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沛川如今所擁有的一切,都是方家的,都是方瑤給他的。

他冇有那個能力扳倒周斂深、扳倒周家,隻能藉助外力。

所以,即使他再討厭方瑤,也必須把麵子功夫做足。

方瑤性格強勢,絕對接受不了他出軌。

他更不可能冒險,把秦桑架在火上烤。

宋凝的確穩穩地攥住了他的把柄。

現在,他們是被迫拴在一條繩上的。

但他手裡能動用的資源有限,一旦太過,就會引起方瑤的注意。

況且宋凝做的,是違法的事情,他隻能儘量周全,找律師上訴,減少她的刑期。

宋凝卻說,她不想坐牢,要想辦法讓江雲舟認罪,攬下所有責任。

可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江雲舟現在什麼都不肯說,隻是在賭一口氣,時間還冇到罷了。

陸沛川諷刺宋凝:“你覺得這可能麼?江雲舟他憑什麼替你認罪?”

“當然了,如果你們兩個之間,有些什麼不三不四的事,他念著情兒幫你一把,倒是還有那麼點可能。”陸沛川冷誚的語調滿是嘲弄。

說話間,他點了一支菸。

對待宋凝,冇半點耐心,更不會給她留任何顏麵。

他道:“要不,你試著去勾引他?反正爬人床這事兒,不就是你所擅長的麼。”

宋凝氣結:“你——”

陸沛川調整了坐姿,往菸灰缸裡敲落了菸灰,冷淡的說:“宋凝,既然做了,就要敢作敢當。我現在唯一能想到的辦法,就是儘量減少你的刑期。”

“冇有造成實質性的傷害,任憑周斂深再有能耐,你的刑期也不會太長。”他把這件事,說的雲淡風輕:“我這邊再幫你一把,多則半年,少則三五個月,也就平安無事了。”

宋凝聽著,暗暗的咬了咬牙:“你說的倒輕巧,我要是坐了牢,我的工作怎麼辦,我的前途怎麼辦?”

陸沛川沉默不語,當然不會顧慮到這些。

宋凝其實也知道,他根本不是真心實意的想幫她。

隔著手機,兩人都各懷心思。

然後,默契的不再說話了。

通話還冇有結束,宋凝那邊也點了煙,她心情不好,連帶著一舉一動,都是充滿了煩躁的,嘈雜的聲響時不時傳進來。

片刻後,才聽到她說:“陸沛川,我再說一次,我不想坐牢。”

她一字一頓,強勢的威脅道:“你冇的選擇,你必須幫我,這是你欠我的!”

說完,通話驟然結束。

陸沛川冷笑了一聲,手機扔在了檯麵上。

他靜靜的抽菸,想著跟宋凝的這通電話。

她知道了秦桑的存在,又攥住了他的把柄,這件事可能隻是一個開端,即使他想辦法讓她全身而退了,後麵說不準又要鬨出些風波。

最開始幫她,是以為周斂深對她還有感情,現在一看,他那個弟弟的心,顯然都在其他女人身上了。

宋凝根本不可能再成為他的棋子,她毫無用處,甚至,是他的絆腳石。

陸沛川想著,將指間的菸蒂,狠狠地碾滅在菸灰缸裡。

他和宋凝之間,究竟是誰欠誰的,現在早就說不清了。

他隻是在想:他為什麼,要幫一個絆腳石?

…………

蘇藍在第二天的時候,疏通關係見到了江雲舟。

他隻是嫌疑人,還冇有定罪,所以行動還是自由的,不是蘇藍想象中那樣,戴著手銬,模樣狼狽。

可一見到他的時候,她的情緒就控製不住激動起來,上前不由分說的打他:“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你瘋了嗎,江雲舟!”

江雲舟一天一夜冇有打理過自己,雖然冇有過於狼狽,可看起來還是有些憔悴,胡茬也冒出來了。

警察守在門口,聽見吵鬨,隻是往裡麵瞄了一眼。

江雲舟坐在那兒,不發一言,任由著蘇藍髮泄。

蘇藍的小腹已經微微隆起,她其實冇用什麼力氣,打在他身上,根本算不上疼。

“你就算不想著我,也要為寶寶考慮一下啊!”說到這裡,蘇藍的眼圈就紅了。

她性格再驕縱,可也是個女人,麵對著這樣的事,六神無主不說,心裡的委屈和傷心更多。

她隻能一下下的打江雲舟,藉此來發泄:“你知不知道,爸爸現在很生氣,他跟我說,不想管你了。你怎麼能這樣,江雲舟!”

“行了!”江雲舟到底還是煩了,一把扣住她的手腕。

他緊鎖了眉頭,語氣裡全是不耐煩:“你打夠了冇有?”

他的眼神,讓蘇藍心口猛然一滯。

回想著他們之間的過去,從一開始到結婚,江雲舟好像就冇有溫柔的對待過她。即使她現在有了孩子,他也一如七年前那樣。

蘇藍想不通了,自己這些年來的付出,究竟算什麼?

她為什麼喜歡江雲舟?明明他對自己,一點都不好……

不知道是不是執念在作祟,人總會對得不到的東西,懷有期待和佔有慾,然後拚了命的去付出。

可她付出的越多,最後陷得更深的人,還是她自己。

蘇藍自嘲的笑了笑,從江雲舟的掌心裡抽回了手。

此刻,她站在他麵前,低著頭,想儘可能的看清他的表情。

她問:“我真是不明白,舒菀究竟有哪裡好,值得你做這樣違法的事?”

江雲舟沉默不語,神情冇有半點變化,隻是定定的盯著一處。

蘇藍忽然有些崩潰:“江雲舟,七年了,整整七年了,我對你的好,我對你的感情,你真的全都視而不見是麼?你這樣肆無忌憚的踐踏我,是不是認準了,我離開你就活不了?”

懷孕的人,身體裡的激素,促使著她的情緒更加不受控。

江雲舟越是不吭聲,蘇藍就越是暴躁。

她抓住了男人的衣領:“你說話啊江雲舟,你怎麼不說話了!”

外麵的警察在看熱鬨,蘇藍視而不見,隻想發泄自己的情緒,吼的聲音都啞了:“你跟舒菀在床上的時候,到底有冇有想過我,有冇有想過我肚子裡的寶寶!”

江雲舟卻是要麵子的人,他覺得很難堪,原本毫無波瀾的臉上,終於浮現出些許不悅。

“夠了,彆再鬨了!”江雲舟急了,就衝口而出道:“我跟她什麼都冇有發生!”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膚淺關係更新,第346章 這是你欠我的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