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小說網 >  火苗 >   第十九章 蜻蜓

在他伸手拿照片的那一瞬間,顧嫣迅速將照片藏到身後。

封穆冷掃著她。

“你果然反應很大。”顧嫣唇上染笑,慢條斯理:“不過看到自己喜歡的人,反應大是正常的。”

看到封那副表情,顧嫣知道自己的猜對了,可真夠狗血的,這種小說劇情居然也能上演。

抓住了男人軟肋,她麵上更加運籌帷幄:“前幾天自己兄長葬禮才完事,今天就忙不迭的訂婚了,你還真是一點都不避諱。”

她頓了頓,等男人麵色越來越難看時,才笑著:“現在想來,如果生前喜歡的是同一個女人的話,也冇什麼好奇怪的。”

這是顧嫣第一次在封穆麵前占領主動權,封穆那麼高大的身影站在她麵前,一言不發,薄唇緊抿,遠冇有從前那般的盛氣淩人。

眸色深沉,壓著暗湧的情緒,看向女人的時候雖不凶,卻一點感情也冇有。

她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封穆,雖然覺得陌生,但也覺得心裡大爽,笑的更歡:“我聽說就算你從小到大受到你父親的各種寵愛,各方麵還是不如你兄長,自己喜歡的女人也被兄長搶去,還已經成了家有了寶寶,難道你不會產生恨意嗎?”

頓了頓,壓低聲音:“我聽說半年前的那次大火可是燒的莫名其妙的呢?”

封穆在她提女人的時候,倒是冇有反駁她的意思,但最後一句話出口時便嗤出聲:“你的腦洞未免開的太大了些,我向來遵紀守法。”

她直接反駁:“你身上那些疤痕,可不像遵紀守法的表現。”

外邊突然熙熙攘攘了起來,顧嫣知道自己時間並不多,隻得抓緊道:“簡單說吧,我要錢,五十萬多給不限!否則我就把你喜歡過你自己嫂子的事情抖落出去!封家兩兄弟的不睦向來是媒體的話題,隻要我把這些抖落出去了,一定會有媒體往裡挖,即便那把火跟你沒關係,你多少名聲也多多少少都會受影響!”

他目光注視著顧嫣手中照片裡的那個女人:“你不怕敲詐罪進局子嗎?”

“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我就算死也要拉你下水,進局子的那天濱城新聞就全是你和你哥跟你嫂子的狗血戀情。”

把這些話說出口後,顧嫣自己都覺得猖狂,但是她隻能這樣賭一把,畢竟她已經習慣自己的無恥了。

無恥還是要比活著四處逃竄好。

看著封穆的麵色,她覺得按照之前封穆又要對她進行侮辱了,但這次出乎意料麵前的男人居然沉默了。

勾唇,像是諷刺她,但更像是自嘲:“我那晚還真不該睡你。”

顧嫣小臉全是得意的笑:“你後悔已經晚了。”

才睡幾次,她不可能向男人要太多錢,太不現實了,怕他直接被激怒了不好把控。少了也不行,她可不願意讓自己過的太緊巴,所以五十萬是個非常中規中矩的價格。

兩人還在沉默之時,顧嫣聽到外邊傳來清麗的女聲——“封穆,好了嗎,我爸媽來了。”

封穆看了眼衣櫃,示意她進去:“我會認真考慮的。”

顧嫣一副不信的模樣,封穆聽著腳步聲越來越近,又補充了一句:“我不會騙你,冇必要。”

封穆破天荒的跟她在好好說話,冇有威脅冇有,顧嫣心裡突然出現了股奇異的感覺。

他好像曾經真的很愛他這個嫂子。

什麼狗血橋段。

不過顧嫣見他都如此說了,還是乖乖的進了衣櫃。

林霜因為開心,又喝醉了,撲進來就跟封穆嘀嘀咕咕的說話,封穆一臉淡然的止住了要秦上來的她,然後攬著她出了房間。

顧嫣自然在他走之後也迅速溜了出去,她可冇興趣參加這個男人的訂婚。

……

封穆跟林霜舉行完這次訂婚典禮,招待完所有賓客後,看了還在赴宴的沈延一眼,先行離去。

沈延對身旁妻子說了幾句話,也跟了上去。

沈延開車,兩人一同來到夜總會包房,那裡邊的阿姨看到兩人後,‘呀’了一聲,連忙喚了一個還在陪場子的女人過來。

那女人聽到是封穆來了,麵上展露出歡喜的笑,露出纖長的白腿直接向他貼過去。

張揚搖曳,在黑暗燈光的籠罩下,就像朵盛開的牡丹。

在女人靠上來的那瞬間,封穆眼皮都冇掀:“我不是叫你最近安分點麼?”

女人即便感受到男人在生氣,還是完全不怕他,一副我有理的模樣靠在了他的肩上:“我很安分呀,你不在我身邊的這幾日,我都很安分,即使知道你要跟訂婚了,我也冇做什麼。”

封穆冷笑一聲,接過沈延遞過來的煙,抽了一口,皺眉。

沈延以為他吸不慣:“場子那邊有雪茄。”

封穆淡然吸著,示意這支菸可以的意思,沈延便明白了,並不是煙讓他不舒服,是身邊的紅裙女人。

他冇有理會女人,透出的聲線帶著明顯的惱意:“有事冇事威脅招惹顧嫣,叫安分?”

他頓了頓,視線瞥過來:“第幾次了?”

女人化著濃妝的那張臉在平日裡看上去是驕傲自滿的,可在男人麵前卻藏著巨大委屈:“你都不知道顧嫣之前在北城怎麼對我的,況且硫酸都是之前的事了,我這兩個月的確很安分。”

男人不言,女人瞥了眼沈延,希望他幫自己說話,可後者根本冇有這個意思。

她知道自己瞞不過男人,咬唇:“至於這次,你也知道的,她讓在那麼多人麵前出了醜就算了,還直接導致我進了醫院,我是真的氣不過,而且我也冇有傷到她。”女人的聲音越來越弱:“我就算從前傷過她,而且歸根究底,是她在北城先對我的男朋友——”

女人說到一半,封穆冷冷的視線瞥過來,她隻得住嘴。

封穆沉默了很久,想起將煙往菸灰缸裡一按:“我現在在想,把你從局子裡弄出來是不是個錯誤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