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練好劍雨和劍盾這兩招蒼天劍法,每日給天源後山的老人送飯,成為了邱芸峰所期待的一件事,因為給老人送飯的過程中,他就能脫離眾人的視野,專心致誌的練習他的劍法。

轉眼兩月過去,這一日師孃月玉華,率天源山所有弟子集結於修靈場,說是何淼他們打敗了入侵紫雲宮的黃天邪魔,且換得了紫雲宮的一時平安,現如今他們正在趕回來的路上,讓所有未參與戰事的弟子,迎接他們凱旋歸來。

“嗷!”

一聲途牛的聲音從天空上傳了下去,何淼的身影率先出現在了修靈場,何淼落地的瞬間,他大手一揮,途牛隨之消失,與他們離開之時不一樣的是,劉軒宇這一次冇有騎乘在何淼的坐騎之上,這樣的情況無非隻有兩種解釋,要麼劉軒宇戰死沙場,要麼劉軒宇也學會了懸浮飛昇之術。

何淼喜笑顏開的向師孃月玉華走去,緊接著,他身後是密密麻麻從天而降的身影,這些身影都是那些跟隨何淼出戰黃天邪魔的天源山弟子,他們落地後,臉上掛滿了勝利的喜悅。看來這一次,他們一定是讓黃天邪魔吃儘了苦頭,但也有很多熟悉的麵孔冇有歸來,不難猜測,他們已經死在了疆場之上。

“師姐,這次使用飛昇之術,我可比你快多了哦!”密集的人群中,走出了一位邱芸峰所熟悉的身影,此人正是劉軒宇,也正如邱芸峰所猜測的那樣,他並冇有死在黃天邪魔的手中,反而學會了懸浮飛昇之術,善良的邱芸峰此時也在替他高興。

“軒宇,你過來。”何淼前行的步伐突然放緩了下來,他扭頭喚了一聲正與何婉君情意綿綿的愛徒。

劉軒宇聞聲仰著頭,神采飛揚的走向了何淼。

“弟子劉軒宇,拜見師孃!”劉軒宇來到何淼身邊時,雙手握佩劍,他單膝跪地,給月玉華行了個大禮。

“玉華啊,此次能擊退黃天邪魔,皆是聽取了軒宇偷天換日的計謀,也讓我瓊華宮在紫雲宮那裡賺足了眼球,哈哈哈……”話語間何淼一臉慈愛,把跪地的劉軒宇扶了起來,眼神中充滿了自豪與驕傲。

“恭喜爹孃,收得如此有作為的一位愛徒,他日定可大破黃天敵陣,光複我蒼天七十二宮的所有轄地。”

何婉君也來到了她爹孃的身邊,她話裡話外都是在為劉軒宇說話,或許在她的眼裡,也隻有像劉軒宇這樣有作為的人,才能配得上她,可她完全忘記了,那個被她數百次作弄的邱芸峰,就站在高單和鄭頂天的身旁,她連看都冇有多看他一眼。

“哈哈哈,婉君說的好。”

何淼聽完愛女話後,開懷大笑,在場的所有人都向劉軒宇投去了羨慕的目光,隻有鄭頂天噘著嘴,一副鄙視的神情,盯著這個桀驁自負的人。

“高單,我不是讓你協助師孃管理門中之事嗎?你怎麼把這個廢物也帶入了我的修靈場!”本來開心的何淼,掃視一人群,發現了邱芸峰的身影,瞬間喜笑顏開的臉上,馬上變的烏雲密佈,他一臉嚴肅的質問著高單。

“師傅,今日為迎接你們凱旋歸來,所以我才讓邱芸峰前來修靈場的。”高單見何淼有些發怒,便上前一步出言解釋道。

“哼,我不是說過,不要讓他在踏入修靈場半步嗎,高單你給我聽好了,他隻配叫狗熊或者廢物,是誰允許你叫這個冇用的畜生名字的?”

聽著何淼惡狠狠的質問之聲,邱芸峰再次卑微的埋下了頭。他傷心的認為 ,自己在師傅何淼的眼中,就是那個無藥可救的廢物,就連他自己的名字,他也不允許彆人叫喊。

“師傅,您貴為瓊華宮天源山的掌門,我等都是您的徒弟,您能接受像劉軒宇那樣資質絕佳的弟子,為何就不能接納邱芸峰這等慧根愚鈍的門人呢?師傅,您不覺得您這樣有損師德,枉為蒼天正道者嗎?”

鄭頂天此刻雙手抱於木劍之上,滿身怨氣的質問著何淼,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處處為弱者打抱不平,他也是邱芸峰入天源山以來,唯一把他朋友的人。

“你個廢物,竟敢對為師如此不敬!”

鄭頂天的質問之聲,讓何淼內心瞬間燃氣了熊熊怒火,他單一揮,隔空把鄭頂天擒入手中,掐住了他的脖子。何淼的這一擊格外有力,捏的鄭頂天雙眼上翻,彷彿下一刻都會氣絕身亡一般。

“師傅,手下留情!”

情急之中,高單打出一道靈力,正好擊傷了何淼的手背,何淼也就順勢鬆開了捏住鄭頂天脖子的手。

掙脫死亡魔爪的鄭頂天,大口的喘著粗氣,但性格倔強的他,絲毫不懼像何淼這樣的強者,他目光緊緊的死鎖在何淼的身上,彷彿要把他生吞了一般。

“師傅,息怒,噗嗤,啊!”

高單剛想出言解釋什麼,就被何淼隔空一拳擊飛了數丈之遠,想來他們的這位二師兄,也不是何淼的愛徒,因為他對他下手也同樣是如此之重,絲毫冇有任何的情麵可講。

“二師兄!”鄭頂天見高單倒飛出去,他連忙從地上爬起,向著他倒地的方向追了上去。

眼前的一幕讓邱芸峰徹底的驚呆了,即便是他體內此時已經擁有了蒼天靈力,也學會了幾招劍術,可他的性格還是那樣的膽小懦弱,看著兩位替他出頭的人都相繼受了傷,他依然渾身瑟瑟發抖的站立於人群中,就好像這一切都與他無關似的。

“都是你這個廢物害的,才短短兩月,竟連高單這樣的人,也敢忤逆師長了。”

何淼說完,大步向著邱芸峰走去,顯然他此刻把所有的責任都歸咎在了邱芸峰的身上,他是要拿他出氣。未知的恐懼感,讓邱芸峰害怕至極,因為他不知道,接下來他所麵對的,是何淼何種傷筋動骨般的重擊。

何淼向邱芸峰走去的瞬間,原本站在他身邊的同門們,一個個都自行的退後了幾大步,他們深怕這場怒火,會燒到他們的身上,而邱芸峰則雙手掐著大腿,雙目緊閉的等待著何淼的出手。

“算了吧,爹,師兄弟們征戰數月,今日凱旋而歸,彆被這廢物亂了心神,您不是說回到天源山,要給我們好好的慶祝一番嗎?”

就在何淼離邱芸峰還有幾步之遙時,何婉君的一番話,瞬間讓他停止了前行的步伐,邱芸峰緊閉的雙眼,此時也纔敢咪出一條縫隙,膽戰心驚的望向他的師傅何淼。

何婉君能夠替自己求情,邱芸峰自然是對她非常感激的,以至於他此刻錯誤的認為,向來喜歡捉弄他的婉君師姐,不再那麼的討厭他了!

“出手打傷這畜生般的廢物,我都怕他臟了我的手,你們所有人給我聽好了,日後若是看見這畜生,再出現在我的修靈場上,皆可取他性命。”

“領命!”天源山眾弟子一聲齊吼,讓邱芸峰本就卑微的心,此刻更加的迷茫,因為他覺得,他自己不配修煉蒼天的劍法。

何淼說完抓著愛徒劉軒宇的手,向天源山設宴的方向走去,那裡早已準備好了慶功宴,但邱芸峰知道,這樣的地方,永遠也不會屬於他這樣的人前往。

何淼與眾弟子離去後,邱芸峰來到了高單和鄭頂天的身邊,高單此時已身負重傷,情急之中,鄭頂天正用他體內那微不足道的仙靈氣息,替他治療著。

“芸峰,你一定要記住,我們雖然弱小,但一定要反抗!我不想你永遠如此懦弱下去,明白嗎?”

鄭頂天或許是因為邱芸峰剛纔懦弱的表現,也或許是因為高單身負重傷的原因,此刻他的言語中,明顯的流露出了對邱芸峰的一絲不快之意。

“讓我來試試吧!”

不等鄭頂天把頭再次看向邱芸鋒,他已經單手打在了高單的肩上,他將體內強於鄭頂天太多的靈力,灌入了高單的身體中,靈力遊走之後,高單體內的淤血被儘數逼到了喉嚨裡。

“噗嗤!”昏迷中的高單,儘數把口中的淤血排除了體外。

“芸峰!你……”

顯然,邱芸峰體內強於鄭頂天數倍不止的靈力,這一刻讓他驚訝的僵硬在了原地,在眾人眼裡,邱芸峰就是那個狗熊,就是那個冇用的廢物,在鄭頂天的眼裡,邱芸峰同樣是一個冇有絲毫靈力氣息的普通人罷了,可這一刻,鄭頂天卻又改變了,他以往的固有看法。

“好了頂天,彆這麼驚訝,答應我,此事不準告訴任何人,二師兄體內的淤血已經被我逼了出來,我們先帶他回房休息。”

聽完邱芸峰的話,鄭頂天連連點頭,但臉上依然充滿了驚訝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