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小說網 >  陸隱 >  

百枚文字,對春秋簡毫無意義,卻彰顯了春秋簡的大度。

既然每逢書天下都有死丘第三峰的人搗亂,那,或許從一開始春秋簡要放出的就是這麼多文字,隻是這百枚文字等著死丘的人來才放。

玉儒拍了拍手:“行,春秋簡大度,死丘的諸位,你們隨意,大不了書天下大會暫停,哈哈哈哈。”

周圍春秋簡弟子嘲笑。

死丘三山七峰各有任務,陵原來了這麼多第三峰的人,她們的任務都會耽擱,一旦耽擱過久,任務失敗,損失的隻會是第三峰本身,對春秋簡來說就是拖延點時間罷了,他們不在乎。

死丘第三峰那些女子麵色低沉,但習慣了,每次找春秋簡麻煩都會被化解,這很正常,除非春秋簡真犯禁,或者藏匿犯禁之人,他們冇那麼傻。

遠處,龍吟望著春秋簡,目光冰冷。

還是朝一幸運,等到了九尺園犯禁,大主直接讓他把九尺園滅了。

如果春秋簡敢犯禁,哪怕是再小的事,大主都會給她機會,可惜,春秋簡太謹慎了。

有人曾提議栽贓陷害,提議的人被她打斷雙腿扔了出去,死丘不做這種事,臟。

她寧願等,哪怕等到老死。

春秋簡之上,謙書揹著雙手,身旁是來自各大勢力的修煉者,有老一輩,也有年輕一輩。

很多看似老一輩修煉者,其實與謙書同輩,隻不過謙書沉睡少禦樓,與他們在時間上拉開了距離。

“死丘太不像話,神之禦因為要抓犯禁之人,所以給了死丘莫大權力,如今她們竟以這權力欺辱旁人,待回去定要稟上禦,治他死丘的罪。”有人道。

旁人附和:“不錯,第三峰是過分了。”

“那些女子太偏激,當初的事早已查清,何必糾纏。”

“她們就算找麻煩也該去找靈盟,找白玉族,與春秋簡何乾?謙書兄還請不要生氣,一群小人而已。”

謙書淡笑:“生氣還不至於,一場誤會罷了,但這麼多年龍吟還抓著此事不放,隻會因小失大,畢竟是死丘第三峰之主,待我成為神之禦,定要想辦法整頓一下,死丘為的是整個九霄宇宙,而不能成為某些人報仇的工具。”

“說得好,謙書兄不愧是出自春秋簡。”

“與謙書你一比,那龍吟就太過小氣,真不知道大主怎麼看上她的,連真相都看不清,被仇恨矇蔽了雙眼,這樣的人也能成為峰主,真是可笑。”

“謙書哥哥目光最長遠了,哼,那些女子真給我們女人丟臉。”

“整頓死丘?你還真敢說啊,謙書。”悅耳的聲音傳來,引得眾人看去,有人不滿,想要嗬斥,但看到來人,不敢了。

謙書看去,看到來人,目光驚豔,露出笑容:“原來是思雨小妹,思雨小妹怎麼來了?令尊剛剛當上四臨劍首,四臨域應該有很多事要處理吧,需不需要我幫忙?”

來人正是戮思雨,她知道明小瓏提給陸隱的條件,確定陸隱很快會來找麻煩,當然要湊熱鬨。

她斜眼瞥了下謙書:“你能幫什麼忙?越幫越忙?”

謙書冇有生氣:“隻要思雨小妹說話,能幫的,我儘量去做。”

“彆,我怕到時候四臨域被人罵。”戮思雨不屑。

謙書眼底閃過寒意,卻冇有計較,他知道此女看他不順眼是因為明小愁,畢竟七仙女中的老四,就是明小愁的妹妹明小瓏,此事一直是春秋簡比較警惕的,算是得罪了七仙女。

即便春秋簡,得罪七仙女都有些發怵。

周圍人奉承謙書,但也不敢得罪戮思雨,七仙女的名聲響徹九霄宇宙,各自都有背景,還靠上了業海,那些青蓮上禦記名弟子隨便出來幾個就讓人吃不消。

他們與死丘可不同。

“咦,姐姐怎麼在這?”戮思雨目光一亮,看向遠處,那裡,一個女子靜靜站著,正是那位讓謙書都自慚形穢的姑娘。

姑娘看了眼戮思雨,點點頭:“好久不見。”

戮思雨熱情的拉著姑孃的手:“也不算多久,姐姐這段時間做什麼了?一直冇訊息。”

“閉關修煉。”

“哦,姐姐怎麼來了這?”

“無聊,散心。”

“那姐姐可找錯地方了,這裡更無聊,都是些無聊的人。”

姑娘看了眼謙書等人,那些人儘量露出笑意,表現的很和善:“妹妹錯了。”

戮思雨眨了眨眼。

“每個人,活著都不容易,他們都有自己活下去的方式,無論這種方式你是否看得慣,都是生活的一種。”姑娘淡淡道,冇有半分表情,目光也冇有任何變化,卻依舊讓人心動。

溫柔的話,讓所有人心中淌過流水,很是舒坦。

眾人對著姑娘行禮,冇有多言。

謙書都行禮。

戮思雨笑了笑:“姐姐說話真深奧,要不我們出去走走?”

姑娘走到春秋簡邊緣往下看:“世間百態,在這裡都能看到,何必遠走。”

戮思雨無奈了,她來這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把這女子弄走,明小瓏等一個多月都冇能等到此女離去,隻能求援戮思雨,但現在戮思雨發現自己做不到,這女子的想法常人看不透啊。

都有點神經質了。

春秋簡正下方,恰好是這個姑娘正下方的位置,陸隱通過明小瓏得知了一些事,關於死丘第三峰之主與春秋簡還有白玉族的恩怨。

死丘第三峰之主龍吟的母親,死在了白玉族手下,正是當初隨同第三宵柱滅絕空明宇宙時而死。

本以為是戰死,但事實卻是白玉族投降九霄宇宙後,因為憤恨龍吟的母親,偷襲殺死。

那時候白玉族已經投降,卻還出手,龍吟的母親冇有防備,死的極為淒慘,那一幕被龍吟親眼所見,她靠著其母死前最後的力量逃離,要將此事說出,一旦說出,白玉族就完了。

但她冇想到被春秋簡掩蓋了。

等她逃去第三宵柱要說出此事的時候,她母親暗傷發作而死被春秋簡弄成了既定的事實,那時候第三宵柱恰好就有春秋簡的人,壓下此事不難,而龍吟不過是個普通修煉者,冇有她母親,什麼都不是,如何對抗春秋簡?

她說出事實也冇人相信。

即便她找到了母親好友調查,結果也什麼都查不出,白玉族不是衝動下手,而是早有預謀,再加上春秋簡的幫忙,當時就不可能查出,時間拖得越久就越不可能了。

最終,龍吟加入了死丘,漸漸成為第三峰之主,專門盯著白玉族與春秋簡。

白玉族很少露麵,找麻煩機會不多,畢竟屬於外方宇宙生物,謹小慎微。

春秋簡不同,書天下邀請眾多人,找麻煩並不難。

每次,第三峰的人都會陪同龍吟找春秋簡麻煩,雖然事後被大主責罰,但從不退縮。

“龍吟的母親是否被白玉族在投降後殺死,誰也查不出來了,這些都是龍吟自己說的,但冇人相信,時間一久,此事便再也冇人提起,若非龍吟成了第三峰之主,不斷找春秋簡麻煩,此事不會再出現半點波瀾。”明小瓏道。

陸隱眼睛眯起:“那麼,此事是真是假?”

明小瓏搖頭:“雖然我厭惡春秋簡,也確認春秋簡行事卑劣,但此事真說不好,因為冇有證據,當時若還有彆人看到也就罷了,偏偏隻有一個龍吟。”

“我相信是真的,春秋簡太卑鄙。”水蘇道。

明小瓏無奈:“就算是真,找不到證據,誰也奈何不了春秋簡,這宇宙還是強者做主,如果龍吟成為大主,或者神之禦,誰也阻止不了她報仇。”

陸隱看著第三峰那些女子不斷找春秋簡弟子麻煩,算是理解了。

寧願自己死也要殺了玉儒,她們太尊重龍吟了,整個第三峰齊心,若非死丘職責,春秋簡不會好過。

陸隱倒是相信此事為真,一個能讓那麼多女子寧願劃花臉也要加入在其麾下的人,不應該是虛假的,尤其他本就與春秋簡有仇。

謙書的虛偽他是看到了,春秋簡做這種事一點不意外。

不過此事與他無關,他想滅掉春秋簡的決心無關旁人。

這邊死丘第三峰的人搗亂,故意找茬尋找犯禁者,讓那些春秋簡的人敢怒不敢言,更遠處時不時傳來大戰,偶爾還能看到巨大掌印落下,令大地震動。

“大五掌之術?怎麼在這打?”明小瓏奇怪。

很快,周圍人的議論讓他們瞭解。

陸隱無語,冇想到自己順手給了錦族一掌,挑起錦族,戰族與白玉族之爭,卻讓他們聯手圍攻大五掌之門。

“我錦族就是要討個公道,不管外界如何爭鬥,與我錦族無關,這大五掌之門欺人太甚,莫名其妙打我錦族,還有冇有天理了。”憤怒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來自錦族一群人。

那群錦族人居中是個樣貌俊逸的男子,錦族人樣貌本就好看,這男子即便放在錦族都是數一數二的,周圍不少女子眼睛都亮了。

水蘇激動:“是修戰,錦族的修戰。”

明小瓏看了眼:“至於這麼激動嘛,要不要讓他跟你打個招呼?”

水蘇驚訝:“小瓏姐認識?”

明小瓏嗤笑:“不過靈盟的一個小傢夥罷了,整個靈盟都不放在我們萬象穀眼裡,讓他來,他敢不來?”

水蘇訕笑:“不用了。”

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