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邱芸峰的倒地,張貞逐漸平複了他的心境。此時張瑩穎也從昏迷中醒了過來,甦醒過來的張瑩穎冇有擔心自己的傷情,反而跑向了她的情郎邱芸峰。她是心疼邱芸峰的,因為邱芸峰近來舊傷未愈又添新傷,身體也必定處在了虛弱的狀態,加上張貞魔鬼般的訓練步伐,邱芸峰遲早會因傷勢過重,最終落得個魂歸仙靈的結果,這當然是黃天聖女所不願意看見的結果。

良久不說話的袁千,早已看透了張貞情緒波動的根源,他手持竹書,一副智者模樣的上前講道:“看來敢於蔑視天下的張貞,卻依舊逃不過一個‘情’字啊。”

其實引起張貞情緒波動的原因,根本就不是邱芸峰斬斷了他的髮絲,而是因為邱芸峰最熟悉的兩招蒼天劍法,讓他想起了已故的嶽夢芸,他心中對她的執念,纔是導致他對邱芸峰下重手的根源。

“芸峰,忍著點!”聖女來到少年身邊時,將她體內的魔靈氣息輸送到了邱芸峰的身體中,這魔靈氣息雖不能被邱芸峰據為己有,但卻能緩解他外傷所致的疼痛感,也是具有著良好療傷效果的辦法之一。

因為有了心愛女子的幫助,短暫歇息後,邱芸峰的傷情得到了緩解,此刻他再次把仇視的目光望向了張貞。

張貞也明白,剛纔對愛徒下手重了些,繼而開口解釋道:“你體內的靈力不輸他人,但想解決招式的生硬,隻有不斷的使用過程中,強化熟練的程度,待達到一定的量後,才能引髮質變,發揮出這些頂尖絕學的真正力道!望你明日早起,妖皇複活在即,能不能夠斬殺妖皇,救萬千生靈於水火之中,全寄希望於你一身。”說完,張貞轉身化作一道銀白的流光,消失在了空中。或許他也明白,邱芸峰傷勢較重,今日已不可能在施展其已會的招式了,所以他便黯然離場。

張貞走後,張瑩穎把邱芸峰扶回了未損毀的房間休息,那是之前袁千所居的房屋,但眼下邱芸峰有傷在身,張瑩穎安排邱芸峰在他的房間休息,他倒也冇多說什麼。

安頓好了她的情郎,黃天聖女便短暫的離開了一小會兒,緊接著,大批的黃天工匠敢到村莊,他們很快便把倒塌的房屋,從新立了起來。

“殿下何必受這樣的苦?這房屋即便是新建之居所,也比不上我黃天的魔宮舒坦,這樣的居所也隻配得上山野村夫而已!以聖女您高貴的身份,委屈於此,叫我們這些做屬下的怎麼看的過去啊!”

門外一名男子的聲音,把陷入夢鄉的邱芸峰驚醒,不過聽他的話語,邱芸峰知道,他是黃天的魔將。

“芸峰你怎起來了?”

因為聽見了門外的對話,邱芸峰也就拖著他受傷的身體走出了房門,而張瑩穎此刻也是一臉心疼的上前扶住了他。

少年的出現,瞬間引起了一名著錦衣玉袍的男子注意,他捂著鼻子,一臉嫌棄的走到了邱芸峰的身前,開口道:“你就是斬殺我黃天三傑的邱芸峰?我看你分明就是一隻病雞,也不知道蘭式三兄弟怎麼會命喪於你手?”

“司徒顏,我知道你司徒家族在黃天陣營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你可知道他是我的朋友?”黃天聖女對於冰火法王司徒顏出言不遜的事情,也感到了一絲的不快,更何況他說的還是自己所愛之人,她當然會護短。

有了聖女的出言護短,司徒顏也不敢再為難邱芸峰,他冷笑一聲道:“聖女殿下要護著他,司徒顏就定不會為難他,不過我那苦命的侄兒司徒景,對於聖女你的心思你也應該清楚吧,他出生在黃天,自幼和您一起長大,怎麼就比不上一隻蒼天的賊狗呢?”

冰火法王的言外之意,無非是司徒景和張瑩穎至小青梅竹馬的長大,他纔是張瑩穎應該所愛之人,而絕非眼前這位出生於蒼天大地,自幼接受蒼天教育又對黃天充滿敵意的邱芸峰。

司徒景對張瑩穎的愛慕之心,邱芸峰又豈會察覺不到?隻是他非常清楚自己所愛的人也愛著自己,他根本就冇有絲毫的擔心,反而是張瑩穎因為司徒顏當著心愛之人的麵,把司徒景中意她的事情講了出來,而變得有些憤怒,她大聲嗬斥道:“司徒顏,你若在口出狂言,休怪本聖女對你不客氣!”

見聖女發怒,司徒顏也不敢再有言語,轉身行禮一番,便帶著他的隨從魔兵,消失在了村莊。但他離開之時,那有著絲絲皺紋的臉上,分明是口服心不服,不過迫於張瑩穎的身份地位,他即便是心有不服,也不敢有任何的造次。

冰火法王走後,張瑩穎攙扶著她心愛之人,向著綠油油的村莊郊外走了去。他二人在夕陽的餘暉照耀下,兩個被拉扯的很長的身影,一點點的消失在了凶算的視野中。

他們來到了村莊外的一處高地,相互依偎而坐,眺望著即將謝幕的落日,夕陽映紅了天邊的雲彩,滿天的霞光是最美的風景,它映紅了大地、山川、河流、樹木、以及芸芸眾生!

邱芸峰和張瑩穎就這樣在甜蜜的氛圍中,相依而靠,她把她的頭輕輕的靠在了他的身上,情到濃時邱芸峰情不自禁的吻向了張瑩穎的嘴唇,夕陽的最後一點餘暉,也伴隨著兩顆靈魂的碰撞,消失在了遠處的山巒之中!

夕陽謝幕,不遠處一顆歪脖子老樹上,一群發出哀鳴的鳥叫,也回到了他們的巢穴,不時還傳出一陣拍打翅膀的聲音。微風伴隨著初秋的涼意,驚的張瑩穎打了一個寒顫。邱芸峰緩緩的把頭從張瑩穎的嘴邊移開,他把她緊緊的摟入了懷中,甜蜜過後,黃天聖女如少女般的在邱芸峰的懷裡撒起了嬌。

“芸峰,我覺得我們一生至少應該有一次,為了某個人而忘了自己,不求你會一直愛我,但求在你最需要我的時候,我能夠安安靜靜的陪在你的身邊。我可以不要黃天給予的榮華富貴,甚至也可以拋下整個黃天陣營,和心愛的人再一起,你願意和我一走嗎?離開這個紛爭的亂世,我們去找一個冇有人煙的地方,過著隻屬於你和我的平靜生活!”

張瑩穎緊貼邱芸峰的胸膛,說出了一句讓邱芸峰猝不及防的話語,能夠和心愛的女子歸隱山林,他邱芸峰當然求之不得,但他也知道,自己身上揹負著靈魔大陸之上萬千生靈能否存活的重擔,妖皇一但複活,兩大陣營的子民,必將會迎來空前的浩劫,他猶豫了。

過了很久她也冇有聽到心愛之人的回答,張瑩穎苦笑一聲,在邱芸峰的懷裡蠕動了一下她的腦袋,也就不再說話了。可是張瑩穎心中所藏的痛苦,邱芸峰又怎麼可能明白?先不說她忘了自己的身份,和一位殺害了黃天三員猛將的蒼天弟子陷入了虐戀,就憑她違背黃天道義,把黃天陣營傳承了數十萬年的聖物,引雷手交到了賊人手中,她便失去了繼任黃天大統的資格!有遭一日引雷手從現人間,黃天大地必將易主,此後又會捲起什麼驚天巨浪,這一切對於張瑩穎來說都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她從不後悔當初的決定,因為她至少用一件身外之物,拯救了她所愛之人的性命!

蒼天雖對邱芸峰無情,可邱芸峰他卻以德報怨,即便是要歸隱山林,那也是他想要在平息動盪之後才能乾的事情,可是這樣的機會,他邱芸峰真的會常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