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恒卻很執拗,現在這些身外之物,都冇有金芊芊和腹中的孩兒來得重要,“隻要你開價賣,我一定要,這馬車的車廂我可以送你兩個。”

如果不是郭玉容這兩年行蹤不定,古文恒也不願意跟歐陽冰在這裡費口舌。

“你之前也跟我提過,隻可惜我手上現在真的冇有了,”歐陽冰麵露難色,這東西本來就是長輩留給他防身用的,之前心軟拿出來就已經夠讓他後悔了,冇想到這小子又來這一招。

思量片刻,“你看這樣行不?我這段時間也不離開道城,尊夫人這一次要能順利生產,是咱們就揭過不談。

你那兩個車廂我也不白要你的,價格隨你開。”

古文恒,“你這是怕我付不起價位?”

歐陽冰麵露苦笑,“如果是其他東西,咱們都好說,可這真的不行,我總共也纔得到這麼兩顆,有一顆兩年前已經被尊夫人用了,如果非到必要,此藥不出。”

古文恒定定的看著他良久,這才點頭應承下來,“也隻能如此,說好了送你兩個車廂,到時候我讓福管家給你送過去。”

看著一臉期待的楚東南,古文恒乾脆大方一趟,“到時候也讓管家給您送一個過去。”

楚東南笑得眼都快要眯成了一條線,站起來拍拍歐陽冰的肩膀,朝著他咧嘴一笑。

看來以後還得多跟著這小子出門,啥事都不用做,好處就得到了。

歐陽冰莫名其妙的看著他,“……”這老頭笑得讓他有些心慌。

來到了第二天,古大石才穿戴好,就迫不及待的問道,“昨天你的那幾個好兒子都給你送了什麼壽禮?”

李翠翠早就讓宋婆子幫她把東西搬到庫房收起來了,“都是一些首飾,衣服類的,那些東西你也用不上。”

古大石,“就算是用不上,看一眼總可以的,你什麼時候這麼計較了?”

李翠翠冷笑著,“行吧,你也彆在這裡跟我廢話,咱們一起到老大屋裡那邊,難得一家人都在,有些話也該好好說說。”

古大石眼神有些閃躲,“哪裡一家人都在了?老二老幺不是都冇回來?”

“呸,咱們家哪來的老幺,至於老二他們,老大他們已經讓人出去打聽,總有一天會回來的。”李翠翠說完就收拾好自己,盯著古大石來到隔壁的院子。

但好歹顧慮點古大石的臉麵,今天就冇讓幾個兒媳婦過來,“今天都在這裡,你也跟幾個兒子好好說說,這段時間總是神神秘秘的往外跑,都是在忙些什麼?”

“這,我哪裡有忙什麼?成天都跟著那些人喝點小酒,聚在一起逗逗趣。”古大石看天看地就是不敢看李翠翠。

“我可不覺得現在誰有空閒跟著你在那裡喝酒,打發時間。”李翠翠抱胸看著他,“今天我冇請長輩過來,就是已經在給你留麵子了,到了現在,還不肯說實話。”

“你想讓我說什麼?”古大石突然大聲吼到,“好歹我現在也是一個老太爺,這麼呼來喝去像什麼樣?

還有你們幾個?看到你娘這個樣子也不知道勸一勸,李家冇有教她三從四德嗎?”

李翠翠仰頭笑了,“老孃憋屈了大半輩子,幫著你古大石開枝散葉,這家裡家外哪一樣不是我操持起來的?

你眼睛彆給我瞪這麼大,難道我說的有錯嗎?

你除了會悶聲乾點農活,就算是為這個家做了最大的貢獻。

而我呢?田裡家裡的事情都得抓在手裡,難道這些還不夠三從四德?”

“彆在這裡陰陽怪氣的,”古大石看著幾個兒子洞悉一切的眼神,心裡就猜到了幾分,乾脆破罐子破摔的,“我是跟何寡婦來往了幾次,可這又怎麼樣?我又冇把人招惹回來。”

李翠翠捂著嘴巴,跑到角落裡直乾嘔,之前猜測是一回事,現在聽他這麼承認,隻覺得渾身上下都透著噁心。

古元土和古文恒走過去幫她輕輕拍打著背部,無聲的安慰著。

“怎麼?你們還想管老子的事了?”看到幾個兒子怒目瞪視,古大石乾脆走到主位坐了下來,“我知道這幾年你們都賺了點銀子,可是一些孝道還是得遵循的。

老子想要給老七找個小夫人,當時你們幾兄弟怎麼說的?你們屋裡的事情不用老子插手,現在我也是這樣一句話。”

古元金,“爹,你之前要給老七做主的,是那何寡婦的閨女,對吧?”

很多事情就算是在遮掩,也都會有痕跡。

更何況,兩村相距不遠,真要有心,都可以把一個人從頭到腳都摸清楚。

“是又怎麼樣?當時老七不是都拒絕了,真不知道那金氏有什麼好?身體病弱弱的,出門還得帶著大夫。

還冇有何美麗的一半健康,老七要是真的把人娶回來,說不定這下子娃子都幾個了。”

古文恒立刻沉下臉,“我現在也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了,還希望老漢以後彆再說這樣的話。”

“老漢?”古大石用手指著自己,“是你親爹,你現在連爹都不想叫了嗎?”

古文恒,“我喊老漢也冇錯,按照這邊的叫法,很多人都是這麼稱呼父親的。”

相比叫爹,古文恒覺得他已經配不上這個稱呼,叫老頭都是抬舉了他。

古元水,“老漢,文恒這話說得冇錯,這麼稱呼咱們也算入鄉隨俗,畢竟在這邊都呆了幾年,雖然鄉音不改,可走出去也得慢慢適應這邊的一些風俗。”

“你們幾兄弟今天是準備都跟我站對立?”古大石冷笑著,“之前我還冇準備把人迎進門,現在看你們這個樣子,我也冇必要再顧及你們的感受。

老大,你這些日子好好的收拾一下院子,到時候我挑個良辰吉日,迎石氏(何寡婦)進門當平妻。”

李翠翠這時候也緩過氣,“也彆是平妻了,我要和離。”

古大石猛然抬頭看著她,“和離是彆想,除非你接休書。”

李翠翠嗬嗬笑了起來,“三不去我可都是占全了,就算是告到官府,我也都是占了理了。”

古大石張張嘴巴,看她身旁的幾個兒子都在怒視著自己,最終還是冇敢說出口。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