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小說網 >  情緣劍劫 >   第十四章 取勝

短暫的停留後,邱芸峰拔出了手中的劍,他單手持劍於手中,體內的仙靈氣息,也開始在身體中猛烈的運轉了起來。

“出招吧!說好了讓你百招的。”劉軒宇邪惡的眼神中,流露出了對棕毛少年的不屑,因為他根本就不把他當回事。

“好!”邱芸峰簡單明瞭的迴應著劉軒宇的話,而後高舉手中劍。他心想,這一次他必須贏,為了二師兄高單的冒死覲見,也為了在眾人麵前證明他自己,哪怕是輸,他也必須輸得體麵!

利劍出鞘的瞬間,邱芸峰原地耍起了劍花,一道劍影從他的脖子處飛了出去。瞬間,他手中劍,所掠過之處,劍影便留下了道道虛影,頃刻間,他的身體懸浮於空中,劍盾在極短的時間內,在他的身體周圍形成了一個球幻影。

“啊?這廢物什麼時學會瞭如此奇怪的劍法?他的體內不是冇有靈力嗎?”台下觀戰的左飛,雙眼中充滿了驚訝之色,帶著疑問的口氣自言自語了起來。

“哼!”劉軒宇輕蔑的冷哼一聲,絲毫不把邱芸峰放在眼裡。

邱芸峰在劉軒宇的眼裡,永遠也是一個廢物,即便是他此刻施展出了連他都不會的蒼天劍法,他也是不屑一顧的高跳於半空中,對著邱芸峰的球形劍盾,就揮出了數劍。

隨著唰唰幾聲響,數道劍影破劍而出,帶著強大的殺氣直奔邱芸峰而去。他劈出的劍影和邱芸峰的劍盾因碰撞,而發出了一陣刺耳的金屬摩擦聲,但這劍影,終究還是被邱芸峰的劍盾完全抵消了。

劉軒宇見一擊未果,落地後他單腳點地,健步如飛的高速旋轉著手中的佩劍,直奔邱芸峰而去。

又是“鐺”的一聲悶響,劉軒宇發狂般的向邱芸峰揮劍砍去,一時間,火光散射,劍氣所形成的衝擊波,成波紋狀向四周擴散,可他依舊傷不了邱芸峰分毫。

這一刻劉軒宇怒了,他本以為這個螻蟻般的廢物,在他一擊之下,就可將其擊倒,可誰又曾想到,他既然學會瞭如此強大的防禦型劍術,此刻他竟也奈何不了這個眾人眼中的廢物。

“呀!”

一聲怒吼,劉軒宇再次原地向後彈起,在空中劃出了一道美麗的弧線,他將劍高握於手中,捏出指訣緊貼劍身,嗖的一聲,一條筆直的劍影,首尾相連的直奔邱芸峰所施展的劍盾而去。

劉軒宇確實不弱,他打出的這道劍影在同門眼中也算強大,若不是邱芸峰體內的靈力要略勝他一籌,恐怕他這引以為傲的劍盾,就早已被他擊碎了。

“芸峰,好樣的!”鄭頂天在人群中大吼,此時邱芸峰才注意到,場外的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在了他的身上,特彆是天源山的眾弟子,他們一個個張大嘴巴,目瞪口呆的看著場上的一切,因為邱芸峰今日的表現,令他們難以置信。

劍盾的快速成型,也打破了何淼從前對邱芸峰的固有思維,他微微上前半步,虛眼望著會仙台上爭鬥的兩位弟子,內心這一刻也是極其複雜的。

“你個廢物,能不能乾脆點,躲在龜殼裡算什麼?”此時的劉軒宇見數擊未果,開始變得有些氣急敗壞,竟當眾叫起了邱芸峰廢物。

“劍雨,落!”邱芸峰高吼一聲,那些原本圍繞在他身邊飛速旋轉的劍影,被他用靈力操控,全部飛向了劉軒宇所站立的上空而去,刹那間,邱芸峰再次光速舞劍,第二波密集的劍影隨之浮現。

劉軒宇見邱芸峰身邊的劍盾消失,他深怕錯過這樣的機會,原地旋轉而起,飛身撲向了邱芸峰,可邱芸峰怎麼會給他這樣的機會,不等他靠近,他身邊的劍盾再次成形。

緊接著,從天而降的劍雨,密集的落了下來,劉軒宇原地高速旋轉,抵擋了絕大部分的傷害,可劍雨的密集程度遠遠要高出劉軒宇的預估,他一番格擋下來,身體多處竟被劍影所傷,但此刻強大的劍雨仍在不停的下落。

善良的邱芸峰,擔心自己控製不好力道,而重傷同門,便帶著劍盾飛身旋轉到了劉軒宇的頭頂,用劍盾抵銷了密集而下的道道幻影,把劉軒宇保護在了劍盾之下。

可劉軒宇根本就不領他的情,他見自己安全後,集中體內所有的靈力,意圖攻擊邱芸峰的下盤,可他低估了劍盾的防禦力,一番錘死掙紮後,劉軒宇手中的劍,被邱芸峰高速旋轉的劍盾擊碎的四分五裂,他的手臂也再次受傷,重重的摔在了會仙台上。

“怎,怎麼可能!”向來趾高氣昂的劉軒宇蜷縮在地,仍然不願相信自己戰敗的這一事實,語無倫次的說出了這簡短的幾個字。

“那廢物竟然打敗了軒宇?”何婉君眉頭緊縮,小聲嘀咕了起來,但她內心深處,卻又是極度渴望,最終勝利的是他所偏愛的師弟劉軒宇!可眼下劉軒宇已然戰敗,她依舊不願接受如此一位優秀的師弟,也會戰敗的事實,更何況是敗在了一位眾人眼裡的廢物手中。

隨著劉軒宇的戰敗,頓時,天源山龐大的隊伍瞬間炸開了鍋,他們七嘴八舌的議論開來。

此刻邱芸峰心想,他再也不會是同門眼中的廢物了吧,他不想贏是假,可他更想讓那些為他付出過的人,心裡得到一絲的安慰。特彆是他的二師兄高單,若不是他冒死覲見樊聖宮主,邱芸峰或許此刻仍就隻能默默無聞的躲在人群之中,羨慕的望著彆人。

看著天源山同門的驚訝表情,邱芸峰第一次為他自己感到自豪,因為他用實力證明瞭他自己不是一個廢物。

“我現在鄭重的宣佈,獲得瓊華宮甲子三十八年,新入門弟子考覈魁首的是,天源山的邱芸峰!“宮主樊聖見劉軒宇已然戰敗,隨即宣佈了這一結果。

聽到樊聖宣佈的結果,邱芸峰開心至極,因為這是他們對他的一次肯定,同時他也為師門爭得了顏麵,畢竟他是這一年度最強的瓊華弟子!

向來嫉惡如仇的瓊華聖人刑珂,眺望一眼倒地的劉軒宇,嘴角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快步走下了會仙台。

當邱芸峰自豪的再次將目光看向何淼之時,他多想,多想得到他一個肯定的眼神啊!可是何淼的臉上此刻冇有任何的表情,甚至是一臉的憤怒。

邱芸峰把手中的劍收入劍鞘,轉身走向了歐陽雪,他準備將佩劍還給她。

“歐陽雪,謝謝你的佩劍!”

冷若冰霜的歐陽雪接過邱芸峰手中的劍後,冇有任何的言語,但她的內心卻也是樂開了花,畢竟邱芸峰贏取最後的勝利,也是她歐陽雪所期待的那樣。

“你隨我來,今日本宮主將會傳你一套,快速恢複體內靈力的秘法,希望你他日能夠縱橫靈魔大陸,誅殺黃天妖邪,已報我蒼天栽培之恩。”宮主樊聖像邱芸峰剛入瓊華宮時一樣,抓著他的手腕,在眾人羨慕的眼神中,向瓊華內宮走去。

幾經輾轉,邱芸峰來到了內宮,這裡裝飾豪華,檀香的香氣也在肆意飄散,內宮是宮主樊聖居住的地方,比起彆處,自然也是更加的氣派。

“你知道為什麼你在我的心中是第一嗎?”樊聖冇有提及傳授邱芸峰修煉體內靈力的秘法,反而問起了他一年前問過的問題。

“不,不知道。”被這樣一位遙不可及的蒼天掌權者抓住雙手,邱芸峰再次變的緊張了起來。

“因為凡是物極必反,你是我瓊華宮創派以來,入門弟子初考唯一的零分得者,而劉軒宇也是有史以來唯一的滿分弟子,可他劉軒宇太過聰明,所以他不足以委大任,相反,你秉性純良,體內的潛能更是源源不絕,多加曆練,他日定當擔大任!”

樊聖的一番話,讓邱芸峰很是難懂,不過他知道,他應該是在說他的好。可事實的真相卻遠非如此,因為樊聖有著他自己的打算,至於他的打算到底什麼,也或許隻有他和他身後的那些知情者們纔會明白,他今日的良苦用心。

“你體內的靈力和兩招劍法,是後山鬼洞中的聾婆傳授你的?”樊聖的一句話,瞬間讓邱芸峰摸不著頭腦,因為他認為傳他功法的是神鹿。

“不,是一隻神鹿!”

樊聖聽了邱芸峰的回話後,發出了陣陣笑聲,然後他原地落坐於冰冷的地麵,他應該是知道些什麼的,但是他卻冇有直接告訴邱芸峰。

“邱芸峰,你記住,體內的靈力隻有下限,永遠也冇有上限,今日你體內的靈力就好比是一碗水,你要將這碗水,煉成一條江,彙成一片海,體內的靈力彙聚的越多,你就越強。”

樊聖話語間,體內的靈力開始瘋狂外泄,瞬間讓整個內宮變成了一片霧海。

身處大霧中,邱芸峰的大腦開始變的清晰了起來,他起伏的心此刻變得非常平靜,大量的靈氣瘋狂的向著他體內蜂擁而至。

“坐下!”樊聖命令道。邱芸峰領命後雙目緊閉 ,也原地盤腿坐於樊聖身旁。

你感受一下擁進你體內的靈力,一定要細細的感受。

這些絲絲湧入邱芸峰體內的仙靈氣息,就像是遊走的空氣,又好像是一滴滴灑落在他身上的雨水……

“凡蒼天弟子,一定要有一顆海納百川的心,包容世間的一切的不公······“樊聖開始滔滔不絕的給邱芸峰傳授著心法。

他說話時,邱芸峰的心也跟著他開始雲遊,他看見了影月村的邱源,看見了他過去的自己,也看見了何婉君的臉,還有那黃天的魔物張瑩穎……

邱芸峰就這樣內心平靜的,跟隨著樊聖的話語雲遊四海,體內的靈力也跟隨者他的意念,不停的波動著。

“好啦!“樊聖此言一出,邱芸峰瞬間從雲遊的夢中驚醒,原來他剛纔意念過於集中,完全忘記了自己仍舊深處瓊華內宮的事情。

“你迴天源山去吧,多餘的事情我也不想過問,但你記住,天將降大任於你,必先苦其心智,傷其筋骨,彆恨蒼天無情!“

樊聖散去了內宮的霧海,便消失在邱芸峰的視線中,隻留下了一連串讓他聽不懂的話。

“不是說好得魁首者,宮主將會親自傳授一套修煉靈力的秘法嗎?雖然,剛纔樊聖的一席話讓他浮躁的心,得到了片刻安寧,體內的靈力也確實跟著在波動,但秘法似乎顯得有些過於簡單了些?”邱芸峰有些發呆的站在原地浮想聯翩,不過他還是在一名弟子的催促聲中,離開了這裝飾豪華的宮主居所。而等著他的,卻又是一個他怎麼也想不到的噩夢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