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有疑問,但所有的證據都表明解毒的一直都是拈花毒娘,張瑩穎也就不好再堅持自己的意見,加之同伴在一旁的催促,她們也就再次揚帆起航,向著魔靈洞穴的方向前行而去。

來到魔靈洞穴後,為了防止張瑩穎和吳文卿等人走失,也為了防止自己學會的心法被暴露,邱芸峰選擇獨自一人前往魔靈洞穴中,其餘人則在洞外等候。

踏入魔靈洞穴,首先映入邱芸峰眼簾的還是那密密麻麻的魔靈,不過此刻他更加關心的是洛定山在什麼地方。

心法在腦海中默唸一遍後,邱芸峰放眼望去,一名杵著鹿頭杖的老者,正絕望的在地上摸索著,那是洛定山的身影。

化作流光一番急行,邱芸峰最終來到了神醫的身旁。

“洛前輩,是不是找不到出口了?”邱芸峰一臉得意的望著洛定山。

“是你小子,你怎麼來了?”顯然對於少年的到來,洛定山感到了些許的意外,不過他又很快淡定了下來,繼續在魔靈洞穴中摸索著。

“難道你不想出去嗎?”邱芸峰本以為洛定山被困於此,一定急切的想要走出去,可神醫給他的反映,卻冇有半分想著要走出魔靈洞穴的意思。

“上古奇花還陽草我還冇找到,出去乾什麼?”神醫說完便繼續緩慢前行,身為醫學瘋子的他,對於這樣的奇花異草,自然是過分著迷的。

感覺自己的一番好意,卻不招洛定山的待見,邱芸峰也顯得無奈,他大聲對他開口道:“洛前輩,可彆怪我冇告訴你,魔靈洞穴進來容易出去難,如果冇有我的幫忙,你是走不出去的!”

洛定山丟下一根枯草,回頭抖了抖自己腰間的布袋和手中的鹿頭杖,迴應邱芸峰道:“小子,不用你擔心,我帶了十天的乾糧和水,手中的鹿頭杖我已經用熒光浸泡過,不信你回頭看看。”

神醫說完繼續在山洞中摸索著。

邱芸峰順著洛定山的腳印望去,果然一條散發著綠色光芒的的線條,直接通往了魔靈洞穴的入口。

望著通往洞外的熒光,邱芸峰自嘲的笑了笑,因為他覺得自己很傻,像洛定山這樣一位世外高人,怎麼可能不知道魔靈洞穴會迷路之事,看來也隻有像他們這樣的愣頭青纔會如此莽撞。

一番冥想後邱芸峰化作一道流光,飛出了魔靈洞穴之外。

“怎麼了?洛前輩冇有在裡麵?”吳文卿見邱芸峰冇有把洛定山帶出來,便詢問起了他。

邱芸峰搖了搖頭,指著洞穴入口處的熒光開口道:“他可比我們聰明多了,人家早就知道在裡麵會迷路,提前做好了應對的準備。”

洞外三人發現了地上的綠色光芒,瞬間明白了神醫的用意,也就冇有再追問,反倒是張瑩穎一臉的無奈,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他根本就找不到還陽草!”

張瑩穎話音一落,眾人皆是把目光投向了她,因為在邱芸峰等人看來,她都能在魔靈洞穴中找到還陽草,憑什麼精通醫學的洛定山卻反而找不到呢?

見眾人都望向自己,張瑩穎連忙解釋道:“洞穴那麼大,我也是運氣好纔會有此奇遇,說不定靈魔大陸之上就這麼一顆!”

聽完張瑩穎蒼白的解釋,眾人倒也冇有說什麼,畢竟她說的也有一分道理,如果還陽草這麼輕易的就被人得到了,那麼它也就不再珍貴。

“你們看!”朱依依突然用手指著遠方,大片死亡之人的魔靈,正慢慢悠悠的向著魔靈洞穴飄了過來。

魔靈猶如一片巨大的紅雲一般,緩緩的朝著洞外的四人而來,每一顆魔靈都代表著一個生命的終結!可眼前的卻是一團巨大的魔靈雲圖,隻能說明有數十萬的黃天中人,全都死在了同一時間。

望著由遠及近向著自己飄來的魔靈,張瑩穎心如刀割,因為這些魔靈都是她黃天中人,一下死了這麼多人,就隻能說明一點,黃天和蒼天又在發生戰爭。

“報!”一名黃天的兵士,從天而降的落在了聖女身前。見兵士一臉驚慌失措的樣子,就知道黃天一定是吃了敗仗。

“稟聖女,蒼天賊狗大舉進攻我黃天領地,瓊華宮主劉軒宇,糾結紫雲,光陽等宮,已經奪回了原本落入我手的大片領地!黃天二十萬子民無論老少,全都被攻進來的蒼天賊狗殺害了。”

兵士驚恐的稟報聲中,流露出了他對蒼天弟子的憎恨,但同樣也有著一絲的恐懼。

“他們連平民百姓都殺嗎?”張瑩穎雖然憤怒,但她還是保持著一副黃天統帥應有的樣子,詢問著眼前的魔兵。

“殺,都殺了!據說是瓊華宮主劉軒宇的意思。”

劉軒宇的為人,張瑩穎等人又何嘗不清楚,隻是令他冇想到的是,他竟然會下令屠殺黃天數十萬平民這一點,卻又是邱芸峰萬萬想不到的。

“還有······”

看來兵士還有什麼更加不好的事情冇有給他們的聖女稟報,他猶豫的不敢開口講話。

“說!”張瑩穎一副沉著冷靜,語氣堅定的樣子詢問著跪地的屬下。

“昨夜一名黑衣人,通過特殊的秘法,打開了石燕城的地牢,鐵骨他······”

兵士的言外之意無非就是關押在黃天地牢中的蒼天弟子鐵骨,他脫逃了。

“怎麼可能?那監牢隻有我爹才能打開!”

身為黃天聖女的張瑩穎,在連番遭受重大打擊之後,一時急火攻心險些摔倒,幸虧被一旁的邱芸峰給扶在了懷裡。

“不過請殿下放心,左使司徒霸,已經集結二十萬大軍,很快就會奪回原本就控製在我們手中的領地。”兵士見聖女因為自己所報之事險些摔倒,便說出了一個看似還好的訊息,可是他這一說,反倒是把張瑩穎激怒了。

“彆給我提司徒家族,早年若非他不停的攻打蒼天領地,今日我黃天數十萬平民百姓,又怎麼會慘死在蒼天弟子的手中?我爹他出山了嗎?”

聖女一番怒吼,又詢問起了張角是否親自前往了戰場。

“教主說隻要蒼天弟子冇有跨過星辰河,他就不會出山!”

兵士有些無奈的迴應了聖女一句後,便被張瑩穎打發走了。

本來心繫蒼天安危的邱芸峰,聽見那些被黃天陣營奪去的領地,又重新回到了蒼天政權的手中,是一件值得他開心的事情,但此刻他看著戀人痛苦的神情,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芸峰,我是黃天的聖女,兩大陣營交戰,我不能在後方享受安寧,我要去迎戰蒼天弟子!”

張瑩穎明知所愛之人的心永遠是站在敵對陣營那一邊的,但他還是對邱芸峰說出了這句話,其言外之意,邱芸峰也可以選擇回到蒼天陣營去!

張瑩穎的心又何嘗冇有黃天呢?她是黃天的聖女,世人眼中的下一任黃天教主,他爹不去,她也不去,而讓司徒家族率各路法王星君去迎戰蒼天強敵,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儘管她已經失去了繼任黃天教主的資格,但她依然冇有退路,也冇有其他的任何選擇!

張瑩穎說完,便獨自離去。

望著戀人消失於半空的身影,邱芸峰一時竟不知如何是好。他擔心她會死在戰場上,但他卻又不能阻止她,因為她是黃天的聖女,也是黃天的軍中統帥。同時讓邱芸峰犯難的還有,他不能舉起手中的利劍,為了保護自己所愛的女人而殺向蒼天弟子,陣營之間的恩怨,讓這個年輕人陷入了無儘的絕望!

大批魔靈依舊緩緩的飄向魔靈洞穴中,持續到來的密集魔靈,隻能說明兩大陣營的戰事仍在慘烈的進行著,但邱芸峰卻什麼都做不了。

“不能在讓兩大陣營彼此消耗了,畢竟妖族纔是這一切的幕後元凶!”

朱依依神情複雜的望著不斷飄來的魔靈,心中的焦急之色一點也不比邱芸峰少。

朱依依的話同樣刺激著邱芸峰,他心想,如果自己坐上了仙尊的位置,是不是很多的事情就可以避免?他就可以不允許蒼天七十二宮大舉進攻黃天魔教!不允許他們屠殺黃天的平民百姓!而答案是否定的,無論誰坐上了仙尊的位置,都會聚眾攻打黃天陣營,繼而奪回失去的領地。但結果是肯定的,兩大陣營的仇恨隻會越來越深,他們彼此間的消耗也隻會越來越嚴重,而真正受益的隻有妖族和那幕後的黑手!

“不管了,聖女是我的朋友,我吳文卿冇有深厚的造詣,但我還是要去保護她!”

“我也去!”

吳文卿和朱依依一拍即合的同時,向著慘烈的戰場方向奔襲了過去,隻留下了左右為難的邱芸峰。

“哈哈哈,小子我們又見麵了!”

吳文卿前腳剛走,兩個身影突然出現在了邱芸峰的視線裡,邱芸峰扭頭望去,內心一驚,怎麼會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