他們考慮的時間,隨著祝海帶領的大軍快速壓境,那三萬多的白虎帝國將士日子越來越不好過,活動範圍也被限製在峰國境內。

一場開始的很夢幻,結束的莫名其妙的戰鬥就這樣告一段落,所有人都在等待著玄武帝國的最後選擇。

在白虎帝國境內的京城內,白虎帝國的皇帝此刻正怒不可遏,大聲斥責這前方將士的無能,還有玄武帝國的霸道。

“這些混賬,抓緊時間和羌國回合,把那個峰國整體給我拿下不就好了嗎?也免的像現在這樣這麼麻煩,你再看看現在,三萬多人被困在峰國境內,玄武帝國還趁勢將我們的三州之地侵占,我們還冇轍,看看玄武帝國那個穆星河給我寫的信吧,哪裡是皇帝之間的書信,簡直就是主人在訓斥自己的奴隸,混賬……”

越想越生氣的白虎帝國皇帝還是像隻獅子一樣,看著站在自己麵前的幾個大臣,要他們給自己找出來一個破局的辦法。

秉持著皇帝的尊嚴,手下的大將開始建議讓白虎帝國和玄武帝國正式開戰,也免得像現在這樣無奈還受氣。

但這樣的建議很快就得到了眾多大臣的否定,且不說現在白虎帝國正在努力發展,就是整體的對比來看,玄武帝國也是比白虎帝國要強上不少,現在與玄武帝國打仗,完全冇有勝算。

討論了一圈,最後的結果還是選擇妥協,但是對玄武帝國的做法進行抨擊,雖然並冇有什麼用,但也可以挽回一些尊嚴。

作為白虎帝國忍耐的補償,玄武帝國應該放開一條路,讓那些被圍困在峰國境內的白虎帝國將士回家。

將這事協調好,把自己的條件寫成信件送給玄武帝國後,失意無比的白虎帝國皇帝自己躲在了祖宗祠堂內,聲淚俱下的跪在祖宗的牌位前痛哭一場,也把自己的委屈講給了祖宗聽。

局勢的發展是在說太快了,前兩年還要風得風的白虎帝國現在居然被搶占了三州之地,還要同搶占地的玄武帝國說好話,講條件。白虎帝國皇帝想死的心都有了。

大國博弈就是這樣憑藉實力說話,冇有實力隻能打掉門牙往肚子裡咽。

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