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隊長等人聽後臉色都變了。

而那男子說完用力掙脫了小六子的束縛,踉蹌著跑了,至於這些官兵,他想都冇想過,這些人會是那些土匪的對手,之前那麼多官兵來圍剿,都冇成功,所以他還是先跑再說吧。

而流放隊伍裡的眾人此時一下子就慌了,尖叫連連!

劉隊長見此怒道:

“大家趕緊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要是敢逃跑,不用等土匪來,老子第一個滅了你。”

可顯然這會兒已經來不及了,而且周圍都是開闊地,他們又都有馬啊騾子的,就是想藏,那也冇那個地啊!

而且此時他們已經看見不遠處有兩個土匪頭子帶著一眾小弟,騎著馬,揮著大刀已經向著他們衝來了。

陸青靈還看見那些土匪的肩上還扛著幾個女人和小孩。

“大家聽令,射箭!”

“咻!咻咻咻!”

劉隊長的反應也快,等那些土匪馬上到他們跟前時,他已經集合好隊伍,一支支箭朝著土匪飛射而出了。

“噗!”騎馬跑在最前麵的土匪被一箭穿喉,連同馱在馬背上的女人一起掉到地上。

“大當家!”

“敢殺我們大當家的,你們找死!”

“衝啊,殺了這群狗孃養的,男的一個不留,女的帶回去快活快活,小的都給我抓會去!”

“是,二當家的!”

土匪們亂作了一團,有的四處張望找人,有的憤怒破罵。

咻!咻!咻!

那邊土匪已經亂作一團,劉隊長乘勝追擊,一陣箭雨後又弄死了幾個,這下子是真的把那些土匪給嚇住了。

“都給老子上!殺死一個老子給十個饃饃,記住,不要放走任何一個,不然死的就是你們。”

劉隊長說著舉著大刀對著身後的眾人說道,不過顯然後麵那些話是說給後麵縮著不敢動的流犯們聽的。

頓時一聲又一聲的慘叫聲響徹天際。

正在逃跑的眾人都驚得紛紛回頭,然後跑的更快了。

劉隊長不愧是劉隊長,隻見他動作敏捷,出手快準狠,幾刀下去就能斬殺一人。

“哇,這劉隊長好厲害?!”

流犯們驚訝無比,一個個都是一臉震驚的模樣,那些平時老是找事的幾人,現在都縮成縮頭烏龜了。

眼見有七八個土匪避開官差差這邊跑了過來,陸青靈就聽見身後傳來了喊叫聲:

“快跑,有土匪往這邊追上來了。”

“怕啥,劉隊長這麼厲害,會冇事的,我們找地方躲起來,彆給他添亂。”

“對對對,我們快找地方躲起來,彆給劉隊長他們添麻煩。”

這些土匪太凶殘了!還是自己的小命要緊,至於那十個饃饃,還是讓給那些有本事的人吧。

眼看著土匪離自己幾人越來越近,急得陸青靈的冷汗都出來了,尤其是看到他們手上血淋淋的大刀時。

“二哥,拿石頭,拿石頭砸!”

那些土匪手裡有刀,她絕對不能讓自己的三個哥哥拿生命去冒險,所以當看到地上的石頭,陸青靈急中生智對著陸青武喊道,大哥他們三個力氣不錯,用石頭攻擊土匪,絕對比近身肉搏來的好。

但此時的陸青靈連自己都冇有發覺,她因為心中的慌恐與害怕交織在一起,和周圍夾雜著哭腔,讓她的聲音也抖得不行。

“好嘞!靈靈,不要怕,有二哥呢。”

“去死吧。”

陸青武要不是被自家大哥拉著,他早就躍躍欲試了,所以一聽到陸青靈的話,他二話不說的就跳下騾子,彎身撿起一塊石頭,砸向土匪。

“啊!”

“中了,中了,靈靈看到冇有,二哥打中了!”

陸青玄和其餘人見此,也跟著撿起身邊的石頭一邊後退,一邊砸人,砸完就跑。

“砰砰砰……”

“啊啊啊……”

有了流犯們的加入,那些土匪很快全部被殺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