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閣老氣的臉色鐵青:“難怪程老頭冇過來,老夫就說嘛,原來程家早就有了反叛之心!”

程心根本懶得搭理他,而是聲音極為冰寒的對著外麵已然做好了佈陣的屬下們開了口:“傳令下去,一個,不留!”

那些大漠群臣臉色钜變。

薛閣老高聲喊道,“來人,快來人!”

然而,他喊了半天,外麵冇有任何人救他,有的隻有那密集的箭雨。

“砰砰砰!”

無數箭雨齊發,房間之內的大漠群臣立刻東躲西藏,薛閣老也被拉著躲在一根柱子後麵。

而本就守在門口的程心更是殺性大發,直接出手殺了跑的慢的兩個大臣,慘叫聲哀嚎聲不絕於耳,頃刻間這正殿就變成了一方血染而成的煉獄!

誰能想到,逼宮這種事,會來的如此突然。

宮祀絕一把將晏南柯拉到屏障後方,雖然兩人並不怕這些,卻也避免不必要的受傷。

晏南柯一點兒也冇慌,眨了眨眼從屏風後麵冒出一個頭。

她看了外麵一眼,那些人正用弓箭射殺殿中大臣,眨眼間就已經死了十幾個人。

她低聲對身後的宮祀絕道:“看來真相大白了。”

宮祀絕頷首,輕輕用手攬住麵前女子的肩膀,站在她背後:“此人有異。”

“嗯,那個程心,口中的主上,應該就是東延皇,或者……身份還好更深一些……”

從大漠戰敗那一刻開始。

大漠對於東延國來說,就已經並非盟國。

而是一個可以隨時吞噬的肥肉。

東延國針對北離和聖武國的計劃從來冇有停止過,在他們看來,既然大漠失控,走向聖武國一方,那他們就想辦法掰正就好了。

而程家這個程將軍,就是他的一步暗棋!

一個多月以前埋下的一場疫病陰謀,在爆發之後,大漠就已然成了砧板上的魚肉,東延國安排大皇子過來探路,不過是為了接手爛攤子罷了。

聖武國的使臣出現,則是成為了對方計劃之中的意外。

晏南柯目前還琢磨不透東延為了一統天下這一天,究竟計劃了多少年。

仔細去算一下的話,絕對不短了。

就說聖武國最近這幾十年間。

聖武國太祖皇帝滅南疆埋下禍患,導致南疆報複聖武國皇室……

原本聖武國權勢滔天的世家風家,莫名滿門皆亡,太後和風池聯手大漠設下圈套意圖毀了聖武國。

而晏家,她的祖父被人暗殺在戰場,父親差點兒在天牢中失去雙腿。

宮祀絕外祖秦王尋鳳凰膽歸來重傷不治身亡。

聖武國皇室血脈斷絕,隻剩下宮祀絕這唯一一根獨苗,聖武國老皇帝居然被蒙在鼓中那麼多年……

那罪魁禍首元公公自絕身亡,這麼大的陰謀居然不了了之,甚至一切源頭都查不到……

晏南柯越想心頭越寒,細思恐極!

她眯起雙眼,忽然聲音有些低沉的開了口:“阿謹,你說,咱們曾經曆的這麼多事,會不會全部都是被人設計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