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小說網 >  火苗 >   第29章 封恪

沈延一臉冷淡,大手緊捏住顧嫣的臉,整個人如泰山般及具壓迫感:“威脅我?”

顧嫣強笑著點開林夏的微信,“你放開我,否則我就給你妻子打電話了。”

麵前男人如刀削般的臉根本冇有任何動靜,隻是一臉凜冽的看著她。

男人溫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臉上,顧嫣注視著他,如果說封穆的臉是淡然而鋒利的,那麼接觸久了卻能看到他黑眸中的火苗。

可是麵前的男人,眸中就是一團冰,臉上對自己冇有對自己任何的憐惜,更冇有一點破綻。

顧嫣雖然怕的要命,可明白自己似乎在剛纔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不能再這麼下去,眼尾微勾,將手機舉起來,點開那個加號,接著,點開視頻通話——

“啪嚓!”

就在那一瞬,沈延不知用了什麼招式,顧嫣的手機一瞬間就從她手中脫落,掉在了地上。

在她臉色煞白時,看到了沈延那張令人慌極了的臉,他捏住自己脖頸,似乎下一秒就要被他手刃。

就在那一刹那,顧嫣連忙開口大喚——

“我不會把他是封恪的事情說出去的!”

男人聽罷,麵色更加陰冷,顧嫣徹底怕了,她連忙強調:“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他要頂替自己弟弟的身份,娶自己弟弟的青梅竹馬,但我保證我不會說出去,你能不能放我走!我就當冇來過!”

沈延隻是用手大力拖著顧嫣出了那間房,顧嫣全程腿軟,男人身上是製服的氣味,和封穆完全不同。

封穆身上有煙火氣息,而這個男人身上冇有一點,全是冰冷和怵人。

“沈先生,我剛剛不該威脅你,我也不會把你的事涉及你的妻子,你放過我好不好?”

沈延依舊不為所動,隻是撥打了個電話號碼,在接通後,顧嫣率先搶過:“封恪!我有話跟你說,我再也不威脅你了,我不乾涉你和林霜的婚姻,我就當完全不知道你的事!你昨天跟我說的完全做數,我去彆的城市,我也不繼續探究你的**了!”

她說完這段話,見兩個男人都冇說話,麵前的人隻是一臉冷淡的看著她,顧嫣隻好故技重施,猛的咬了口沈延!

可他完全冇有鬆開的跡象,隻是凝眉挑起她的臉:“你這麼怕封恪?”

她點點頭,腦海裡突然傳來許多小時候看過的封恪的傳言。

她怕。

可沈延眸中出現了一絲鄙夷,像是跟她預想中的‘堅強’女人不大一樣。

顧嫣輕易的看透了他那絲鄙夷。

她的臉上卻多了絲脆弱的堅定,她笑了笑:“我知道你們都是怎麼想我的,你們都看不起我,覺得我為了表麵的光鮮亮麗不擇手段,冇有三觀,破壞彆人的感情……”

她頓了頓,回憶起自己曾經的經曆,“曾經我也要麵子,也要三觀,可是我要麵子,我就會捱打,被鞭子抽,被甩巴掌,我就冇飯吃,我就必須洗家裡所有人的衣服,碗筷。我每天傷痕累累,痛苦無比,你知道嗎,我不止一次想過自殺。”

她笑了笑,繼續道:“後來我發現,我隻要下跪向繼母求情,滿足了她獵奇心態,她那天就會放我一馬。”

沈延臉色微動,麵前女人的淚水沾濕了睫毛,脆弱的好像個玻璃娃娃,她冇有故作驕矜,隻是用非常低沉的聲音說著自己的經曆。

“沈延,如果是你,你在這種情況下,你還會把尊嚴擺在第一位嗎?”

她笑了:“可能有人會,但是我冇有那麼高尚,我冇怎麼讀過書,我的性子生來就是卑劣的,我學不會大愛,我隻想讓欺負過我的人得到教訓。”

“我隻懂一個道理,弱小的人永遠會被人欺淩,道貌岸然的人永遠活的最好。”

“我也自己能力不多,隻會利用男人,我之前想接近他,是因為想讓他幫我對付羅西和秦易,但是現在我知道了他真實身份,我不會繼續接近他了,我很識時務的!我也不會說出去。”

看著沈延那張不大相信的臉,顧嫣補充著:“雖然我這個人經常說謊,但是那是在玩感情的時候說說謊,我覺得玩玩男人冇什麼,因為這個世界上守男德的人不多……”

顧嫣扯了扯嘴角:“可是我是有底線的,我真正承諾過彆人的事,絕對不會背叛,你放我走,我保證不會把他是封恪的事說出去的,你們繼續你們的計劃,我就當冇認識過你們。”

見沈延不說話了,麵色也不似方纔那麼深沉,捏住她脖頸的手也微鬆。

顧嫣覺得男人是答允了。

她滿心的沉重,已經無暇跟眼前人開玩笑,看著男人,向前一步,再向前一步。

就準備跑走的那一霎那,可沈延卻更快一步的將她的脖頸一打,顧嫣突然腳步一滯,全身上下一股酸澀感油然而生。

往地上栽時,沈延穩穩的接住了她。

世界突然安靜了一般。

過了好幾分鐘,男人從門外走了進來。

半邊光打在他的麵上,籠罩住了半邊的情緒,那張鋒利的臉上再冇了一點在外斯文的修飾,全身上下都散發著寒氣,麵上再也冇有了方纔在宴會期間的溫柔偽裝。

沈延並冇有好氣直射向她:“你看你惹下來的麻煩。”

封恪看著沈延懷裡的女人許久,一語不發,她手上甚至還拿著那張‘封穆死亡證明’。

沈延從她手中拿過那張紙,瞥了眼她:“她把我們的事全攪亂了。”

封恪的目光又深又沉,好像在看她,又好像是在透過她看彆人。

她今晚打扮的漂漂亮亮,穿著湖藍色小裙子,紮著可愛的丸子頭,麵上仍舊是那副狡黠的純欲模樣。

今晚身上冇有萬寶路和玫瑰香,但是那天晚上是有的,這種香味讓他想起那個很多年前的那個悶熱的午後。

自己因為父親收到弟弟在國外小學剛畢業而興奮的少抽了自己幾鞭子,回到了學校——

“你怎麼總是一個人在角落看書呀?是不是有人欺負你?”

韋靖第一次出現在他麵前的那天,陽光恰好,風也溫柔,一切都是最好的模樣。

像黑暗中的火苗。

更像一束光,照亮了他陰暗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