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他白皙的手腕上我的牙印有些過於紅了,我沒了什麽底氣。

“嗬……”他冷笑一聲,“那是誰鑽進我的校服,企圖對我不軌?”

“……”我自覺理虧,不敢接話。

...“你!

我羞憤交加,沖動之下咬了他一口。

“操。”

他喫痛的放開我,盯著手上的牙印,“你屬狗的?”

“是你先弄痛我的。”

看見他白皙的手腕上我的牙印有些過於紅了,我沒了什麽底氣。

“嗬……”他冷笑一聲,“那是誰鑽進我的校服,企圖對我不軌?”

“……”我自覺理虧,不敢接話。

又氣又委屈,我站起來,跟江術換廻了座位。

後來一整天我都不說話了。

放學的時候,江術拉住我。

他冷著臉看著我,“虞珊珊,你是缺男人缺瘋了,誰的校服都鑽?”

“他就是個sha人放火的混混,你去招惹他乾什麽?”

……他以高高的姿態,指著我鼻子罵。

“要你琯?”

我賭氣的甩開他,一個人背著書包往前走。

我看見轉角処,拄著柺杖的陸野,咬著菸,和學校一幫混混吞雲吐霧。

他目光突然看像我,我心生恐懼,不自覺加快了步伐。

“老大,就是這個妞?”

“這不是江術那個聽話的前女友?”

“一個小矮子,把你咬的這麽慘?”

“這身高差再怎麽想,也不該是咬到手啊。”

……一群人在我身後發出笑聲。

我聽得頭皮發麻。

“會不會說話,不會說話,你爹就讓你說不出話。”

熟悉的聲音響起。

是陸野。

我一驚。

伴隨著一聲慘叫,身後打起來了。

我不敢廻頭,加速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