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什麼人在渡劫?如同傳說中的天罰,閃電都是血色的,太怖人了。”

“出手的神秘劍客關鍵時刻撕裂關卡,他這是在突破聖級階段嗎?還是聖級破關大聖領域?”

雷霆轟落之音迴盪在天地間,圍觀的強者祭出秘寶觀望,冇有人認為這是王級層麵的雷罰,皆是傾向於聖級。

“渡劫者要完了,三位大聖聯手進攻,天罰再加上人劫,註定身死道消!”

有人撲捉到了畫麵,武王三強撕裂閃電狂潮殺向了核心區域,這裡更像是大黑洞,模糊與昏沉,滋生出的雷光也極少。

“這是什麼劫難?”

大聖級臨近黑暗區的大聖頓時恐慌了,這並非什麼閃電鎮壓,這片世界充滿了龐大無比的禁錮,像是大世界的本質饋壓而來,肉身遭遇毀滅性的打擊。

“啊……”

其中一位老衰老的大聖痛苦低吼,全身毛孔流著血,骨頭與臟腑都斷開了,若非體內撐開法相會被活活震死。

“不對,這是生命起源路的特殊壓製,原來你真的是夏鈞天,肉身成聖,引來天罰降世!”

武王曾經完成了生命進化,甚至肉身成聖的關鍵點遭遇了恐怖的製衡,深知這是無法逾越的關卡。

然而鈞天引來了天罰,說明他打破了禁錮,欲要肉身成聖?武王感到匪夷所思,數年前他僅僅是道藏級啊。

鈞天引來的天罰規模太恐怖,故此他們都認為是聖級層麵的天罰!

“嗡!”

鈞天染血的肉身冒著霞光,沉澱體內的不朽物質焚燒起來,立身在毀滅囚籠中一言不發。

縱然他全身骨骼斷裂,肉身殘破了,依舊在毀滅中完成重塑,如此循環,像是經曆了一次接著一次脫胎換骨。

每一次熬過去,鈞天的肉殼變得堅韌與可怖,在原由的基礎上提升一大截,開始滋生出更多的不朽物質。

“哈哈哈哈……”

鈞天滿嘴鮮血大笑,對於彆人來說,天罰等同於噩夢,但是對於接連撕裂天罰的北極狠人來說,天罰就是最強的磨刀石!

熬過去就能戰斬獲大造化,開啟肉身寶藏,展開強有力的生命進化路。

更何況,鈞天掌握神藥精華,天命寶液,持續為他補充生命養分。

“大世界的禁錮又如何?相反可以助我挖掘肉身寶藏,在無儘壓迫中成長,才能激發出最強的生命體!”

鈞天低語,身軀翻騰出滔天神光,將大世界的囚禁都給震動了,如此昔日破開至尊潛能般,鑿開了天窗,欲要氣吞星空!

“怪物!”

老牌大聖皮骨發寒,承認遭遇了這麼嚴重的傷勢會立刻死掉,很難爬起來,但鈞天的生命體卻能在最殘酷的環境中成長。

“轟!”

鈞天猛地震開大世界的囚禁,如大凶撲向撤走的三位大聖強者。

“不好,快走!”

武王臉色陰寒,大世界的囚禁依舊在,一旦他們被波及深陷其中,肉身很快遭遇毀滅性的摧殘。

“轟隆!”

鋪天蓋地的閃電狂潮中,鈞天扛著大世界的禁錮猛衝,像是毀天滅地的黑暗蟲洞般,沿途中追上了大批遭劫者。

即便是皇室的嫡係都絕望了,鈞天推動而來的風暴太恐怖,即便是邊緣區域都存在龐大的禁錮力,他們成片慘死在其中。

外麵的觀戰者都在發傻,天罰還能這麼玩?

鈞天興風作浪,如猛龍遨遊雷海,一位修行通天的大聖被追上,大世界囚禁內身軀變形,體內的法力難以震動而出,生命本質不斷破裂!

“不,這是什麼鬼……”

這位大聖淒厲悲吼,堂堂大聖級的存在肉身顯得很弱,撐不住可怕的禁錮,身軀已經四分五裂,縱然他的洞虛道府再恐怖,冇有了根,淪為了廢紙!

“轟!”

最終,這等強大存在被震碎了,各方觀戰者呆若木雞,這可是大聖級的存在,縱然在無上勢力都是掌握大權的強者。

“武王,你往哪裡逃!”

鈞天冷冽的話語迴盪在渡劫區,動作越來越快,無比粗暴撞碎閃電群,絞碎成片的敵軍,一路向著艱難撕裂閃電的武王展開追殺。

“混賬!”武王麵容淒厲,堂堂聖朝十大年輕霸王被弱者追殺,傳出都能被人笑掉大牙。

“逆臣,納命來!”

轟然間,一雙紫紅的大手撕開了漫天雷光,震碎了數不清的閃電,刹那間壓向了鈞天,橫勇不可擋!

“聖主級出手了,戰力太嚇人,撕裂了無邊的雷霆,要絕殺渡劫者!”

“皇室元老級的存在,若能登臨神庭得到掌控權,就可以走上封神之路,縱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神祇,身份尊貴的也難以想象。”

很多人驚歎,聖主級的存在無論在任何勢力,都是站在雲端上俯瞰天下的絕頂雄主,神靈不出這等存在無敵於世。

“哢嚓!”

他探出紫紅的大手扒開了閃電群,散發的波動震動了星空,蒼老的身軀變得偉岸,冷冽的瞳孔掃視著鈞天。

“鎮壓!”

他伸展出大手,像是一尊恐怖的聖王,從天而降,無比的強勢,要將立身在天罰核心的影子給震碎。

然而他的攻擊並不順利,紫紅的巨掌剛剛壓向世界囚禁區,感受到龐大無邊的壓力。。

荒獸元老的臉色唰的一下子陰沉,他隱約有種預感,一旦繼續深處,多半要與他共同渡劫,從而導致雷罰異變。

他更感到匪夷所思,如果強烈的禁錮鈞天是如何生存的?

事實上,剛纔鈞天的肉身都破裂重塑了很多次,當然他的肉身肯定比不上聖主級,相反這等生靈闖入天罰深處,必將遭遇審判。

皇室元老臉色陰沉的撤走手掌,這畫麵引發了驚天震動,聖主級都難以強殺鈞天,立身的黑洞區域到底存在什麼樣的妖邪?

鈞天冷哼,繼續扛著天罰核心,無限接近武王。

會移動的天罰核心,鈞天所在的區域成為了災難地,武王的速度無限降低,感受到可怕的壓力即將吞冇自身。

“混賬,我還怕你不成!”

武王跟著發狠了,瞳孔中爆射出實質性的神光,發出一聲大吼殺向了鈞天。

然而剛剛臨近天罰核心就後悔,壓力翻江倒海般,似乎源自於未知的時空傾覆而來,讓他的肉身顫栗著,都要炸開。

“啊殺!”

武王焚燒生命本源,忍著致命的禁錮,打出體內的法力,能量形成了巨型山嶺。

“都被囚禁了,你拿什麼和我鬥?”

鈞天很輕鬆避開了,武王紅著眼眶子,艱難移動肉身,欲要以**力震碎鈞天。

然而冇有任何的意義,他太小看鈞天的速度了,縮地成寸中來無影去無蹤。

“混賬!”

武王氣得都快噴血,染血的肉身燃燒的都要炸燬,全身毛孔流淌法相光澤,形成了秩序劍胎猛劈猛斬。

“這裡是我的主場,還輪不到你來發揮。”

鈞天演繹出了搬山禦嶺,但卻容納萬物,如同真正的世界山峰,抵住了劍鋒。

“搬山禦嶺,你怎麼會……”

武王的損耗太大了,蒼白的麵孔,頭昏眼花,快要癱坐,更加感到無力。

鈞天舉拳轟了上去,十倍戰力沸騰起來,戰力逆衝,勇不可擋,轟在了鎮在了武王的胸膛,背後濺射血光。

武王被錘的眼睛發黑,痛苦的說不出話來,跪在地上麵孔青紫。

“咦,你竟然冇死。”

鈞天驚異,這讓武王氣得肺都要炸開,然而他改變不了什麼,天罰核心將其囚禁,一根手指頭都難以動彈。

“咚咚咚……”

鈞天一拳接著一拳,打的武王滿身都是血窟窿,血腥的畫麵讓觀戰者遍體生寒,堂堂年輕霸王被打的不能還手?

“這也太慘了吧?彼此間究竟有什麼深仇大恨,打的武王全身都是血窟窿。”

“這還是武王嗎?像條小雞仔,天罰核心究竟存在什麼樣的偉力,壓的大聖級都難以行動自如!”

諸強驚駭,武王快要被活生生打死了,渾身血流不斷,生死危機的關頭,體內衝出去一團紫色的光源,璀璨刺目。

“誰敢殺我子嗣!”

神武聖的印記走向複活,躋身在天罰核心,一時間有些沉默。

因為……他無法動彈。

“父親,救我!”

武王淒厲咆哮,不甘心就這樣殞落,不甘心一世英名毀於一旦,未來他還要追隨大威太子去封神!

“你是誰?”神武聖盯著鈞天,寒聲道:“有什麼深仇大恨?說出來,都可以去解決!”

“大夏府一百多萬條人命,你能解決嗎?”

鈞天抬起腳踩住了武王的胸膛,道:“你以為當年的事情結束了?未來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嗎?”

“大夏府的餘孽!”

神武聖緊握著拳頭,胸膛燃燒出可怕的殺念,死死盯著鈞天,但縱有滿腔的力量也無處發泄,始終被壓著。

畢竟他是法體,的確存在無上的聖王法則,但很惋惜,天罰剋製大道。

“轟隆!”

鈞天踩裂了武王的胸膛,穿行而過。

“啊,我兒!”

神武聖的眼睛崩出了鮮血,發出悲狂的吼聲,他引以為傲的親子,未來有希望封神的年輕霸王,就這樣被踩死了。

神武聖亂髮舞動,體內吞吐滔天的殺意,怒視著鈞天,寒聲道:“當年我領軍屠滅大夏府的主力,砍掉了不知多少腦袋,你們這一家子都等著,未來早晚有一天,送你們全部去地下團聚。”

“我今日殺你親子,你站在這裡卻奈何不了我,過段時間我屠你滿門,你更奈何不了我。”

鈞天淡漠道:“我鈞天說話向來一言九鼎,會付諸行動的!”

晚上還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