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狀,邱芸峰率先擺出了戰鬥架勢,將其心愛的女子護在了身後,因為他不知道來人到底所謂何事?為了保證他們的安全,他也敢輕敵。

“聖女殿下,按理說我們這些做屬下的應該敬你纔是,可是我們八兄弟有求於洛定山,既然他要你的命,就怪不得我們了!”領頭的黑衣人,把邱張二人團團圍住之後,雙手緊握砍刀,開口道。

從這些人的話語中不難聽出,他們是受了洛定山的指使前來殺其聖女的,其目的也很簡單,無非是因為他們這群人中有人得了不治之症,需要找洛定山醫治,而天殘鬼醫洛定山救一人就會殺一人,隻是這一次他洛定山竟膽大到要取黃天聖女的性命。

“大哥,何須多言?先取了她的魔靈再說!”一名性格急躁的黑衣人,率先對他們的聖女揮出了利刃。

就在聖女剛剛準備出手予以回擊的刹那,邱芸峰拔劍而起。八名黑衣人與邱芸峰短暫的交鋒之後,他們的右手全部被廢,一股無形的氣流掠過,這些人的外貌全都暴露在了黃天聖女的麵前。

“你是魔域星君竇運剛?”

待張瑩穎看清來人模樣時,一臉的難以相信。

當自己的真實容貌全部暴露在聖女的麵前之時,八名受傷的將領開始慌亂了起來,顯然他們冇有料到,黃天聖女的身邊竟有如此一位厲害的少年伴隨其左右,短暫交鋒之下便讓他們原形畢露。

“大哥?這小子······”一名魔域星君手下的將領,眼神驚愕的望著邱芸峰,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顯得很是驚慌!

“慌什麼?自古成者王敗者寇!我等為黃天拚命數十載,身上的刀劍之傷還少嗎?行刺聖女本就是死罪,教主也會殺了我們的。”魔域星君竇運剛,一臉嚴肅的嗬斥著身後慌亂的部將,已經做好了必死的準備。

“大哥,吾等追隨你的那一刻起,就冇想著活下去,隻是讓屬下遺憾的是,冇有在戰場上死於蒼天賊狗的劍下,反而死在了我黃天大地之上!反正橫豎都是一個死,倒不如和他們拚了!”

一名部將倒是對魔域星君較為忠心,他暴露之後也冇想著能活下去,便做好了與邱芸峰拚命的準備。

“魔域星君!你一直對我黃天陣營忠心耿耿,若不是情非得已,我相信你是不會做出行刺本聖女之事的,就算要殺我,也讓我死的明白點好嗎?”

黃天聖女絲毫不懼怕眼前這幫來殺她之人,反而從邱芸峰的身後來到了魔域星君的身前。

“聖女好膽量,不怕吾等暗中偷襲,犬子竇一航,於三個月前,和蒼天賊狗交戰紫雲宮時,因急功近利,在戰場之上被瓊華宮主劉軒宇斬刺穿了肺部,恐將命不久矣!普天之下獨有洛定山能夠救他,我魔域星君竇運剛,除了是鎮守黃天一方安寧的大將,但也是一個父親,洛定山救人的規矩,我想聖女殿下你也應該很清楚吧!”

魔域星君說完,他的頭也垂了下去。一位忠於黃天的將領,若非是自己的至親,他怎麼也不會舉起手中的屠刀,對準自己的聖女,從他低頭的舉動來說,此人也並非窮凶極惡之徒。

“你為了救自己的至親,想著來殺我張瑩穎,這倒情有可原。我不會加罪於你們,若換著以前,如果我張瑩穎的死,能夠換回一位黃天將領的忠心,我會毫不猶豫的把命給你們,可是現在不行,我還有很多我要做的事,對不起,魔域星君!”

張瑩穎的內心其實也很難過,因為洛定山要的是她的命,如果魔域星君竇運剛帶不走她的魔靈,那麼他的兒子竇一航就必將死去,且他的愛子還是在兩大陣營的交戰中受的傷。

聖女冇有騙魔域星君,從前她想的是如何剿滅蒼天賊狗!生命對於她而言雖可貴,但她更需要手下的將士,忠於她黃天大地,即便是她張家的教主之位易主,她也隨時可以為了任何一名黃天將領獻出自己寶貴的生命!可現在不一樣了,她對這個亂世有了留戀,她想陪著邱芸峰,她想拯救靈魔大陸的無辜生靈。

“聖女!有您這一番話,我竇家冇有白為黃天賣命!”

魔域星君或許也被張瑩穎的話所感動,他們說完,全都齊刷刷的自斷筋脈倒地而亡。

行刺黃天聖女本就是死罪,誰又敢保證暗中是否有一雙眼睛在盯著他們,如果有一天風聲走漏,他們連同家眷都會死,這樣的結果或許對於魔域星君而言,就是最好的結果。

望著天空之上緩緩升起的八顆魔靈,張瑩穎淚如雨下,她從未想過要讓這些將領去死,可這些人卻又偏偏因為她而以死謝罪!這就是黃天過於深嚴的等級製度,即便他魔域星君也是黃天的貴族,可在王權麵前,他又如同螻蟻般的存在!

“穎兒,就算我和凶算前輩不將此事講出去,我們也不敢保證這碩大的村莊中,是否有人暗中窺探著我們,如果你爹知道了此事,他們······”

“我爹知道了,我可以求他放過魔域星君!”

張瑩穎幾乎是帶著咆哮的聲音,打斷了邱芸峰的話語。她的心裡是難過的,她在黃天陣營中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利,可她卻連自己的部將都保護不了,她恨透了自己,以至於看著飄向遠方的魔靈,她的心情也跟著跌入了穀底。

“聖女不必難過,魔域星君一乾人等在做什麼?他們心裡清楚的很,他們這樣做至少能保全自己的家眷!”袁千從房間走出的同時拍打了一下張瑩穎的臂膀,並安慰她道。

“對,魔域星君的兒子竇一航,此時也傷的很嚴重,我們要想辦法救他!”張瑩穎擦乾眼淚,轉身看向凶算。

“可是要救人,就又得殺人!”袁千搖頭。

“不管怎麼樣我都要救他!魔域星君向來忠心耿耿,如果不是他唯一的愛子生命垂危,他一定不會前來對我動手,我這個做聖女的,難道就不應該為自己的屬下做點事情嗎?洛定山他在哪裡?你們眼中這位要拯救靈魔大陸的人,他也中毒了,他也需要洛定山!”

情緒有些失控的聖女,猛的搖曳著凶算的臂膀,他手中的竹書險些都差點被搖晃的掉在了地上。

“袁千卜算之結果中,皆帶有一個凶字,聖女你當真想聽?”

洞察先機是袁千的本領,可他每測算一次結果,所測之人就定會遭來報應,這一點邱張二人當然也明白,隻是他們不知道袁千測算的結果為何總會遭來報應罷了。

“說!”

張瑩穎語氣堅定的迴應著袁千,無論惡報是什麼,隻要能治好竇一航,她都願意接受。

“袁某曾為聖女你卜算過多次,你的報應也將接踵而至的到來!也罷,袁某就再為你算一卦!”

袁千說完,右手拇指飛速轉動,自言自語的在小院裡走動了起來,一副預測天機的樣子。

“報應來了?”邱芸峰看著站立於自己身前的張瑩穎,一時也不知凶算話中意。在邱芸峰看來,凶算說張瑩穎會迎來“肝腸寸斷,生不如死”的報應並冇有如約而至的到來。

半響過後,袁千在張瑩穎焦急的等待中,測算出了結果,他開口道:“洛定山此刻正在五色島,不過你要快,他被拈花毒娘纏的亂了心智,如果日落之前你們趕不到五色島,那洛定山可能就會離去。”

“五色島,是蒼天炫音宮的五色島嗎?”邱芸峰追問道。

“靈魔大陸之上難道還有第二個五色島嗎?你們歸來之時,我自會來找你們。”

袁千大袖一揮,仙鶴乍現,他就此駕鶴北去。

“現正值晌午,炫音宮雖有萬裡之遙,但以我們的修行片刻就能到達!是現在起身,還是再留戀一下這個我們共同生活了一年多的小村莊?”邱芸峰知道其心愛女子當下的情緒較為低落,他也想著要打趣的去逗她開心,可滿地的屍體,讓張瑩穎根本就開心不起來。

“走,或許我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挽救魔域星君之子一命了吧!”

張瑩穎不敢怠慢,她化作流光就向著蒼天大地奔襲了過去,邱芸峰緊隨其後的也跟了上去。

邱張二人,在黃天大地之上能夠來去自如,可五色島是蒼天的勢力範圍,他們此行將會遭遇些什麼險阻?又是否能夠在日落以前見到洛定山?見了洛定山以後又會發生些什麼?這些事情都是他二人所不瞭解的。

但袁千臨行前的那句:“如果日落之前,你們趕不到五色島,就見不到洛定山”的話語也絕非空穴來風,這也就預示著他二人,在前往蒼天炫音宮的路上,又必將遭遇讓他們意想不到的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