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雷迎洲無心掌管七步鋒,但由於有著如俞正祈和賴天鏡這樣德高望重的人舉薦,加之他也是眾望所歸之人,一番推辭下,他還是繼任了七步鋒的掌門之職。

“七步鋒有了新的掌門雷迎洲,那麼含羞溪的掌門就由我親自定奪吧!畢竟我曾在含羞溪做了半年有餘的掌門,對其門下弟子多少還是有些瞭解。”邱芸峰望著飛雪宮大殿內的眾弟子開口道。

眾弟子聽完宮主的話後,皆是一臉期待的把頭扭向了邱芸峰,畢竟從他的話裡就不難聽出,含羞溪掌門之位,將由新任宮主親自定奪。

邱芸峰緩緩而行,繼而一臉嚴肅的看向了含羞溪眾弟子所站立的方向。含羞溪弟子中威望頗高的師美美見邱芸峰把目光投向了自己,心也跟著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因為在她看來,含羞溪的掌門一位極有可能就是她!況且一年前也是她從側麵幫著邱芸峰講話,他才能夠順利的繼任含羞溪掌門一位。

“蕭靈,你在含羞溪弟子中算不得出眾,但你卻與眾弟子有著很多的不同,含羞溪掌門一位就由你來繼任吧!”

邱芸峰此話一出,在場眾弟子皆是麵麵相覷,師美美更是驚呆了下巴,她一臉慌張的轉頭尋找著身後蕭靈的身影。

“宮主?蕭靈她有何能耐,能夠繼任我含羞溪的一脈之主?且她入門至今連一套上乘仙術都不會,何以堪大任?何以服眾?”師美美驚訝之餘,便是滿臉惱怒之色的衝邱芸峰大吼大叫著。

與之前不同的是,這一次邱芸峰提出讓蕭靈繼任含羞溪掌門之位時,除了師美美的發出了反對聲之外,其餘弟子皆是冇有半點的議論之聲,不過從他們的神情來看,應該也是感到無比的驚訝。

“宮主!掌門一位不可兒戲,還請宮主收回成命!”蕭靈快步走出人群,抱拳跪地道。

“蕭靈,你也聽見了同門對你的評價,雖然你今後掌管含羞溪,但還得勤加修煉蒼天仙靈之術,待下次幻境之門開啟之日,抓一隻像樣的坐騎回來,給飛雪宮的眾同門瞧一瞧!”邱芸峰絲毫冇有理會蕭靈的話語,而是語氣堅定的駁回了她推辭的聲音。

“宮主?讓蕭靈來繼任含羞溪掌門一位,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些?”賴天鏡發出“吱”的一聲,略帶思考之色的開口道。

“從前的我不也是一個廢物嗎?本宮意已決,既然飛雪宮上下認我這個宮主,那麼就得接納我任命的掌門!”

邱芸峰的這聲吆喝,堵住了很多人的嘴巴。其實邱芸峰之所以會讓蕭靈來繼任含羞溪掌門一位,是因為他從她的身上看到了潛力,就像過去他自己也不被旁人看好一樣。他相信她,至於他說他在繼任含羞溪掌門期間對門下弟子有所瞭解,不過也是想堵住眾人的嘴而已。而蕭靈能夠擔任掌門一位,其最為重要的一點是,與之相依為命的姐姐也被旁人所害,她內心的痛會讓她轉化成一種修行的動力,而這種動力卻又來源於她身處含羞溪的原因!她今後的修行之路,將日夜麵對著她姐姐過去的影子,有了這樣的動力,她將來又何以不能有所大成!

“哈哈哈,芸峰,士彆三日當刮目相看啊!”袁千聲音響起的同時,他和汪丞一起來到了飛雪宮大殿。

“凶算前輩,你也覺得蕭靈師妹掌管含羞溪不妥嗎?”邱芸峰疑惑道。

“不,很妥,識人心才能立足於江湖嘛!含羞溪一脈由蕭靈掌管,激發其潛能,這是再合適不過的事情了。不過一個小小的含羞溪掌門,依袁某看來無論誰坐都一樣!”袁千自然是不把含羞溪乃至整個飛雪宮放在眼裡,畢竟他是一位有著遠大抱負,且心繫整個靈魔大陸之人,一個小小的含羞溪又算得了什麼。

望著這位一直指引著自己前行的凶算,邱芸峰本想開口詢問關於黑衣人的事情,但他冷靜一想,如果當著飛雪宮眾多弟子的麵開口詢問,勢必會引來旁人的猜忌,他也就隻好靜待時機,等有合適的機會了再向他開口詢問此事。

“請吧,汪聖人!”

“若非關於靈魔大陸的未來,我汪丞斷然不會貪念什麼蒼天的權貴。”自語了一句的汪丞,從袁千的身旁走過,踏著階梯,坐上了聖人的位置。

一番交接後,飛雪宮的四大宗門極其聖人皆已塵埃落定,飛雪宮迎來了新的生機。

“請問宮主接下來有何打算?”一路的奇遇加之位列蒼天高位的邱芸峰,顯然對於他接下來該何去何從,還冇有新的思量,他一時竟也被汪丞的話給問住了。

“修煉蒼天靈力,共禦黃天兵團。”身為一宮之主的邱芸峰,為了不失顏麵,脫口便說出了這句話,顯然他也知道,汪丞這樣說是在讓邱芸峰成長。

“當下,黃天各部空前的團結,我飛雪宮上下連同新入門的弟子加起來也不過五萬餘眾而已,即便是他們都修成了超強的仙靈之術,成為了大仙者,又何以抵擋得了黃天的百萬軍團?”汪丞不依不饒的發難於邱芸峰,絲毫冇有給他這位宮主以任何的台階下。

邱芸峰被汪丞的話問住了,竟不知如何開口迴應,他內心不過是在盤算著,讓蒼天其餘各宮相呼應,共同抵禦黃天兵團的來襲。不過他也知道,袁千汪丞等人之所以會抵禦黃天陣營,不過是想靈魔大陸之上的兩大陣營儘早統一,繼而才能共同抵禦妖族的入侵,尋回被盜的靈石,拯救靈魔大陸的萬千生靈於水火。此時邱芸峰他無論如何回答他二人,好像又都是錯的。

“好啦汪兄,他可是你的宮主。”袁千見汪丞有些咄咄逼人的意思,趕忙出言阻止道。

“蒼天七十二宮,已被黃天陣營奪去了四十三宮,而近些年來,他們之所以放緩了奪取其餘下的二十九宮,皆是因為靈石出了問題,想必此事大家也知道。”袁千深入人群,一副足智多謀的樣子,侃侃而談的講了起來。

袁千行走於大殿之上,他來回幾步後繼續講道:“那四十三宮的弟子,失去了賴以生存的蒼天舊地,他們死的死,傷的傷,隱退的隱退,甚至還有部分加入了蒼天其餘的宮。飛雪宮雖掌管著很大的轄地,但你飛雪宮不過也是占據了這大塊轄地的一座山頭罷了,何不昭告蒼天,為那些失去宮殿的蒼天弟子,重新修建城池,讓他們自己招兵買馬?有了自己的宮殿,也就有了歸屬感,你飛雪宮轄地一下多出了四十三宮的人,還愁黃天兵團敢於輕易的前來滋事?”

凶算的話,瞬間讓邱芸峰有些恍然大悟。確實,蒼天各宮在禮節上過於迂腐,他們從來也不希望彆人在自己的領地上指手畫腳,可是當下飛雪宮,憑藉著數萬弟子是很難在抵抗黃天的下一次入侵了,如果照著袁千的話做,那麼飛雪宮的力量,將會被空前的壯大。

“這怎麼可以?飛雪宮的轄地豈可讓他人染指?”劉必元第一個站出來反對。

“好,就按照袁千前輩的話去做!”邱芸峰站起身來,嗬退了劉必元,繼而帶著有些發號施令的口氣道。

“本是出自蒼天同門,何必有門戶之見,凶算好計謀!”

與之前相比,賴天鏡彷彿換了一個人似的,他開口的同時把目光投向了俞正祈,其意思不過是想讓俞正祈和他一條心。

可邱芸峰又怎麼會給俞正祈反對的聲音,他開口道:“俞掌門,你雖年事以高,但這件事情還得有勞你滿月泉的弟子遊說各處,將飛雪宮會為被黃天奪去的各宮,從新修建宮殿之事昭告出去。”

俞正祈冇有拒絕,他站起身來的同時,帶著門下弟子快步離去。

很快,邱芸峰便領著飛雪宮的數萬弟子,在其轄地挑選了一大批的能工巧匠,轟轟烈烈的開始了宮殿的建設。不足二十日,他們憑藉著體內的仙靈之術,便讓飛雪宮轄地,升起了一座座亭台樓閣的宮殿建築群,而那些原本寄人籬下的或者隱退的弟子,也都在觀望中出現在了飛雪宮的轄地之上。

有了袁千等人的從旁協助,原本隻有不足五萬弟子的飛雪宮轄地,瞬間人數暴增至五十餘萬人,且從各方彙聚的蒼天弟子,仍在不斷向飛雪宮靠攏!

飛雪宮的轄地,一時間成為了蒼天七十二宮中,最為強大的地方,也讓那占據著黃天半壁江山的司徒家族,內心感到了惶恐不安。

“熬遊宮主!”

差點就要另立新主的紫雲宮,此時也盼回了他們的宮主熬遊,而熬遊冇有先行前往邱芸峰為他從新修建的宮殿,而是來帶了飛雪宮的殿內,邱芸峰的這一聲呐喊,皆是因為他看見了故人,且熬遊也是他所熟知的人。

“果然英雄出少年,你退去了毛髮便是重生,誰會想到,那日你在我紫雲宮中殺害蒼天弟子,我本對你有殺意,但世事難料啊,誰又會想到你這樣的一個少年,在短短幾年內,居然坐上了飛雪宮主一位。”

熬遊雖然有些往事重提的意思,但他至見到邱芸峰的那一刻開始,眼神中流露出的卻是欣賞之意。因為他眼前的這位少年,是一位能夠從暗夜之地中逃回且還是一位能夠單劍斬殺黃天三傑的能人,他的曠世奇遇,早已傳遍了靈魔大陸。

一番寒暄後,熬遊在一名弟子的帶領下朝著複原的紫雲宮走了去,他的內心其實也很難受,畢竟當年紫雲宮陷落,眾多弟子皆已散去,而今日再次喜相逢,心中難免也會感慨萬千。

“報!稟宮主,瓊華宮弟子於山門外求見。”一名弟子跪地於邱芸峰身前,通報道。

“瓊華弟子來見?所為何事?”邱芸峰不解。

“據瓊華弟子說,瓊華宮有什麼喜事,是來送請柬的。”

“喜事?”

邱芸峰開心一笑,畢竟他曾是入門瓊華宮的弟子,瓊華宮有了喜事自然也會告知於他,可是這一次的喜事,邱芸峰他又真的會開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