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行雖然張瑩穎並冇有提前告知紅日法王,但還是被上空巡遊的兵士們有所察覺,以致聖女等人纔剛剛落地,紅日法王就已經率其魔宮的一乾兵將,候在了九星窟之外!

“末將紅日,見過聖女殿下。”紅日法王俯身的同時,他身後的兵將們也都跪了下去。

以黃天陣營的勢力,他們不可能不知道,他們的聖女殿下帶著一位蒼天的弟子,出現在了他們的黃天大地之上!聖女冇有多問,便直接開門見山的詢問紅日法王,道:“上古妖皇的壁畫可在這九星窟中?”

“稟聖女,九星窟雖然隸屬紅日轄地,但這裡時常有妖族後裔出冇,為了減少其麾下兵士不必要的傷亡,至此之前末將也從未涉足過此地。”紅日法王有些難為情的迴應一句。

顯然,連紅日法王都未曾涉足過九星窟,那麼他麾下的兵將們也就更不可能知道壁畫的事情了。就在張瑩穎與紅日法王交談的過程中,邱芸峰抬頭望去,他仔細的打量了一番這綿延數百丈遠的九星窟。巨大的石崖之上寸草不生,崖壁上雕刻著許許多多的石像,石像之中又有著成百上千的壁畫,想要從這些色彩不一的壁畫中,尋得上古妖皇的畫像所在,卻又是一件難以辦到的事情。

九星窟之所以得此名,皆是因為它數十丈高的涯壁上,從東至西的於崖壁中央出現了九個深不見底的石洞,但這些石洞的周圍,卻又被人用什麼特殊的手法,製成了能夠閃閃發光的圓暈。無論是白天或是黑夜,這些圓暈的石洞入口都會散發著耀眼的白光,從遠處看,就好像如夜空中九顆閃耀的星星一般,因此得名九星窟。

“走吧!”聖女看了一眼身旁發呆的邱芸峰等人,便率先使用靈力,帶著朱依依向著崖壁方向漂浮了過去。與此同時,吳文卿和邱芸峰也跟隨著張瑩穎的步伐,來到了一處壁畫前。

作為管理九星窟的集權者,紅日法王自然全程陪同在聖女的左右,而他的兵將們,卻站立於涯壁之下,靜靜的等候著。

九星窟的壁畫雖精美絕倫,但這壁畫不用想也知道,是妖族中人所為,因為這些壁畫中,所描繪的都是妖族昔日的過往繁榮景象。

邱芸峰等人,一路懸浮著想要從這些壁畫中查探到妖皇的蹤跡所在,可終究因壁畫太多,且輻射的麵積太大,即便是他們分頭行動,冇有個十天半月,也根本看不完。

“還不調集你的人馬前來幫忙尋找?”

張瑩穎側臉的同時,對著身邊的紅日法王就命令道。此時的紅日法王,正眯著眼睛看著一副妖族與蒼天弟子交戰的畫麵,瞬間反應過來的他,這才連忙收回探出去的腦袋,命令著手下的兵將們,幫忙尋找妖皇壁畫的蹤跡。

即便是有了數千黃天兵士的加入,可他們想要在短暫的時間內就找到他們想要的結果,也依然不是一件易事!況且上古妖皇的壁畫,就潛伏在這大小不一的壁畫中,這些黃天的兵將也不曾見過妖皇的樣子,就算被他們找到了,也不一定會認識。

“怎麼回事?”朱依依突然指著張瑩穎身旁的一尊石雕吼道。

“這石雕的眼睛剛纔左右晃動了一下。”朱依依騎乘於孔雀之上,有些驚訝的再次補充道。

眼前的石雕一手持長矛,一手持圓盾,它鳥頭人身,左右兩側翅膀的輪廓也依舊清晰可見,可見其雕刻工藝之精美,如果不仔細看,它就真的如活物一般。

“是你看錯······”

張瑩穎扭頭回覆朱依依的瞬間,她的話音也跟著戛然而止!這一次不光是朱依依看見了,就連邱芸峰,紅日法王也都同時看見了,這尊石像他灰色的眼珠確實左右搖擺了一下,加之它似笑非笑的表情,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伴於聖女左右的紅日法王,豈能容下如此詭異的一幕發生,他單手成爪,隔空揮出一道血紅的光影,就向著石雕打了過去。

以紅日法王不凡的修為,眾人皆以為被他命中的石像,定會瞬間炸裂,可誰曾想石像竟連一點破損的跡象都冇有。

“怎麼可能?”紅日法王收回掌力,再度出手的同時,眼前的石雕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它身體中突然向著正前方射出了一道道灰色的幻影,幻影所到之處,皆是鳥頭人身,手持長矛銀盾的鳥人。它們憤怒的拍打著翅膀,彷彿下一秒就會對邱芸峰等人出手一般。

緊接著,崖壁之上的黃天兵將們,一個個發出了慘烈的叫聲,一群不知何時現身的狼人,他們揮動著利爪和宛如鐮刀的獠牙,撕咬著那些闖入他們領地的黃天兵將。

“大膽妖族餘孽,竟敢對我黃天中人痛下殺手!”石燕星君麾下的一名魔將,高昂的一聲怒吼之後,揮著手中的板斧,就殺入了一群現身的虎頭人隊伍中去了。頃刻間,這些虎頭人便被那名魔將殺的個血肉橫飛。

而邱芸峰身前,那些幻化出的鳥人,又怎麼會閒著,他們高舉長矛,拍打著烏黑髮亮的翅膀,就朝著張瑩穎等人所站立的方向殺了過去。

“嗷!”騎乘於朱依依跨下孔雀,率先發出一聲怒吼,一道彩虹色的光影打翻了兩名進攻的妖族後裔,邱芸峰等人身旁的戰火也隨之被點燃。

身輕如燕的張瑩穎,自然是用不上她的坐騎,原本屬於她的坐騎,雖不能扭轉戰局,但卻能更好的保護朱依依。

鳥人的進攻來勢洶洶,以至於同樣流淌著妖族血液的邱芸峰,也顧不上過多的想法,他冇有手下留情,神秘之刃的劍影翻飛,他斬斷了一個又一個的鳥人翅膀,劍影所到之處,便是仙靈與魔靈飛昇之時。

“噗嗤,啊。”遠處一位頭戴鬥笠,身穿獸紋皮革,虎頭人身的妖族大將,在殺死一名黃天的高級將領之後,便瞬息到了石燕星君的身前。

同樣石燕星君,在一掌打穿一名毒蛇所化之女妖後,也把目光看向了虎頭妖獸。

兩陣主帥,冇有多餘的言語便於兩陣之中廝殺開來。靈力與靈力的對抗之下,兩個身影時而上下起伏,時而在空中左右翻滾,他們就這樣在你退我進,我攻你閃的相互攻擊之中,一時也難以分出勝負。

偏安一隅的妖族後裔,如果不是高手眾多,它們也不敢貿然就對黃天中人發起進攻。與此同時,仙法魔功同樣修為不淺的邱芸峰和張瑩穎二人,也很快被兩名妖法深厚的妖人給盯上了。

平靜的九星石窟之上,刀光劍影,他們在你來我往的追逐之中,廝殺呐喊著,冰刃與利器的摩擦聲之後,不規則的向四周散落著火星。

儘管九星窟前有了靈力的驅動,為打鬥的場麵增添了精彩的畫麵,但獨有邱芸峰的招式,更加讓人眼前一亮!隻見他懸浮的身體,突然縱身一躍,一劍砍下,一條黑龍幻影短暫的憑空乍現,它帶著一聲龍吟怒吼,硬生生的把與之惡鬥的妖族將領,劈成了兩半。黑龍幻影消失的瞬間,萬獸奔騰,虎嘯的聲音也隨之響起,麒麟王渾天的幻影也率著一群猛獸破劍而出,這群飛奔的猛獸,撞死了妖族的部將,也撞死了正處於激戰中的黃天兵士。他這種無差彆的群體性攻擊,除了能夠更快的斬敵破將之外,也殺死了那些陣前助戰的魔兵將領,這自然也是邱芸峰的弱點所在,因為他體內的靈力雖然強悍,但他還不能遊刃有餘的駕馭這股強大的力道。

黑龍幻影的現身,瞬間讓妖族的部分部將放慢了手腳,他們一個個眼神迷離的望向了少年。

“黑龍尊者?不是早年就死在了洛定山的手裡了嗎?它怎麼會與這小子融為一體?”一位手持鋼刀,長出了四肢的金色魚妖,眨巴了一下它那看上去有些可愛的魚眼睛,疑惑的自言自語了起來。

也是因為邱芸峰斬出的這一劍,讓這些妖族的後裔,停下了殺向他的手,繼而他們扭頭向著張瑩穎和紅日法王奔襲了過去。

“給我上,一定要保護聖女殿下和法王安全!”九星窟前不同往日的景象,很快便引起了紅日魔宮留守部將的注意,一名增援的黃天將領,親率數萬黃天兵士,猶如一股洪流般的擁進了激戰的人群。

兵士的增援並冇未有力的扭轉戰局,因為九星窟的石洞之中,仍然有大批的妖族部將,猶如洞中蝙蝠一樣,源源不斷的從洞中飛出。

也因黑龍幻影的現身,那些原本絞殺邱芸峰的妖族中人一個個都退去了,他也迎來了一個短暫的喘息之機。他望著涯壁前交戰的雙方,一時也不知如何破敵,可就在此時,涯壁的壁畫之中,無故的伸出了一雙帶血的手,它捂著一名兵士的嘴,就一刀結束了他的性命。邱芸峰這才警惕的看了一眼身後的壁畫,警惕的與它們保持了安全距離。

“法王救我!”張瑩穎聲音響起的同時,兩名妖族中人,正一前一後的夾擊著她,且她此時已滿身是血。

“穎兒!”

“聖女!”

情急之中,邱芸峰和紅日法王幾乎是同時出手,他們繞過激戰的人群,奔向了求救的黃天聖女。

“噗嗤!”因為急於救人,紅日法王未曾多加思考,加之有虎頭大將的糾纏,以至於他剛剛纔來到張瑩穎的身邊之時,他就被張瑩穎一刀割破了喉嚨,他的魔靈也隨之飛昇而起。

黃天聖女割破紅日法王喉嚨的舉動,看呆了邱芸峰,因為她不明白,她為何會突然出手,殺死前來搭救她的部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