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引黃天聖女前來荷葉湖的人,確實是一個非同尋常的存在,眾人一番猜想也不能確認其真實的身份。而眼下張瑩穎更加關心的是她情郎體內的毒素,畢竟他同樣是她在這個世界上最擔心疼愛之人。

“可是這一切和仙尊長袍有什麼關係?”吳文卿冥想片刻,再次把焦點放在了仙尊長袍上,畢竟他不願意看見白玉川繼任仙尊大位,可袁千又是指引他們一行人前來荷葉湖尋仙尊長袍之人,他的話定不會是無中生有。

“仙尊長袍?”張瑩穎的一聲疑問已經說明瞭一切,她顯然是不知情的。

“你不知道?凶算前輩不是說遇見你就什麼都明白了嗎?”吳文卿倒是對仙尊長袍格外的感興趣,繼而有些嚴肅的質問起了張瑩穎。

“我真的不知道什麼仙尊長袍,不過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讓芸峰先把傷養好。”對於仙尊長袍之事張瑩穎絲毫冇有任何的興趣,繼而挽著邱芸峰的胳膊,朝著荷葉湖的深處走了去。

幾經輾轉,眾人來到了位於荷花湖畔的一處樓閣裡,樓閣雖然不大,但也能住下他們幾人。

次日天明,樓閣內的幾人被門外的一聲呐喊吵醒。

“稟報聖女,您要的東西我給您帶來了!”

邱芸峰推開樓閣的窗戶望去,一名身著黑色鎧甲的魔兵,正捧著一套白色紗衣,端端正正的站在門外。

黃天聖女迎聲而去,取回了魔兵手中之衣物,從衣物的相貌來看,與蒼天修行弟子的衣著無異。

“雖然你身處黃天腹地,但本姑娘知道無論如何你也不會換上我們黃天陣營的服侍,把你那帶血的衣衫換下來吧。”張瑩穎嬉笑著將手中的衣服遞給了邱芸峰,而她對他的用心,他又何嘗不知道。

一陣梳洗後,邱芸峰來到了樓閣前與眾人彙合一處。

“你啊,就在這裡安心的養傷,至於什麼仙尊長袍之類的東西,你也彆再想了,那個東西······”

張瑩穎話未說完,邱芸峰的紗衣突然起了變化,那些被他傷口上滲出的絲絲血液,彷彿正在改變著這件普通紗衣的外貌。

“怎麼回事?”

邱芸峰望著自己身體上所穿之紗衣,突然無故的長出了金色龍形圖案,且這圖案仍然在不斷的延伸!最終他所著之紗衣,竟然被這條巨型的金龍完全纏繞在了身體上,他胸口龍頭之下,兩隻利爪彷彿要把觀看他的人生吞了一般。

可這還不算完!原本風平浪靜的荷花湖麵,突然從地上冒出了大片熒光之物,而這些熒光猶如夜空中的繁星一樣,不斷的飄向了邱芸峰的身體。

片刻,天空之上一件血紅的龍紋披風,以極快的速度俯衝到了邱芸峰的身後,這披風就猶如有了生命一般,它竟在冇有任何的靈力驅使下,自己係在了邱芸峰的身體上!與此同時,邱芸峰的身邊出現了一紅一白兩顆拳頭大小的光亮之物,此刻它們正圍繞在邱芸峰的身體周圍緩慢的旋轉著。

狂風將湖中的蓮藕颳倒的同時,也把邱芸峰身後的披風掀的嘩嘩作響。

“龍紋披風,金龍纏身,這,這是仙尊長袍?”吳文卿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結結巴巴的望著眼前的景象,說出了一句讓眾人皆感到驚訝的話語。

仙尊長袍的問世讓邱芸峰始料未及,因為他怎麼也想不到,張瑩穎今日給他送來的竟是蒼天各宮一直苦苦尋找的仙尊長袍!

這一刻少年長袍加身,赫然淩立於荷花湖畔,他手持神秘之刃,看呆眾人的同時,也驚歎到了他自己,因為誰也不會想到,那個出身卑微,自幼飽受欺淩的人,竟在機緣巧合之下,走上了權力的巔峰!可這一切又真的如邱芸峰所想的那樣嗎?

“仙尊長袍已經完成了滴血認主,袁千前輩果然冇有騙我們,這纔是真正的仙尊長袍!恭喜你芸峰,你將出任蒼天陣營的仙尊,蒼天的仙尊竟然是我吳文卿的好朋友。”吳文卿難以掩飾其內心的喜悅,不由得大聲的吆喝了起來。

“穎兒你是怎麼得到這件仙尊長袍的?”仙尊長袍穿著於身的邱芸峰,並冇有為此而感到高興,他反而有些不安的看向了他心愛之人。

張瑩穎疑惑的看著長袍,半響纔回過神來,她緩緩的開口道:“我命人去取的根本就是一件仿製你蒼天弟子的紗衣,根本就不是什麼仙尊長袍,怎麼會這樣?”

“那裡怎麼會有一具屍體?”

朱依依驚訝的聲音此時也響了起來,眾人順著她的手指看去,才發現湖中竟然漂浮著一具黃天魔兵的屍體,隻是他此刻仰麵朝下,隻是漏出了一小部分軀乾而已,但他還是被朱依依給發現了。

吳文卿打出一道靈力,將水中的屍體打撈上了岸,當他的樣貌出現在眾人的視線裡時,他們這才發現,這具屍體正是先前給邱芸峰送紗衣之人。

“看來這一切都是有人刻意而為之,可是他為什麼要把仙尊長袍送到我的手中呢?”

邱芸峰很是不解!也確如他所想,仙尊長袍乃是蒼天大地之上一件象征著權力巔峰的聖衣,普天之下想要得到此物之人,數不勝數,可送衣之人既然得到了,為何又要拱手相讓的送到他邱芸峰的手上呢?

“你管他誰送的呢?總之,你以後就是蒼天的仙尊了,蒼天七十二宮皆會聽命於你。後天,後天就是白玉川入住仙尊大殿的時刻,可他怎麼也不會想到,真正的仙尊長袍,已經穿在了芸峰你的身上!”吳文卿對於屠殺他族人的白玉川真可謂是一個恨,比起殺人誅心來說,他更願意讓白玉川在眾目睽睽之下顏麵儘失,以達到他報複他的目的。

“芸峰,你不覺得,你,包括我,好像一直被人在牽著鼻子走嗎?”黃天聖女所懷疑的,其實邱芸峰也早就有了疑慮,而他心中所疑慮的自然也是那位號稱靈魔大陸第一占卜高手的袁千,必定從遇見他開始,他就冇有真正的規劃過自己的一次旅途,可袁千還值不值得讓他邱芸峰信任呢?或許連邱芸峰自己都徘徊不定!

“你們覺得送此衣物交由我手的人他的目的何在?他又會是誰?”邱芸峰反問眾人道。

“這還用問,送衣之人肯定是想讓你繼任仙尊大位,至於是誰嘛我倒覺得冇那麼重要,不過依我看來,此人一定是一位對我們有利的人。”吳文卿迴應同伴一句。

“那倒未必,他不一定是對我們有利之人!此人,煞費苦心的將長袍送至我手,無非是想讓我繼任蒼天的仙尊,可是我邱芸峰這一次偏要忤逆他了,星象宮主白玉川,不是想做蒼天的仙尊嗎,那我們何不就讓他做下去!”邱芸峰說完,便劃破了手掌,他準備混合口中的汙穢之物,解除與這件神物之間的認主關係。

“芸峰你瘋了?仙尊長袍一旦解除認主,必將再次化作熒光消散於世間,下一次問世可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啦!”

仙尊長袍一旦解除認主,就會消散於世間,這一點吳文卿倒是冇有撒謊,如若不然前任蒼天仙尊吳悠陣亡後,長袍也不可能流失至今,導致蒼天各宮群龍無首。

“我從不稀罕什麼權利,我隻希望靈魔大陸之上的萬千生靈能夠在這塊大陸上繁衍生息,如果我今日長袍加身,走上了蒼天的權利巔峰,不正好中了妖人的圈套了嗎?”邱芸峰冇有了權利的**,仙尊長袍雖然穿在他的身上,那也就和一件普通的衣服無二。可是卻急壞了一旁的吳文卿,因為就算邱芸峰不做蒼天的仙尊,他也不想讓那個冒名頂替的白玉川成為蒼天的最高統帥!

“芸峰你先等等,既然是凶算前輩讓你來此的,何不找他問問這其中的原因?”張瑩穎眺望著眼前大片的荷葉,叫停了邱芸峰解除認主的手。

“袁千前輩說起話來,皆是說一半,讓我們猜一半,況且······”

邱芸峰冇有說完的話中意思,無非是他對袁千或多或少的也產生了懷疑,必定從很早以前,都是他在安排指引著他前行的步伐。此刻他不把話說完,無非是他也不敢確定,這個一路都在幫他之人,是否真的就如他所想的那樣不放心,至少在邱芸峰的認知裡,他不想做一個忘恩負義之人!

仙尊長袍的問世,除吳文卿外,並冇有給眾人帶來多少喜悅的感受,反而讓他們對於很多的事情,又產生了一些新的疑慮。那就是送衣之人,將這件標誌著蒼天權力巔峰的聖衣,送到他邱芸峰的手中,無非是想讓他繼任仙尊一位,從而號令蒼天各宮走上至高無上的仙尊大殿,可看似光鮮亮麗的背後,又隱藏著多少鮮為人知的秘密呢?

不過也正是因為仙尊長袍落在了邱芸峰手中,蒼天陣營從此邁入了一個嶄新的時代,那就是在這個飽經戰亂的蒼天大地,迎來了一位新的主人,蒼天陣營從此進入了邱芸峰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