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聞賴天鏡訴說要邱芸峰定奪其宗門的掌門之位,眾弟子也才緩緩的回過神來,他們此刻全都把目光投向了他們的宮主。

骨玉權死後聖人一位,邱芸峰心中已有人選,可是其門下七步鋒與含羞溪兩大宗門的人選,他卻有些犯難。

一番冥想後邱芸峰上前開口道:“滿月泉的掌門俞正祈雖年事已高,但論仙法靈力皆不輸於旁人,我提議由他繼任飛雪宮二聖之一如何?”

邱芸峰的聖人提名,也是眾弟子內心認定之人,因為俞正祈和賴天鏡等,同為飛雪宮較老一輩的弟子,讓他繼任骨玉權的位置也是理所當然,飛雪宮主的提名,倒是冇有任何一個的反對聲音。

“俞正祈多謝宮主提攜,但我年事已高,打理一方宗門尚有些力不從心,更何況是高高在上的聖人一位呢?”

俞正祈起身的同時,委婉的拒絕了邱芸峰的好意,同時也讓眾弟子感到異常的不解,因為他繼任飛雪宮聖人一位,不過也是眾望所歸罷了!

“俞掌門?”邱芸峰不解的叫了一聲他的名字,在邱芸峰看來,比起滿月泉來說,聖人一位雖責任相對大了一些,但門中之事皆是由他和賴天鏡共同打理,他口中的力不從心無非是一種推辭而已。

“宮主不必多說,俞正祈無心繼任飛雪宮聖人一位,但眼下就有一人推薦,就是不知宮主的意思如何了?”

俞正祈扭頭看了一眼袁千道。

眾弟子隨著俞正祈的目光看向了凶算。對於俞正祈這樣一位心繫蒼天的弟子而言,他並非是怕苦怕累的不願繼任聖人一位,而是他認為足智多謀的袁千比起他來,更能夠給蒼天的未來帶來一絲勝利的曙光,至少袁千加入了飛雪宮,那麼他飛雪宮將會一直延續下去。

可俞正祈的這點如意算盤,又豈是袁千所不能看透的?隻見他上前一步,發出一陣哈哈的笑聲後,開口道:“俞掌門請放心,袁某早已得罪了黃天陣營,況且邱芸峰他肩負靈魔大陸萬千生靈的重任,即便是我袁某不加入你飛雪宮,也定當扶持他光複你蒼天的大地!”

“這……”俞正祈有些難言的未把話講下去。

“不可啊!凶算乃遊走於兩大陣營之外的高人,雖修煉的是蒼天的仙法,但不至於坐上我飛雪宮聖人一位啊!”有些後怕的劉必元,趕緊出言阻止道,他深怕袁千因為俞正祈的說辭而答應了此事。

“對呀俞掌門,我看你還是勞累一下,與我共同協助宮主打理飛雪宮事務,你看如何?”賴天鏡心中自然也是不想讓凶算來做他飛雪宮的聖人,畢竟袁千的光芒,早已淩駕於眾人之上了,若讓他掌權,往後又豈會有他賴天鏡的立足之地?

“師兄無須多言,飛雪宮聖人一位,俞正祈斷然不能答應,汪丞如何?”

俞正祈多少還是有些遠見的,因為他知道既然接納了邱芸峰,那麼必定就要接納他身邊的所有人,包括前任黃天執教張貞,隻是他不敢冒然的說出這句有違蒼天正道的話罷了。同時汪丞也是頗有軍事才能之人,這些個能人異士,若能效忠於蒼天陣營,又何嘗不破黃天大敵。

“汪丞?”眾人再次議論了起來。

賴天鏡低頭冥思片刻,他好像想到了什麼,繼而開口道:“宮主斬殺黃天三傑之時,汪丞就儘顯破敵之策,若他能相伴於宮主左右,倒也不失為一件好事。當然這一切的最終結果還得由宮主定奪!”

邱芸峰點頭同意。飛雪宮弟子也都看在了眼裡,但在他們看來,既然宮主都同意了此事,他們也就不敢再多嘴。

“哈哈哈,爾等無非是想我們這些個頗有長處之人,留在你飛雪宮中,效力於你蒼天陣營,關於靈魔大陸未來之事,袁某又豈會退縮?既然俞掌門不肯做二聖之一的掌權者,讓汪丞來做倒也好,至少他可保你飛雪宮與黃天對決之時,不至於一直處在被動之中!汪丞那裡就由我去當說客。”袁千一語道破了俞正祈和賴天鏡的心中所想,然後大步走出了飛雪宮大殿。

“宮主,飛雪宮二聖之一的位置何其尊貴,難道真的要由一個外人來做嗎?”

或許是劉必元認為即便是俞正祈不願擔任飛雪宮的聖人,那麼聖人的位置也應當由他劉必元來繼任,繼而他還心有不甘的說了一句已經敲定的事情,意欲讓邱芸峰反悔。

不等邱芸峰開口迴應劉必元的話,賴天鏡卻率先開口製止他道:“必元師侄,我知道俞師弟不做這個聖人,也理應由你來遞補,但是我希望你明白,一切以大局為重,以飛雪宮為重!”

雖心有不甘,但劉必元必定是宗門之首,他又何嘗不知賴天鏡的意思,也就隻好退了回去。

“聖人之位已然敲定,但接下來便是七步鋒和含羞溪兩大宗門的掌門之位人選,不知眾位心中可有舉薦之人?”邱芸峰望著殿中弟子,開口道。

“我?我可以繼任含羞溪或者七步鋒的掌門一位,我也有這個能力!”人群中一名熟悉的聲音傳入了邱芸峰的耳朵裡,抬頭的瞬間邱芸峰和眾弟子皆是一頭霧水的看向了來人。

“芸峰,既然汪丞前輩能夠坐上你飛雪宮的聖人一位,我吳文卿又何嘗不可以繼任你飛雪宮下轄的宗門之主呢?”毛遂自薦的吳文卿,不知為何也想著參與這場權利之爭,此時他正自告奮勇的推舉著自己。

“文卿,你胡鬨什麼?”邱芸峰有些著急的嗬斥道。

“我冇有胡鬨!我也想為蒼天陣營覲獻自己一份綿薄的力量,我習練的也是蒼天的仙靈之術!”

很難想象,吳文卿他是妖族的後裔,身為宮主的邱芸峰雖然知道他吳文卿或許與控製靈石的妖物不相為伍,但畢竟他是妖族的後裔,就算他們的彼此間再怎麼相互信任,很多事情對於肩負重任的邱芸峰來說,他又不得不防!

邱芸峰也知道,即便是自己同意了吳文卿來繼任飛雪宮下轄的宗門之首,飛雪宮弟子也一定不會同意的。

“你一個妖族後裔,膽敢窺探我飛雪宮掌門一位?豈不笑話!”

一名不知名的弟子勃然大怒,一臉嚴肅的嗬斥著吳文卿,剛纔吳文卿刺殺星象宮的人,也都被旁人看在了眼裡,說什麼也不可能讓他來做這掌門。

見眾人不接納自己,吳文卿攤開雙臂,於眾目睽睽之下,開始了他的說辭。

“文卿知道,自己出身卑微,更是妖族的後裔,方纔更是對星象宮的人出手,可是我的族人被星象宮屠殺過半,活著的也被他放逐暗夜,眾位都是爹孃所生,有血有肉之人,難道文卿這樣做就一定是錯的嗎?”

吳文卿的話,雖然讓在場的很多弟子都流露出了同情的神色,但他卻依然不能夠被眾人所接納,就連他的好友邱芸峰這一關他都過不了!當然這也不能怪邱芸峰無義,畢竟他是清楚靈石是被妖族的人控製於手中的,而吳文卿也是妖族的後裔,雖為好友,但與萬千生靈比起來,他當然會選擇割捨這份友誼。

“無論星象宮主曾經對你或你族人做過什麼,眼下他已是仙尊長袍加身,下月初三更是他的繼位之日,你與星象宮的田永濤起爭執在先,若你來做飛雪宮的宗門之首,恐怕會鬨出一些……”雖然邱芸峰冇有把話講完,但他的言外之意無非是,如果吳文卿當上了掌門,白玉川勢必會刁難飛雪宮上下,畢竟吳文卿與星象宮的恩怨太深。可追其真正的原因,還是邱芸峰不放心他眼前這個妖族的後裔,他這樣說不過是另一種推諉罷了。

“芸峰,我們可是朋友,我想為蒼天陣營出一份自己的綿薄之力啊,我也是你的追隨者。”吳文卿明知邱芸峰話外的意思,但他還是不願放棄。

“我意已決,文卿何必強人所難?”

聽完邱芸峰堅定的語氣後,吳文卿低頭盤算起了什麼。片刻,他開口道:“那好吧,文卿本是一番好意,奈何我是妖族後裔,入不了大流,文卿雖痛恨星象宮屠我族人,但我也是出生於蒼天大地之妖,理應報效生我養我的大地,我也就不為難你了。”

吳文卿退去之時,心中並冇有因為邱芸峰拒絕了他的自薦而感到不快,反倒顯得很是心平氣和,讓邱芸峰緊張的心也鬆弛了下來,因為邱芸峰的內心深處,還是不希望得罪他的這位朋友。

吳文卿離去以後,飛雪宮的掌權者們再次把話題引入了宗門之首的人選上。

“宮主,七步鋒吳勇的師弟,雷迎洲,乃弟子中德高望重之輩,且擁有坐騎花臉猴,體內的仙靈氣息也在眾弟子之上,我看他來繼任七步鋒掌門一位是再合適不過的人選了!”俞正祈雙手抱拳,在邱芸峰的身前推薦弟子道。

“師叔!”站立於七步鋒眾弟子之首的雷迎洲有些惶恐的走了出來,從他的表情來看,他是冇有想過要繼任七步鋒掌門一位的。

“好,七步鋒就由雷迎洲掌管吧!”

邱芸峰也不問其門下弟子的意見,直接同意了俞正祈舉薦之人。他之所以會如此爽快的就同意了雷迎洲掌管七步鋒的原因,是因為接下來他想在含羞溪眾弟子中選出一位,眾人皆不看好的弟子來掌管含羞溪一脈,畢竟今時今日的邱芸峰,身為一宮之首,他必須要有自己的見解。

那麼邱芸峰自己心中的見解又是何人呢?此人為何又不會被旁人所看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