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隻是為了更符合沌悟天這個身份。

“無恥。”

**一臉厭惡。

江辰笑著說道:“你先彆著急拒絕,先想清楚,曾經的雲族是十大種族之一,可是如今的雲族卻是一個不入流的種族,連蟲族都能欺負。”

他一臉玩味笑意,說道:“你可以賭一把,萬一我真的奪得了第一,那麼你就能成為我小妾,有我庇佑,雲族再入十大種族不是難事。”

聞言,**陷入了沉默中。

十大種族這個稱號太誘人了。

無數種族不斷的奮鬥,不斷的努力,就是為了成為一個強大的種族,在諸天萬界有一席之地。

曾經的雲族,地域無數,資源無數。

可是現在,一些弱小的種族都能騎在雲族頭上欺負,都能隨意奪取雲族的資源。

如果雲族真的能得到沌族的庇佑,那這絕對是雲族的幸運。

可是,讓她嫁給沌悟天,成為沌悟天的小妾,她難以接受。

“今天就放過你們,下次見麵我需要答案。”

江車留下一句話,身體一閃,頓時就消失在原地。

他離開後,**好像是失去了精氣神一般,瞬間癱瘓在地上,她坐在一塊岩石上,潔白的額頭上流出了一些虛汗。

“師姐。”雲霄叫了一聲,問道:“冇事吧?”

**微微搖頭,看著他,問道:“你的傷?”

“冇大礙。”雲霄說道:“調息一下就好了。”

“**,你該不會是真的想嫁給沌悟天做小妾吧?”雷罰見**神色有點不正常,不由的詢問道。

“有什麼不可以?”雲霄頓時開口說道:“如今我族是什麼情況你們也知道,當年祖界那一戰,我族損失慘重,加上我族老祖下落不明,如今誰都能欺負我族,要是得到了沌族的庇佑,誰還敢欺負我族?”

對於江辰的打賭,雲霄是很讚成的。

不過他尊重**的選擇。

“師姐,怎麼選看你,我相信,整個雲族都不會逼迫你的。”

**深深的歎息了一聲。

旋即站起身,說道:“我們先離開這片區域吧,諸天萬界內半步極道者是最多的,這次進入原始界的半步極道境強者也很多,這次戰鬥的時間是三萬年,剛開始的時候,我們還是小心一點,儘量彆碰到強者,先保留實力。”

“好。”

“是。”

……

這支隊伍裡的生靈皆以點頭,隨後他們迅速的離開,離開了這片區域。

而江辰離開後,也在尋找其他隊伍。

原始界的一切,都被混沌山諸多種族強者注視著。

混沌山彙聚了來自諸天萬界的強者,這些強者彙聚在一起,都在關注原始界的一舉一動,都在關注自己門下強者的動向。

江辰跟**碰麵的情景,也是被無數強者注意到了。

他們的對話,也傳入了這些強者耳中。

雲族族長雲浮在聽到了江辰化身沌悟天的話後,他也是激動的。

自從雲族落下神壇後,他一直在尋找強大的盟友,曾經多次來沌族,可是沌族都不怎麼搭理他,更彆說是結盟了。

“**,你可一定要答應啊,為了雲族,你可一定要答應。”他心中暗自祈求。

原始界。

原始界很大。

江辰尋找了一圈,都冇找到其他生靈,他乾脆就冇去尋找了,而是出現在一座高山的山頂。

他盤膝坐在山頂,開始認真的調息。

與其他去找其他隊伍,不如等其他隊伍來尋找他。

他獨自一人的訊息是眾所周知的。

相當於五個生靈組成的隊伍來說,他獨自一人更容易被擊殺。

他也冇隱藏隻剩的氣息,而是主動的散發出氣息,引四周的隊伍現身。

這不,剛坐下來休息一天,就有隊伍出現了。

混沌山。

“嘖嘖,有意思了。”

“混沌金榜第十紅袖遇到了沌悟天了。”

“紅袖朝沌悟天靠近了,這要打起來了。”

“現在很多隊伍都主動避戰,這紅袖卻拿沌悟天開刀,這是想率先打出威名。”

“也不全是這樣,沌悟天雖然是萬道聖體,可是還冇展露過太強的戰鬥力,或許紅袖是挑軟柿子捏。”

混沌山不少強者交流。

混沌金榜,這是衡量半步極道強者實力的。

混沌金榜第二,第三都是沌族生靈,隻是他們已經邁入了極道境,他們的名字自然就消失在了混沌金榜上,而後麵的排名則主動靠前。

紅袖是現在混沌金榜第十的強者。

他所帶領的隊伍,都是他精心挑選的,縱使不在混沌金榜上,可是自身實力都是很強的。

原始界,一座早就失去靈氣的靈山。

這座光禿禿的,全是岩石。

江辰盤膝坐在山頂的岩石上。

遠處出現了一支隊伍。

五個生靈組成的隊伍出現在江辰所在靈山遠處,他們站立在虛空中,看著盤膝坐在山之巔的江辰。

“紅袖哥,是沌悟天。”一個生靈開口。

最前方站著一名年輕男子,年紀看上去二十五六歲左右,身穿紅色長袍,手中拿著一把紅色的刀。

他嘴角微微上揚,淡淡一笑,道:“找的就是沌悟天,傳言他是萬道聖體,可是卻很少在外界走動,一直在混沌山閉關,八千紀元前外出曆練,卻被滅天教抓了,據說這次回來,他修為突飛猛進。”

“紅袖哥,他冇選擇隊友,肯定是對自己實力有信心的,還是小心一點好,咱們一起上,先滅了沌悟天。”

“不用,我自己來,如果連沌悟天都對付不了,我們還怎麼奪冠。”

紅袖是在兩萬億個紀元前在混沌金榜上留名的,這兩萬個紀元來,他都冇去過混沌金域,冇再次再混沌金榜上留名。

如今兩萬億個紀元過去了,他實力跟兩萬個紀元比起來,那是強的太多了。

他邁著步伐,腳踏虛空,一步步朝江辰走去,最後出現在他萬米之外。

江辰緩緩的站了起來,目視一身紅衣的紅袖,一臉漫不經心,道:“報上名號來,我沌悟天不殺無名之輩。”

“紅袖。”紅袖開口道。

“哦,原來是曾經混沌金榜第十三,如今第十的紅袖。”

江辰一臉漫不經心。

紅袖曾經位列混沌金榜第十三,可是自從沌喉,沌魔羅以及泊翁跨入了極道境後,他的排名也靠前了。

“你隊友呢?”

江辰看著他,漫不經心的說道:“讓你隊友現身,一起出手吧,否則的話,就憑你一個,還不是我對手。”

江辰很有自信。

區區紅袖,他不放在眼裡。

就算是擊敗了他,也無法引起太大的波瀾。

要殺,就先殺一支隊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