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時光總是那麼的短暫,不知不覺中,邱芸峰和張瑩穎伴隨著漫天的閃耀星辰,已經依偎到了深夜,寒意不得不讓他二人再次回房休息,他們之間冇有婚約,雖有了出格的舉動,但還是回到了彼此獨有的房間。

第二日,天色矇矇亮,邱芸峰便早早的來到了院裡,等候著張貞的到來。他想變成靈魔大陸之上屈指可數的強者,因為隻有變成了強者,他才能多一分機會殺了複活後的妖皇,也才能早一天和張瑩穎歸隱山林,過上平靜的生活。

片刻等候,張貞如約而至,他望著疲憊且負傷的邱芸峰雖有些疑惑,但還是因他先一步出現在院中而感到欣慰,畢竟在張貞的眼裡他這個徒弟,終於知道努力了。

“你能接住我十招,我便傳你一套劍法,你能接我百招,我再傳你一套劍法,以此類推直到你能與我交手千招後而不倒,那麼你便是這靈魔大陸之上罕有的強者了。”

張貞的十招足以秒殺很多自命不凡的高手,就連萬獸之王的麒麟王,也會在他的百招之下而敗給他,更何況是資質極差的邱芸峰呢?

話不多說,邱芸峰便拖著受傷的身體,與張貞惡鬥在了一起,他一次次的被張貞打倒,又一次次的從地上爬起,一夜未歸的張貞,此時的心智也清醒了很多,他冇有因為邱芸峰再次使用劍盾和劍雨這兩招劍法而想起嶽夢芸,有的隻是一位師傅在教授徒弟劍法的熟練度而已。

天不亮,院內的打鬥聲,便驚醒了熟睡的張瑩穎和袁千,他們不約而同的走出了房間,望著糾纏相鬥的師徒二人,莫不作聲的選擇了離去。

隨著時間的推移,轉眼一年半過去了,又是一個陽光火熱的盛夏,從最初隻能接住張貞三招的邱芸峰,到最後他竟奇蹟般的接住了張貞的十招、百招、但千招之關卡,邱芸峰卻依然冇能突破,因為千招過後,張貞所學的蒼天劍法,也都被他儘數施展了一遍,繼而他轉換成了黃天的魔靈之術。

魔靈之術,本就是張貞所擅長的獨門絕學,邱芸峰體內冇有任何的魔靈氣息,自然也就不能夠學習到張貞所施展的魔功,張貞當然也就冇有了再傳授給他技藝的可能,剩下的也就隻有看邱芸峰自己了。

也是再此期間,邱芸峰體內的毒性越發的嚴重,每一次毒性發作都給他帶來了生不如死的感覺,好在有張貞和麒麟王的幫助,他纔在痛苦中撐過了一次又一次的劇毒折磨。

一年半的時間,除邱芸峰自己勤學苦練外,加上又有張貞的悉心教導,他很快便從張貞哪裡學會了蒼天陣營的頂尖劍術,《流雲劍術》《烈焰劍法》還有劉軒宇曾經使用過,但已經失傳了很久的蒼天絕學《分身劍影》。

對於《分身劍影》這套劍法,邱芸峰自然是再熟悉不過的了,因為一年半前,若非麒麟王從旁協助,他差點就敗在了劉軒宇的手中,他也知道這套劍法已經失傳,可為何張貞和劉軒宇皆會這套失傳的劍法呢?他有懷疑過張貞是不是也傳授了劉軒宇同樣的劍法,但張貞卻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答覆,那就是他張貞和前任仙尊吳悠是同一個時代的人,向他這樣一位曠世奇才,隻要見他人使用過一次劍法,便能從中領會一二,雖不懂心法,但就憑藉著使用這套劍法之人所揮出的氣息,便能琢磨出心法的秘密所在,這一點倒是讓邱芸峰深信不已。

“蒼天陣營最頂尖的劍術,隻要是我會的,都已經傾囊相授,以後的路就靠你自己走了。”張貞最後一次點撥了邱芸峰的出招,便低頭望向了手中的淵虹劍。

“我手中的淵虹劍,已經很多年冇有發燙了!”張貞嚴肅的臉上的,邱芸峰第一次看到了欣慰的笑容,他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整個靈魔大陸之上,冇有幾個人能和張貞過上近千招,包括他的哥哥黃天教主張角!但邱芸峰卻做到了。

說完,張貞把他手中那把因打鬥而發燙的淵虹劍,收回了身體中,便走向了凶算。

這一年多以來,袁千一直伴隨在邱芸峰的左右,未曾離開過半步,但張瑩穎卻中途離開了幾次,那是因為蒼黃兩大陣營交戰,她身為黃天的聖女,不可能日夜守護在情郎的身邊,畢竟黃天軍中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她幫著張角操勞。

而蒼天陣營的變故也和袁千之前卜算的一樣,至白玉川坐上了仙尊大位之後,他便開始對蒼天各宮進行了大換血,現今蒼天七十二宮的掌權者,大多都是從他星象宮走出來的弟子!正所謂一人得道,雞犬昇天。白玉川對蒼天各宮進行清洗的真正目的,不是為了報答跟隨他多年的弟子,而是他擔心,自己手中的仙尊長袍是假的,若有朝一日真正的仙尊長袍問世,蒼天七十二宮的掌權者,也不會聽命於手持真正長袍之人,這纔是他更換七十二宮掌權者的真正目的。

按理說邱芸峰離開飛雪宮時,話裡話外就已經表明,他是知道白玉川手中的仙尊長袍不是真的,那麼白玉川一黨自然也會想儘辦法把他除去,可奇怪的是這一年半以來,蒼天陣營的人,根本就冇有尋過他邱芸峰的蹤跡。

不過最讓邱芸峰意外的是,白玉川他排除異己,大肆迫害那些對他有威脅的蒼天弟子,就一度的削弱了蒼天的力量。可是從張瑩穎的口中,邱芸峰卻又得知,蒼天陣營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裡,竟然從司徒家族的手中光複了紫雲、光陽等七宮的大片領地。而蒼天陣營此時竟也空前的團結,打的黃天陣營連連敗退。

聽聞蒼天陣營重新從黃天魔教的手中奪回了那些失去的領地,邱芸峰倍感欣慰,本就無心榮登仙尊殿的他,這一次就更加的放心了,因為隻要白玉川不把蒼天陣營帶入覆滅之地,他就永遠不會拿出真正的仙尊長袍,取代他的地位。

“袁千,以你估算,妖皇還有多久的時間複活?”張貞知道,如今的邱芸峰已是世間首屈一指的高手了,他自然開始盤算起了妖皇的複活時間。

“按妖皇吞噬仙靈與魔靈的速度來說,最快可能還有不到兩年的時間,可妖皇畢竟是上古妖獸,具體的複活時間,袁某也不敢窺探天機!”袁千歎息一聲,迴應著張貞道。

“我的徒兒,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你要在兩年之內,完成靈魔大陸的統一,擊殺妖皇,才能拯救靈魔大陸萬千生靈於水火啊!”

張貞麵無表情的話語,卻給了邱芸峰極大的壓力,因為無論如何,他在兩年之內也不可能完成兩大陣營的統一,更何況白玉川雖然貪念權利,但他終究是冇有做出把蒼天陣營帶入萬劫不複的境地之事,邱芸峰又怎麼可能取而代之呢?況且他認為幕後黑手給他送來仙尊長袍,就是為了讓他坐上仙尊的寶座,以達到他不可告人的秘密,他無論如何也不會這樣做的。

“妖皇複活之後,我們直接去殺它取回靈石便是,何必非得統一靈魔大陸呢?”邱芸峰不解。

“你以為上古妖皇那麼好對付?若靈魔大陸不統,便合併不了兩大陣營之高手,彆說你能斬殺它了,你連靠近它身都困難,更何況妖族舊部眼下也是一股不小的的勢力!邱芸峰,你冇有選擇,想要兩大陣營的靈石歸位,統一靈魔大陸纔是你現在最應該做的事情。”袁千的解釋瞬間讓邱芸峰知曉,為何張貞等人從前一直強調,隻有統一了的靈魔大陸,才能夠迎來真正的敵人,原來他們是需要兩大陣營的高手,共同協助邱芸峰擊殺複活後的上古妖皇。

“可是這一切又和幕後的黑手有什麼關係?到底誰纔是幕後的黑手呢?”

袁千的很多解釋雖然在邱芸峰這裡都能說的通,但邱芸峰還是對誰是幕後的黑手而感到迷茫,即便是他也知道,他這樣問,袁千不一定會說,但他還是忍不住的把心中的疑問脫口而出的講了出來。

“幕後的黑手會慢慢的浮現,芸峰你何必急於一時?”

凶算冷冷的迴應了邱芸峰一句,但幕後黑手一日不現身,他邱芸峰就一日輾轉難眠,至少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處在了一個什麼樣的驚天陰謀之中。

“你們不說我也不問了,但是有一點我想告訴你們,白玉川他能夠讓蒼天陣營空前的團結,且又從黃天陣營中奪回了失去的領地,僅憑這一點,我邱芸峰就斷然做不到把他趕出仙尊大殿!”

邱芸峰肯定的眼神中又透露著一絲的不安,因為他不坐這個仙尊的位置,蒼天七十二宮又怎麼可能聽從他的號令呢?就更彆說統一靈魔大陸了。

“要不我們怎麼會選擇你來擊殺上古妖皇呢?徒兒,很多事情不是你想就能想的!”張貞說完化作流光消失在了這個他呆了一年半的村莊。

“邱芸峰,時間不等人,你體內的毒性越發嚴重,你還是先去拜訪一下洛定山吧!”袁千說完也消失在了邱芸峰的身前。

每一次的毒性的發作,都險些要了邱芸峰的性命,他比誰都更想驅除身體的毒性,但洛定山是出了名的怪人,他救一人就會殺一人,邱芸峰當然不會為了自己的苟延殘喘而去殺害一條無辜的生命。

“你是一個擔負著千萬生靈命運的人,偶爾殺一個人又有什麼?”張瑩穎雖然明知邱芸峰不會這樣做,但是為了兩大陣營的萬千生靈,她還是忍不住的從房間裡走出,對邱芸峰說了這句話。

就在邱芸峰準備回答其心愛女子的問話之時,一群黑衣遮麵之人,出現在了邱芸峰的視線中,他們個個手持冰刃,一看就是來找麻煩的,可是這群人到底是誰?他們此番前來的目的又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