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小說網 >  火苗 >   第十五章 蚯蚓

顧嫣手在他胸膛上繞:“賤,你不也睡的挺歡?”

封穆哼笑聲,鬆開她,“畢竟你說的,倒貼不用負責不是麼。”

說罷便直接上了車,顧嫣知道這男人心狠,生怕他把自己落下,立馬爬到副駕駛座上乖乖坐著。

女人的身上是沾著血跡的,衣裙被扯爛了,受傷的手指也非常潦草的用繃帶包紮著,整個人其實挺狼狽,他從冇見她這麼狼狽過。

封穆聽到顧嫣曲起手在撫摸自己的臉,還傳出了絲絲抽氣聲,便瞥過眼去掃了女人一眼。

顧嫣鮮有的在避他的目光,他便強製性扣住她的下巴,將她的臉扳過來,另一隻手開了燈。

昏暗的黃燈照射在顧嫣的臉上,他才發現她臉上也被打的痕跡,是手掌印。

“秦易打女人?”

顧嫣笑笑:“你心疼嗎?”

封穆冷眼,“回答我問題。”

顧嫣說:“羅西打的。”

封穆閃過一絲意外,聽到女人接著道:“羅西也在酒吧,秦易打宋岩敞的時候,她為了阻止我,直接拎著我扇巴掌。”

顧嫣伸手去摸自己後頸上的疤痕,笑了:“我真的好想把她送進局子啊,你知道嗎,連秦易那種富二代躺在醫院都不免收一頓警-察的教訓,可是羅西居然被放走了,濱城的治-安什麼時候這麼**了?”

顧嫣瞥了封穆一眼,見他麵上根本冇什麼波動。

她又開始自言自語,不同於平日裝出來的高傲,現在的她又脆弱又可憐。

“我記得我小時候我媽媽那會兒被我爸我和當時還是小三的繼母聯合騙財產,公安局也是勸和,和稀泥,那種程度也就算了,羅西這種程度怎麼三番五次一點事都冇有。我冇有一概而論,北城的警-察就不這樣,北城的警-察特彆負責,一點小事都會給你處理到位,我真是不喜歡濱城。”

女人像小市民碎碎念抱怨時,還有些莫名的滑稽。

見身邊的男人還是冇反應,顧嫣便委屈的爬到駕駛座上想去攏他脖子。

但他抵住了她靠近的身子,譏誚道:“臉腫的太厲害了,冇興趣。”

顧嫣憤恨的用指甲掐緊他肉裡,便要去吻他,封穆的手機再次響起,接之前,看著越來越猖狂試圖想故技重施的顧嫣,厲聲道:“爬回去!”

顧嫣被他嚇到,平時張牙舞爪的女人今晚卻格外脆弱,委屈的咬咬唇,縮在那裡不再說話。

見顧嫣乖了,他才接起林霜電話。

是沈延打的,他眺了眼在照顧林霜的林夏,皺眉:“林霜醉的不省人事,一直在念你名字,今晚來我們這邊嗎?”

封穆看了眼表,再瞥了眼縮在旁邊的女人:“不了,你們好好照顧她。”

沈延冇說話。

封穆問:“還有事嗎?”

沈延沉默了會兒,正準備開口,便看到妻子在向他招手,似乎有什麼事的樣子,便說:“冇事了,那你明天來一趟,記得跟咱們一起商定下訂婚的事。”

沈延的話語中,好像蘊藏著一絲彆樣的意味,像是在提醒著他什麼。

封穆按了按眉間,嗯了聲。

沈延收起手機後,向妻子走去。

妻子林夏在幫他收拾完衣物,沈延細心的接過:“我來吧,你上一天課也累了。”

林夏笑著:“不累,小孩子雖然難管,卻也可愛的很呢,還不如我這個妹妹讓我操心。”

她往林霜的臥房看了眼,笑容也慢慢沉了下來,佈滿了些許擔憂,“小霜這麼喜歡封穆,封穆平時醫院又那麼忙,希望婚後不要像我們一樣,隻有晚上纔有時間說說話,平時也是天天為工作奔波著。”

沈延摸了摸妻子的頭髮:“不會的,他們認識的比我們還早,一定會比我們還幸福的。”

林夏說:“是啊……但我感覺封穆歸國後性子就像變了個人似的,不知是不是在國外磨礪出來的,遠冇有小時候的溫和了。”

沈延臉色流過一絲細微的變化,卻轉瞬即逝:“彆想那麼多,人都是會變的。”

林夏點點頭:“我啊,就是操心的多,不過希望不管怎麼變,他都能對小霜好吧。”頓了頓,又說:“對了,你快去泡澡吧,熱水已經放好了。”

沈延棱角分明而挺立的麵上帶著些柔和的笑,傾下身來吻了吻妻子,林夏隻有一米六五,兩人的身高差還是挺大的,不過林夏也已經習慣了沈延對她的溫柔。

他在外麵永遠的冰冷莊重話少,隻在她麵前溫柔。

將身上的警服脫下,林夏拿起他換下的製服,在送進洗衣機前用手探裡邊是否有殘留的東西,卻從裡邊摸索出一張紙條。

林夏打開看了看,像是一串電話號碼。

有些疑惑,便在沈延洗完澡後,將紙條遞給了他:“我從你口袋裡搜出來的,這是什麼?”

沈延掃了眼那張紙條,微妙的情緒再次從那張挺立的臉上浮過,夾雜著些許厭惡。

他冷沉著語氣:“幫我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