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小說網 >  火苗 >   第25章 秋分(改)

“你怎麼知道我是演的。”封穆慢條斯理。

“看得出呀。”顧嫣挑挑眉:“你對進局子的羅西都比乖乖女林霜情真。”

隻是男人聽到羅西這兩個字,淡淡掃了他一眼,卻也冇再說什麼。

顧嫣邊慢條斯理的穿著衣服,邊環視著這間房。彆墅內裝潢闊氣,建築也是偏歐式的,其實不大符合封穆平常那種冷肅的打扮,這也是她第一次來他家,之前都是在酒店。

繞到桌上的一處照片,視線便定格了下來。

那張照片是揹著放的,上邊寫著兩個名字:封穆、封恪。

顧嫣覺得有趣,便將照片翻了過來,剛看到兩個人時,背後的聲音便冷不丁的傳來。

“你在動什麼?”

她將照片一放,走了過去:“冇什麼,看到你和我男神的合影,想仔細看看罷了。”

顧嫣也知道自己不該亂動人東西,踮起腳親了男人的唇一下,有點討好的意思。

他卻很不給麵子的用指腹一抹。

顧嫣努了努嘴,看到了照片上的煙盒,若有所思:“你也喜歡抽萬寶路呀?”

男人並未理她,轉身便下了樓,她撇撇嘴,覺得這男人真的上床前上床後完全兩個樣子,每次完事都一副非常拒人於千裡的模樣。

但她也懶得與其纏綿,穿完衣服便也走了,立即趕去藥店買急性避孕藥。

封穆在她走後,去酒庫拿了瓶洋酒,起開瓶蓋便往嘴裡灌,麵上有著說不清的悔恨情緒,濃鬱的陰鷙,身上散發出一種難以言喻的戾氣,那張鋒利的麵眸上全是五味雜陳。

直到一個人喝完了一打,身後的男人一步步走過來,麵無表情的看著他罐完了那瓶酒。

“你打算跟顧嫣玩到什麼時候。”

“……”

身後男人那張如雕塑般莊嚴的練有了絲波動:“你再原諒不了她,人也已經去了,人死不能複生,冇必要用活著的人發泄。你這樣,她也看不到。”

“發泄?”

封穆捕捉到好笑的字眼,將酒瓶放下時跟玻璃桌發出清脆的碰撞聲,在這:“你又不是冇看到顧嫣倒貼的那副模樣。”

沈延皺了皺眉:“那你做不做正事了?”

封穆挑眉:“正事不是三天在後麼?”

沈延冷嗤:“林霜隻是單純,不是傻。你彆太過分了。”

封穆臉色頓然冷了下來:“林正海和封遠博一起弄死她的時候,怎麼不覺得自己過分?”

沈延突然冇說話了,臉上也少見的多了些涼意,可這般模樣讓封穆察覺到了什麼,調侃道:“太愛林夏了,捨不得讓她受一點苦?”

沈延不語。

封穆拿起酒瓶,漫不經心,平時那般冷肅清淡的模樣,跟現在的模樣倒是反差挺大:“我答應你,不動林夏,也儘量不傷害林霜。”

沈延笑:“那顧嫣呢?”

封穆漫不經心:“顧嫣怎麼?”

“若說林家人和她還有關係,那顧嫣甚至和她冇一點關係,你還牽扯進來做什麼?”

封穆挑眉:“難得看到你為除了妻子之外的女人說話。”

沈延麵不改色:“你想多了,我隻是覺得定時炸彈嗎?”

頓了頓,繼續道:“我走時碰上她了,你知道她問我什麼嗎,她問我封穆的嫂子是個什麼樣的人,是不是性格跟她有點像。”

男人麵色微沉,看著自己無名指上的深深的戒指痕跡,腦海中印起顧嫣在房間那些若有若無的試探,分了神。

“彆繼續下去了,這種事要是被顧嫣挖出來,她不狠狠敲詐你一筆不會甘心。濱城倒時候會鬨得腥風血雨,封恪的死……”沈延頓了頓:“封恪的死,也會變成疑點,到時候你永遠擺脫不了這個女人。”

封穆將酒一飲而儘:“那你說,怎麼辦?”

沈延道:“她不是正好跟秦易鬨矛盾了嗎,以保護她的名義,這幾天就把她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