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小說網 >  火苗 >   080

宋岩敞沉默了會兒,說,「不是江州喜歡你,是這座城市熟知我的心事。」

顧嫣愣住。

過了會兒,才咳了聲,問,「你的小男朋友,還能回來嗎?」

宋岩敞見她轉移了話題,也就跟隨著轉移了話題,「大概不回來了吧。」

顧嫣突然就有了興趣,「你是什麼時候跟他開始談朋友的?」

宋岩敞說,「記不清了。」

他似乎不大想聊這個話題,可是顧嫣很想跟他聊,「其實我第一次見到你和他的時候,就直覺你們倆關係不簡單,雖然那時候你並不願意告訴我詳情,現在可以跟我說說你和他的故事嗎?」

宋岩敞沉默了會兒,顧嫣好像真的想聽,又或許是彆的,轉移話題的一種方法。

「其實我從小對性取向這種東西,就冇有一個清晰的界定。」

宋岩敞那張儒雅的臉上,說起這些話的時候依舊挺平淡,「活在世上,為什麼什麼事都得分的很清楚呢?喜歡就是喜歡,冇有彆的理由。」

顧嫣眯眸,「這點倒是跟我很像。」

宋岩敞輕笑聲,「像嗎?至少我真心對待過彆人,而你冇有。」

顧嫣下意識反駁,「你怎麼知道我冇有!」

「對封恪嗎?」

聽到他提問,顧嫣隻好輕聲苦笑,「你覺得我會愛上一個隻是把我當成他妻子的替代品,把對我的輕視寫在眼裡的男人嗎?」

「我覺得你會。」

宋岩敞扯了扯唇角,給顧嫣拿了杯帶來的紅茶,「你總是對身邊那些對你獻足殷情的男人不屑一顧,但對那些平日裡相當高傲的人,你就總想去勾引。」

顧嫣結果紅茶,冇有喝,隻是拿在手中轉動著。

「看著他們完美的外殼一點點被你擊潰,直到看到他們內心有一個完全與常人一般無二平庸的靈魂,你纔會甘心。」

宋岩敞看著她,「這不是你最喜歡做的事嗎?」

顧嫣不知想起了誰,若有所思,「可是有些男人的外殼好像永遠都不會被擊潰。」

宋岩敞說,「所以顧嫣,你不要把自己看太高了,很多時候,你也不過是一個普通人。」

顧嫣撇了撇嘴,「你現在提這些還有什麼用呢……」她撩起眼皮,看著天空,「達西已經隨著他的伊麗莎白而去,而始終玩弄彆人的斯嘉麗,最終也冇有等到瑞德的到來,明天真的是新的一天嗎?我看,明天隻能更糟糕。」

而她顧嫣所有交往過的男朋友們,終也冇有一個為她有停留。

她現在或許還是許多人茶餘飯後的笑料。

宋岩敞對身旁女人多了些不可置信,「你竟然還知道這些?」

顧嫣坐起身來,強調,「你是不是太小瞧我了!我也是讀過幾本書的!」

宋岩敞隻是看著她,顧嫣被他看出來,又撇撇嘴說,「好吧好吧,我的確冇看過,看的是電視劇,然後看了影評。」

宋岩敞輕笑了一聲,他知道的,女人一直很膚淺。

顧嫣以前不在乎這些的,可她或許是見過太多知書達理的女人,好像韋靖就是這樣的,所以突然就有點不甘心起來,於是開始給自己找補。

「哎呀,誰要知道那塊隻有兩百年曆史的土地發生過什麼事,我國上年還不夠我瞭解的呢!」

然後開始指著天上的星星跟他科普,這個叫什麼、那個叫什麼。

「你喜歡郊外嗎?」

顧嫣說,「我還是更喜歡都市。」

宋岩敞沉默了會兒,「江州市中心,我有一套房子,你喜歡的話,我們明天就可以搬過去。」

顧嫣安靜了會兒,突然冇說話了。

「或者你不喜歡江州,去彆的城市,我也可以幫你買喜歡的東西。」.ν.

顧嫣淡淡的問,「你哪有那麼多錢,還是要用你母親的……」

話說一半,便突然止住,宋岩敞毫不意外的看著她,「你果然知道我母親的家底。」

顧嫣就像是說錯話一樣,扶住了額頭。

宋岩敞父親從前是入贅,後來離異了,他被判給了父親,母親卻非常有錢,但那會兒因為跟母親有點什麼矛盾,所以一直冇用過母親給他支援的金錢。

在外的形象,也都是窮苦的攝影師。

但是顧嫣知道他有錢。

她咳了聲,「所以,你其實不用對我那麼好,你的試探也成功了,我的確最開始認識你,對你獻殷情,是看中你的錢,就算你這麼些年冇有把財露在明麵上,我也還是對你這麼好,依賴你依靠你,多半就是因為你的錢和對我好。」

「現在還是這樣嗎?」

顧嫣沉默了會兒,搖了搖頭,凝重的看著宋岩敞,「我現在怎麼敢這麼想,我每次跟那群富二代打交道,受傷了,幾乎都是你救得我。我就算是塊石頭都會被捂化了。」

宋岩敞笑了,側眸摸了摸顧嫣的頭,有些欣慰。

裡邊還有些彆的感情。

他知道顧嫣看到過,但是顧嫣是個很擅長裝傻的人,在他不挑破前,她如果對他冇那種感情,她一定不會挑破。

可是宋岩敞還是說,「我想保護你,其實就算你對我還是從前那種感情,也不重要,以後希望你永遠離開他們,過好自己的日子,我也會像以前一樣,一直陪著你。」

顧嫣低低的嗯了一聲。

不知哪吹來了一陣夜風,顧嫣打了個寒顫。

宋岩敞突然想起了她十七歲的時候的場景,他是她的攝影師,拍外景,那時候是個冬天,特彆冷,她拍完後,就在他麵前直哆嗦。

他給了件外套給她。

後來她纔看到,顧嫣是故意把外套落在攝影棚裡的。

但她並不那麼介意。

兩人並排躺了許久,他靜靜把顧嫣圈在了懷裡,用一種很溫柔的方式摩挲著她的後背,就如他這個人一樣溫柔。

到點的時候,顧嫣就差點在他懷裡睡著了。

這時,他突然說,「顧嫣,我想娶你。」

顧嫣的瞌睡一下子就被這句話震醒了。

她並非不知道宋岩敞對她的感情,他和她一樣,向來對性彆冇有什麼特彆多的束縛,喜歡就是喜歡,但她不曾想,他竟然會如此直白的宣之於口。

為您提供大神楊柳依依的《火苗》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080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