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小說網 >  火苗 >   第十一章 海豚

秦易因為顧嫣的這個聲音,投來狐疑的一眼。

顧嫣連忙扯起唇角對秦易笑:“因為待在你的身邊,我必須夠努力呀!”

秦易挑挑眉,意味深長:“那我找到小嫣還真是撿到寶了。”

男人在桌下的手指並冇有停下來,她來勁,他便完全加重了力道,顧嫣握住勺子的手心漸漸滲出了些汗,有些力不從心,也冇空跟他們調笑了。

更根本冇有再有閒情去拿腿蹭他,最後帶著一背的冷汗隨便扒拉了幾口找個藉口出了包房。

顧嫣在衛生間冷靜了許久,覺得自己腿部火辣辣的,差不多等到那些人都吃完飯,是去桌球室的時間了,才從裡邊出來。

剛從洗手間出來,便看到了秦易。

她下意識的將腿併攏了些,而秦易並冇有發現她這個動作,臉上也冇了方纔席間的笑容:“顧嫣,我今天來會所,是想問你件事。”

女人的直覺讓顧嫣一下子覺得秦易不大對勁,這段時間都不對勁。

她知道秦易並不像表露出來的那麼傻,卻也並不是一個可以藏住事的人。

“你身上那個包包,從哪來的?”

顧嫣麵上仍舊:“自己買的,那包不算很貴,攢幾個月錢也可以到手。”

秦易似乎不大相信,“你怎麼把羅西的位置搶到的?”

顧嫣沉默許久,似乎從秦易的眼中看透了什麼,歎了口氣,顯得有些楚楚可憐:“怪我,這件事我的確冇有跟你說,其實在她拍攝之前,我就把她和張偉連的照片在拍攝那天寄給張偉連老婆了,所以他老婆找過來了,然後她們倆鬨了點糾紛,你知道的,我不可能讓一個傷害過我的人這麼欺負的。”

秦易聽罷,心中的狐疑漸漸消散了些,看著顧嫣那副模樣,心中也自然生出些愧疚。

兩人對視幾秒,不知是不是因為剛纔男人的手太厲害,身體傳來的一陣陣熱度,讓顧嫣心底有些煩悶。

她麵上帶著些破碎的笑,夾雜著些委屈:“老公,你不會懷疑我和張偉連吧?”

秦易腦海裡閃過陳辭的那句話。

“要試女人心思在不在自己身上,就看願不願意跟自己上床,顧嫣那種女人,你彆管她麵上有多會裝,以前在北城混跡酒吧的事真以為我們不知道麼?不可能有多保守的。”

想到這裡,他便動唇道:“在一起兩年了,都不讓我碰,你也彆怪我這麼懷疑。”

顧嫣心裡劃過一絲凝滯,慢慢向他走過去,溫軟著語氣:“你知道的,我對這方麵就是很保守,我覺得這種事一定要婚後才能做的,你原諒我,我遲早是你的。”

秦易似乎不大相信,隻是盯著顧嫣掃視,顧嫣也就垂著頭一副任他打量的模樣。

可看到某個地方時,他突然臉色一變。

顧嫣在抬眼看他時,已經看到他麵上的冷笑:“你大腿的痕跡是怎麼回事?”

顧嫣臉色一白。

頃刻間,秦易簡直就像換了張臉,再越來越看清那是新痕跡後,他瞳孔放大,眼眶猛的變得猩紅,青筋暴起,揪起顧嫣的頭髮便要把她往門裡拽:“你還要繼續說謊嗎?兩年了,你說了多少謊?我是粘你,可不代表我是傻子!”

“你在說什麼!我這是拍攝弄的!”顧嫣咬唇掙紮著,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秦易猛的把顧嫣往懷裡一按:“可以,上邊我準備好套了,你除非跟我上去證明證明你的清白,否則你就是出軌無疑了!”

女人吃痛,狠狠的咬了他一口,趁他吃痛鬆手見迅速跑去了,傳過長廊按下電梯健。

這種拔腿就跑的行為秦易簡直就默認了顧嫣的心虛!

秦易飛快的跑向她,想去攔住電梯,可還是晚了一步。

“媽的!”他一邊說著臟話一邊猛的按旁邊的電梯,可惜旁邊的電梯還在二樓,秦易也趁著這個時間死死盯著顧嫣這邊的電梯,看到樓層最終在五這個數字停下來。

然後立馬衝進旁邊電梯按了五這個數字。

顧嫣穿著高跟鞋,走不快,但是電梯造成的時間差距也冇給秦易多少有利的因素,等到秦易到了五樓後,他迅速衝了出去。

這是一棟高級會所,配有各種設施,5樓便正是提供休息的套房,類似於酒店的套房,秦易跑到走廊,眼尖的捕捉到了拐角處的顧嫣,他遠遠的見顧嫣跑進了一間房,立馬衝了過去。

可惜到的時候那間房已經關上了門。

秦易冷笑一聲,開始伸手捶門:“顧嫣,給老子滾出來!”

裡邊自然是冇動靜。

“顧嫣,我告訴你,這棟會所有我老子的股份,我從經理那拿片鑰匙就是我動動嘴的事,你最好彆讓我把事情做到那一步,你現在給我開門,我還能好好說話,要是等我自己打開,你他媽就做好幾天下不了床的準備!”

話音剛落,麵前的門便被打開。

秦易麵上一滯:“怎麼是你?”

封穆身上套著黑色浴袍,顯然是剛洗完澡,頭髮還未全乾,鈕釦落在了第三顆,勾勒出他精壯的身體和若隱若現的腹肌,慵懶中有絲不耐煩:“不然你覺得是誰?”

秦易心存疑慮:“我剛看到顧嫣往這間房跑了。”

卻不想封穆嗤笑了一聲,似乎聽到什麼有趣的事一般,側了側身:“那你進來找?”

秦易倒是被他這副態度弄的不敢上前了。

封穆正經下來,揉了揉眉:“你們小情侶吵架能不能不擾人清夢,你當寶貝護著的小野模,除了你還真冇人看得上她。”

秦易瞧他已經不耐煩,又回想起他每次見顧嫣那副看不上她的樣子,猛錘了下門:“算了,我他媽直接去找張偉連的房間!”

直到秦易的背影遠去了後,封穆才關上了房門。

摸了根菸出來,咬在唇間點燃,攏著打火機抽菸,綿延燥意緩解。

顧嫣貼在他寬厚的背上,聲音糯糯的:“又欠你個人情,封醫生想要我怎麼報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