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靈,我們對這裡麵不熟悉,是不是應該先”淩皓略微一愣後開口。

“淩皓哥哥,你放心好了,這裡麵應該冇什麼危險的,否則那靈脈本源不會待在這裡。”紫靈迴應。

“好吧!”淩皓回了一句。

隨後,也冇再耽誤,快速朝左側方向閃去。

一路上,除了迷霧之外,同樣是空無一物。

呼!

過了一會,就在淩皓剛準備停下身形詢問紫靈之際,眼前一花,一團黑影從他跟前不遠處一閃而過。

因為速度太快,他冇看清是什麼東西,隻看到了一道殘影。

“淩皓哥哥,那就是靈脈本源,快追上去!”紫靈的聲音同時響起。

“好!”淩皓略微一愣後閃身追了出去。

“淩皓哥哥,你的速度太慢了,再快點!”紫靈在淩皓腦海裡不斷催促。

淩皓:“”

要知道,他已經施展出幻影迷蹤了,此刻的瞬移速度絕對堪比超凡境強者了。

可紫靈還是嫌太慢。

“算了,淩皓哥哥,還是我來追吧!等你追到它,雲海穀上麵的戰事估計都結束了!”

紫靈說完後,一團紫色氣焰從淩皓身體裡竄了出來。

緊接著,如一道紫色閃電般疾射而出。

同時,跟淩皓喊道:“淩皓哥哥,我會釋放我的氣息,你循著我的氣息跟來就行!”

話音落下,已經冇了蹤影。

這速度,確實遠非淩皓可以比擬!

“”

淩皓嘴角抽了抽後,釋放出精神力感應著紫靈的氣息追了過去。

這空間裡麵大得出奇,淩皓全速追出,一直追了將近十來分鐘才隱隱看到紫靈的身影。

隻見她懸浮在半空,而在她數百米開外,有著一團綠色氣焰。

淩皓大致看了一下那團綠色氣焰。

這確實也隻能用‘一團’來形容,因為冇有造型,就是一團很普通的氣焰。

跟淩皓當時在天山腹地遇到紫靈時,不太一樣。

當時的紫靈,雖然也是包裹在一團氣焰中,但淩皓能清晰的看到紫靈的輪廓,不像現在,什麼都冇有。

淩皓同時能隱約猜測到紫靈應該正在跟那團氣焰交流著什麼。

至於雙方通過什麼方式在交流,他就不得而知了,畢竟雙方都冇發出聲音。

淩皓也冇打攪紫靈,就那樣站在不遠處看著。

大致過了四五分鐘左右,讓淩皓略感驚訝的一幕出現了。

隻見,紫靈突然張開了小嘴,然後便見那團氣焰化作一道綠光從紫靈的嘴裡冇了進去。

淩皓:“”

吃了?!

不是說,找到靈脈本源後,會有奇蹟發生嗎?

這就叫做奇蹟麼?

“淩皓哥哥,你怎麼纔來!”兩分鐘後,紫靈一副很享受的表情來到淩皓跟前。

“那個啥,你剛纔吃的那個就是靈脈本源?”淩皓略微緩了緩後問道。

“對呀!”紫靈迴應。

“那玩意能吃?”淩皓嘴角微微一抽:“另外,它怎麼那麼心甘情願讓你吃了?”

“淩皓哥哥,這些事我改天再告訴你,我們還是趕快上去吧!”紫靈迴應。

“就這樣上去了?”淩皓再次一愣。 說好的奇蹟呢?!

而且,貌似還有個很現實的問題,怎麼出去?

剛纔是從那水潭裡下來的,可還冇下到水潭底部,就莫名其妙的來了這個空間,現在怎麼回去?

“對呀!”紫靈很是認真的點了點頭。

隨後,冇等淩皓迴應,化作一道紫光冇入了他身體裡。

緊接著,淩皓腦海中再次響起紫靈的聲音。

“淩皓哥哥,你回到我們剛來到這空間的那個地方,那裡有個傳送陣,會把你送到之前那斷崖下麵。”

“對了,我要先睡一會,淩皓哥哥你彆吵我哦!”

說完後,音訊全無。

“”淩皓嘴角猛的抽搐了好幾下。

他很想把她抓出來狠狠揍她屁股!

在這種火燒眉毛之際,她竟然要睡覺了?!

她怎麼能睡得著的!

“竟然能讓已經進化成精靈的靈脈本源認主,你這年輕人看樣子不是一般人嘛!”

就在淩皓正準備原路返回之際,一道老者的聲音在這方虛空響了起來。

“什麼人?!”

淩皓瞳孔一陣冷縮,同時趕緊釋放出精神力查探起來。

隻是,毫無收穫!

“這話應該我來問你!”老者繼續開口。

“據老夫所知,這方星空下,除了這天空之城有靈脈本源之外,就隻有天山腹地纔有了。”

“剛纔那靈脈本源應該就是天山腹地的那個吧?”

“你既然能深入天山腹地,那你應該是天山一脈的人吧?你”

話冇說完,戛然而止。

緊接著,發出了一道極為驚訝的聲音:“你是軒轅家族的人?!”

“嗯?!”淩皓瞳孔再次一縮。

對方怎麼知道他跟軒轅家族有關?

略微一頓,高聲問道:“你是什麼人?你怎麼知道我是軒轅家族的人?”

呼!

他的話音未落,一道老者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他跟前百米之距。

看不出實際年齡,慈眉善目,白髮白鬚,身穿灰袍,精神矍鑠。

不過,此時的老者並不是本尊,而是一道魂識。

隨後,淩皓便發現自己被一股強悍的精神力禁錮住了,渾身上下難動分毫。

他同時能明顯感覺到對方的精神力在掃描著自己的身體,顯然是在查探著什麼。

“哈哈哈”

約莫過了四五分鐘後,老者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喜形於色。

緊接著,撤走了加持在淩皓身上的精神力。

同時抬頭看向虛空,感歎出聲。

“冇想到,千年之後,我軒轅一族又出了一個黃金血脈,上天待我軒轅一族不薄啊!”

“嗯?!”聽到這話,淩皓試探著問了一句。

“前輩,您不會就是軒轅家族千年前那位擁有黃金血脈的家主吧?”

他之前有過在天山腹地的經曆,所以即便猜到了對方的身份,也不再跟上次那般那麼震驚了。

怎麼樣也算是見過世麵的人了!

“哈哈,猜對了!”老者笑著迴應。

“冇想我留下一道魂識在這天空之城,有朝一日還能見到我軒轅家族的人,真乃天意!”

“真的是啊?”淩皓眼神一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