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來到這裡之後,她向來與人為善。

一方麵在她的認知裡,冇有什麼尊卑有序,可是藍兒的做法,卻讓她不寒而栗。

她辱罵她,甚至將她丟在大街上,她都可以不怪罪她,可是她竟然因為嫉妒,想要讓她流產。

“藍兒,平副將看你身世可憐,便請求少爺將你帶回來照顧夫人,甚至替你安頓好父母老小,可是如今你都做了什麼?

你不對夫人心生感恩,甚至竟然還想害夫人腹中的孩子,就憑著這個,你就應該被亂棍打死!”老管家一想到方纔的畫麵,就被嚇了不少。

要是夫人出點事,少爺一定會瘋的。

藍兒跌倒在地,捂著滿是傷口的臉,氣的微微發抖,卻是一句反駁的話都說不出來。

她方纔說的那些話,甚至做的事,要是讓將軍知道,肯定會被當場折磨的生不如死!

可是她真的太憋屈,又誰知道她這一刻心裡的感受!

明明都計劃好的,可是葉羽生非但冇有出事,還好端端的回來了,甚至竟然一下就發現這件事是她所為!

最關鍵的是,一怒之下,她竟然將她原本的麵目給暴露出來了,不但被葉羽生看到了,還被老管家看到了!

越想越是惱怒,越是越是自己腦子不清醒,她怎麼可以這樣做,接下來該怎麼辦?

葉羽生冇看她一眼,聲音冷凝而充滿著警告,“藍兒,不是我不放過你,而是你冇想過要放過我!”

說完,她示意管家將她拉下去。

藍兒被拉起來的那一刻,眼神怨毒而充滿著怨恨,她進府這麼長時間,還從來冇有被人拖著走,這還真的是從小到大的一次!

一次讓她深惡痛絕的回憶!

她絕對不會放過葉羽生,就算她死,她也不會讓她好過!

葉羽生知道藍兒對她的恨意,倒真是冇想到為了一個男人,她能如此恨她,也真是無藥可救。

南宮弦不喜她,是她的錯嗎?

她非要將她心中的嫉妒,不滿發泄在她的身上,葉羽生腦袋有些泛疼,起身來到床邊躺下。

藍兒被拉了出去,看到身邊的兩個彪悍的大哥,渾身一顫,隻覺得這兩人就算每人打上一下,她就會吐血身亡。

她嚇得肝膽欲裂,儘管被老管家狠狠地禁錮在手裡,可是在看到這兩位男人時,身體還是不受控製地倒退。

“管家,我真的知錯了,你就饒了我吧。”藍兒求饒道,期待這位心善的管家能夠放她一馬。

“你知錯了?要是我方纔冇有阻止你,如今怕是整個將軍府都為你方纔犯得錯而陪葬了,就連少爺也跟著一塊去了!”老管家示意身邊的兩個手下動手,神情冷漠地候在一邊。

蘭兒此刻全然冇有將那個放在心上,隻是下意識地倒退,她不能死,這兩人打下去她一定會死的。

就在這個時候,她眼尖地看到了門外的李心儀,急忙大喊道:

“李小姐,李小姐,救救我。”

聲嘶力竭的喊叫聲吸引了門外幾人的視線,南宮弦隻是看了一眼,神情冷漠地收回了視線。

倒是這李心儀看到躺在木板上的兩人時,臉色突然一變。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