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一名身著夜行衣的人緩緩的走了出來。單憑他從黑暗中鬼鬼祟祟的走來這一點,就不難看出此人他來則不善!以至於麒麟王齜牙咧嘴的意欲想要對他發起攻擊。

“是你?”張瑩穎一眼便認出了來人,邱雲峰也覺得眼前的人影有些似曾相識的感覺。

“他就是引誘我前往飛雪宮的人,極有可能就是殺害鐘楚晴的真正元凶!”

張瑩穎警覺的向著身旁的邱雲峰傳遞著這一資訊,也讓邱雲峰瞬間明白了為何來人的模樣看著有些熟悉。

“你就是殺害鐘宮主的凶手!你為什麼要這樣做?”邱雲峰話語間將手中的神秘之刃拔了出來,意欲對其動手。

但此刻最先動手的依然不是邱張二人,而是那口吐藍色唾液的麒麟王!忠心護主的它,縱身一躍率先與黑衣蒙麵之人惡鬥了起來。

麒麟王的造詣明顯的要高出邱張二人太多,但一番惡鬥下來,它竟對眼前的蒙麪人也無可奈何!短暫交鋒之後,麒麟王被蒙麵之人打的連連後退,他的蒼天仙靈之術雖比不上張貞的造詣高深,但卻絲毫不輸汪丞。

邱雲峰和張瑩穎不敢怠慢,皆是拔出手中的利器,撲向了不請自來之人。劍術與靈力的碰撞攪動的氣流波動個不停,張瑩穎那血紅的魔靈之術也是一波接著一波的攻向了黑衣人,若非冇有渾天的助陣,估計邱張二人早已淪為了黑衣人的刀下亡魂!

“夠啦!老朽今日既然敢於來此,又豈會落入你等手中?”一道仙靈之術逼退了進攻的邱張二人後,黑衣人快速的講出了這句話,也讓瘋狂惡鬥的幾人暫時的安靜了下來。

“哼,你到底是誰?難道我們認識?居然使用腹語與我們對話?”

“腹語?”邱雲峰不解的望向了聖女,並重複了一遍她話中的關鍵詞。

“黃天聖女好見識!老朽使用腹語講話竟也被你察覺!”黑衣人話語間,把一副賞識的目光看向了張瑩穎。很顯然,他是因為張瑩穎能夠僅憑他一句話,就推斷出他是在用腹語講話,繼而對眼前的女子欣賞不已。

“你到底是誰?又有何目的?”

黃天聖女是何其的聰明,引誘她來此地又以腹語交談,在她看來,眼前的人一定是她所熟知的人。可從身形上來看,卻又看不出他的年齡和長相,也不能僅憑他自稱老朽,就認定他一定是一位長滿銀絲的老者,因為這樣的話,他就失去了喬裝打扮的意義。

黑衣人緩緩前行兩步,他有所警惕的望了一眼麒麟王,繼而開口道:“我是誰不重要,不過我是來給邱宮主送一樣東西的!”

“邱宮主?”自言自語的邱雲峰一臉驚愕的望向了同樣驚訝張瑩穎!因為邱雲峰繼任飛雪宮主之事,還不曾通報蒼天各宮,不過也是先前夜黑時才發生的事情,而眼前的蒙麪人,以此相稱呼,就足以證明他對飛雪宮今日所發生的事情瞭如指掌!那麼他又極有可能一直都混跡在飛雪宮中。

不過當下邱張二人也無暇顧及來人到底是飛雪宮的誰?他們更加關心黑衣人此行的目的何在。

“送什麼東西?”邱雲峰問道。

“紫雲宮轄地觀鬥瀑布之下,住著一隻成了精的河蟹,此蟹高約三丈,一雙大鉗子是他的武器,其軟肋在腹部,見麵之後殺了它,可得一物,助你修得龍吟之術!”

黑衣人侃侃而談,而邱雲峰卻不為所動。他已經認定了是眼前的黑衣人殺害了蒼天陣營的鐘楚晴,且他一定有著什麼不可告人的陰謀,這樣的一個人邱雲峰又豈會聽從他的安排呢?

“憑什麼聽你的?”邱雲峰會如此發問張瑩穎一點也不奇怪,因為自相識以來,她對邱雲峰多少還是有些瞭解的。但她也明白,眼前這位黑衣人能夠說出如此一番話來,想必定有一個讓邱雲峰根本冇法拒絕的理由,如若不然邱雲峰是斷然不會聽從他安排。

“雖不知龍吟之術是蒼天的何種秘法,又有多強悍,但前輩不會僅憑這一招仙靈之術,就料定邱宮主會前往觀鬥瀑布取你口中之物吧!”張瑩穎的話再次讓黑衣人投去了欣賞的目光,他不禁開懷大笑了起來。

“聖女果然聰明過人,龍吟之術斷然強悍,但還不至於讓邱雲峰前往。可是如果我告訴你們,你們所取之物,是關係到眼前這麒麟王的父親死亡之線索呢?你們難道也不會去嗎?”黑衣人開口的同時望向了一旁的麒麟王渾天,且渾天在聽到關於它父親被害的事情後,瞬間來了精神。

“關於我父親的線索?”渾天的一雙龍眼瞪的很大,看來它確實對其父親被害之事,一直耿耿於懷,如若不然以邱雲峰當日平平無奇的表現,又豈能將它降服呢?

這確實是一個讓邱雲峰斷然不會拒絕前往觀鬥瀑布的理由。隻因他當年在降服麒麟王之時,也確實答應了他會幫助其查出當年在黑雲山中到底是誰殺了青甲麒麟的真相,而現在有了線索,他斷然不會拒絕。

“為什麼要相信你?”張瑩穎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問了一句,可是她也知道,無論怎樣邱雲峰和他的坐騎得知了此事,都一定會前往觀鬥瀑布,一探究竟的。

“哈哈哈……”黑衣人迎風而笑,化作流光消失在了黑夜裡。

“主人……”

“放心,就算他是騙我的,我也一定會去!”

邱雲峰望著麒麟王略帶祈求的眼神,給了它一個肯定的答案,然後落座在了它的身軀之上。

“觀鬥山是紫雲宮的轄地,眼下紫雲宮被黃天陣營占據著,不如我就陪你們走這一趟,也可少些麻煩。”

倒不是張瑩穎他多想幫助麒麟王找出凶手,而是因為她擔心邱雲峰,所以纔會這樣做的。

就這樣,邱張二人同乘於坐騎之上,朝著曾經的蒼天領地紫雲宮方向疾馳而去。路上張瑩穎召喚了一隊巡遊的黃天兵將,問得了觀鬥瀑布的位置所在,也就省去了他們尋找的時間,很快他們就來到了瀑布前。

觀鬥瀑布位於紫雲宮大殿的西南方向,此地常年白霧環繞,綠水青山之下卻又籠罩著一層黑色的邪氣。而瀑佈下方的湖水,卻又平靜的可怕,絲毫冇有受到飛流直下的瀑布所影響。

麒麟王見到達了目的地,且要奪取的物品關係到它父親青甲麒麟被害的線索。這一刻它冇有猶豫,更冇有聽從邱雲峰的指令,放下邱張二人後,它高昂的抬著龍頭,就從口中噴射出了一團巨型的火球,砸向了瀑佈下方平靜的水麵。

火球入水的那一刻,掀起了驚天巨浪,且湖水瞬間沸騰,緊接著一隻龐然大物的河蟹衝破水麵,出現在了邱雲峰等人的視線中。

河蟹高舉著它那一雙巨大的鉗子,加之它三丈之高的身軀,不是成了精的妖,又會是何物!

“龍心?龍筋?”

螃蟹出水的刹那,一條黑色的龍影破體而出,那是暗影黑龍的身影,曾經邱雲峰的體內也有著這樣的幻影。

直覺告訴邱雲峰,青甲麒麟之所以被害,一定與暗影黑龍有著什麼密不可分的關係,且今日河蟹的身體中也有著同樣的幻影,那麼河蟹的身體中必定也有著暗影黑龍的某些器官!隻是他不知道,為何他在吞噬張貞給的妖丹之後,暗影黑龍便再冇有出現過,隻是在打鬥的時候,他偶爾會無意間的揮出一劍毫無攻擊力可言的黑龍虛影,這又是為何?

河蟹顯然也對它頭頂這條幻影產生了厭煩感,因為剛纔它仇恨的目光是緊盯麒麟王的,可現在他那拳頭般大小的眼睛,此刻又左右翹起的看向了頭頂。

“又是暗影黑龍!”

渾天又豈會不知,它父親的死與暗影黑龍有著莫大的關係。它此刻毫無理智可言,飛速前進的瞬間,它直接朝著河蟹的腹部而去,之所以它會這樣做,皆是因為它聽了黑衣人的話,河蟹的軟肋就在它的腹部上。

渾天快如閃電般的身影,幾乎是一擊斃命就從河蟹的身體中穿了過去,河蟹甚至都來不及反應,就重重的重新砸向了湖水中央!

“渾天,不可濫殺無辜!”

邱雲峰現在纔開口,未免也太晚了些。因為河蟹他已經死了,它體內飛出仙靈的同時一顆青黑的不明物體緩緩的靠近了邱雲峰,緊接著暗夜黑龍的幻影再次出現。

“是重生了嗎?”

黑龍幻影帶著不明物體來到邱雲峰的身旁時,丟下一句話便一下躥到了邱雲峰的身體中。

“是暗影黑龍的膽!怎麼會在這裡?”張瑩穎大驚,雙眉緊鎖的看著已經躥入了邱雲峰體內的龍膽,顯得也有些目瞪口呆。

“啊!”

龍膽入體的那一刻,邱雲峰發出了一聲慘叫,鬥大的汗珠順著臉頰下落,他開始抓狂,開始怒吼……

因身體的痛苦讓邱雲峰慘叫連連,一旁的張瑩穎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可就在這時,邱雲峰緊握雙拳,仰頭怒吼的瞬間,一條黑龍幻影隨之乍現,它帶著“嗷”的一聲龍吟咆哮,又消失的無影無蹤,邱雲峰的疼痛感也隨之消失。

安靜下來的邱雲峰有些呆滯的望著張瑩穎和麒麟王,因為他也不知道為何黑龍的膽會和自己的身體融合?它說的那句重生又是何意!

“黑龍覺醒?雲峰揮劍!”張瑩穎有些驚愕的開口道。

“揮劍?”邱雲峰不知所以。

“照我說的做!”

張瑩穎幾乎是帶著些許命令的口吻,讓邱雲峰照著她的意思去做。

見張瑩穎的語氣如此之重,邱芸峰也就隻好聽從了她的意思。他拔出手中的神秘之刃帶著蒼天的仙靈之術,對著湖麵就一劍劈了下去!

劈劍的刹那,幻影黑龍的身影再次出現,隻是這一次黑龍的身影飽含著極強的攻擊氣焰,觀鬥瀑布之下的湖水,竟被邱雲峰隔空劈成了兩半。

看著又重新聚攏的湖水,邱雲峰簡直不敢相信他的眼睛,因為他這一劍的威力,足以與當世很多的高手相媲美。

“我果然冇有猜錯,黑龍覺醒之後,揮出的黑龍幻影,一定有著驚人的威力,可黑衣人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張瑩穎自言自語的思索了起來。

邱雲峰當然也有所懷疑,黑衣人擺明著是指引他來取龍膽的,其目的很簡單,就是想讓邱雲峰習得龍吟之術。可他既然是幫助邱雲峰的人,那他為什麼又要殺害鐘楚晴呢?他的真實身份是誰?他的目的又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