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柏此話一出,倒是讓眾人開始有些同情他了,隻因他先是認下寧家曾經做過對不起厲氏的事,再是說出這次的合作寧氏讓給厲氏大頭,結果卻落得被當眾背叛的下場,擱誰誰受得了啊?

厲景琛掀眸,看向俊臉鐵青的寧柏,半響,勾唇:“罵夠了?”

寧柏深吸口氣:“厲景琛,我一向敬你,但你今天要是不給我和寧氏一個說法的話,我想以後還會有哪家公司敢跟你合作?不得隨時都會被你在背後捅一刀?”

厲景琛淡淡道:“你倒是很會博同情。”想利用輿論向他施壓?

寧柏重重一哼,如果厲景琛處理不好這事的話,那就是一次嚴重的公關危機!總之,寧氏不好過,他厲氏也休想好過!

厲景琛隨後朝台上早已打過招呼的副市長看去:“副市長,能不能請你告訴他,為什麼厲氏不願與寧氏合作?”

“當然。”副市長拿起遙控器操作了下後,隻見巨型螢幕中出現了當初那六個綁架厲輕靈的男人,還有負責當中間人的菁菁。

寧柏莫名其妙道:“這就是你說的不跟寧氏合作的理由?我連這幾個人是誰都不知道!”

就連厲項臣都想不通厲景琛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彆急,慢慢看下去。”厲景琛看了寧柏一眼後,起身麵向在座的眾人,道:“諸位還是等看完了,再議論誰對誰錯吧。”

隻見視頻中,菁菁和那六個男人正在警察局裡供認自己的罪行。

ps://vpkanshu

當聽到菁菁說,寧馨打電話讓她雇黑道的人劃花厲輕靈的臉時,寧柏頓時麵色劇變。

而經警方調查,菁菁的銀行賬戶上確實收到過一筆來自寧馨的轉賬,總共是10萬塊錢。

另外警方還從菁菁的手機中調取出了和寧馨的通話錄音,寧馨那副恨不得置厲輕靈於死地的語氣,真真切切,一字不漏的傳入眾人耳內。

而那六個男人也對自己綁架厲輕靈,打了厲輕靈一巴掌,甚至敲詐厲景琛一千萬的事供認不諱。

當視頻結束時,厲景琛這纔看向如遭雷擊的寧柏,薄唇輕啟:“你的妹妹寧馨,雇人綁架我厲家的千金,意圖毀容泄憤,你說我還能心安理得的和你們合作嗎?”

而現場此時已是一片嘩然——

“我的天,寧柏這妹子的膽子也太大了,居然敢去動厲家人?還勒索厲景琛一千萬?她這樣一搞,寧柏之前所做的努力不就都付諸東流了嗎?”

“是啊,我看寧柏現在不好下台了,本來還占著理,這個視頻一出來,還得反過來向厲家賠禮道歉。”

“厲景琛這招狠啊!有事不私下解決,故意放到檯麵上說,這臉打的……嘖嘖。”

“不過這也怨不了厲景琛,誰讓寧家當初背信棄義在先,如今又動厲家人在後,厲景琛再忍就不是男人了,換做是我,我也搞寧家!”

這時,有人話鋒一轉——

“你們不覺得厲項臣也有問題嗎?厲輕靈可是他同父同母的妹妹,可他對厲輕靈卻還不如厲景琛這個同父異母的大哥上心!”

“咦,你這麼一說,確實有道理!厲項臣一直主張厲氏和寧氏合作,這是完全不顧及親妹妹的感受啊!”

聞言,厲項臣臉上陰霾一片,寧馨雇人去毀輕靈容的事,他是半點不知情!

這下好了,所有的罵名都讓他和寧柏背了,厲景琛則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也許還能博得一個“好大哥”的美名,而他呢,他成什麼了!

寧柏同樣無法接受,他苦心孤詣的一切,竟被寧馨暗中破壞了,怪不得那幾天寧馨開心到反常,原來是這樣……

而失去了厲氏支援的寧氏,又該如何競爭深水港灣呢?

……

當招標會結束時,寧柏還坐在位置上怔怔出神,而厲項臣則追上了厲景琛,咬牙切齒的問:“大哥,你為什麼不告訴我輕靈被欺負的事?”

厲景琛一副看透他的口吻:“我就算告訴你,你八成也會為了利益舍了厲輕靈,冇準你還會逼厲輕靈忘記此事,隻為助你成事。”

厲項臣喉頭髮緊,但還是辯駁道:“輕靈是我親妹妹,她受了委屈我一定會為她做主的!”

“在我麵前,就彆裝了,裝也裝不出個人樣。”語畢,厲景琛便上車了,徒留下厲項臣站在原地,捏緊了拳頭。

不多時,隻見寧柏陰著臉朝他走來,噙著怒氣問:“厲項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馨兒雇人去找你妹妹的麻煩?”

厲項臣心裡本來就窩了團火,此時一被寧柏質問,登時冷笑出聲:“我還冇跟你算賬呢,你反倒怪起我來了!”

寧柏用力攢住他的衣領,失了智般的問:“厲輕靈出事,你這個親哥不可能不知道,說!你是不是故意和厲景琛合起夥來,你負責引我上鉤,他負責聯絡彆家公司,就等著今天報複寧氏的?”

“我對這件事一無所知,你彆發瘋了!”厲項臣猛地揮開他的手後,陰鬱的上車了。

……

寧家。

一記記門鈴聲,叫寧父從財經雜誌裡抬起頭來,對身後的傭人道:“去看看是誰在按門鈴。”

片刻後,傭人去而複返,道:“老爺,外麵來了四名警察,說是……”

寧父奇怪道:“說是什麼?彆吞吞吐吐的。”

傭人支吾道:“說是來帶小姐回警察局審訊的。”

“什麼?”寧父表情一凜:“你去問問他們,是不是搞錯什麼了?馨兒剛從國外回來不久,不可能招惹什麼事端的!”

說話間,隻見四名警察擅自走了進來。

寧父老臉一沉,直起身道:“就算你們是警察,也不能就這麼登堂入室吧?”

其中一名警察道:“不好意思,我們有搜查證,奉命前來抓捕寧馨歸案,請你配合。”

寧父冷著聲問:“馨兒犯了什麼事?”

警察如實對他說了。

當聽到寧馨居然派人去毀厲輕靈容時,寧父背在身後的手猛地攢緊,這孩子怎麼這麼不知輕重?現在可是寧氏和厲氏合作的緊要時期!

但寧父愛女心切,哪能就這麼把女兒交出去,他在下意識的瞟了一眼寧馨的房間後,開口說道:“馨兒不在,你們改天再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