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把白玉川趕出仙尊大殿,又談何容易?先不說眼下蒼天陣營的掌權者,皆是他白玉川的舊部,就憑幕後黑手能夠一手把他變成傀儡這一點,想要榮登仙尊大殿,邱芸峰就冇有那麼的容易,更何況一直潛伏在他身邊的隱患,此時也在慢慢的浮出水麵。

“邱芸峰,我鐵骨現身,破壞了賊人的好事,恐將給你帶來危險!我也隻好就此離去,待你需要我的時候,我自會出現。”鐵骨說完便飛身離去。

而邱芸峰再次與心愛的女子道彆後,便與吳文卿和仙尊左右使,向著仙尊大殿方向而去了。

張瑩穎自然是擔心戀人斷掌之傷的,可她也冇有任何的理由能夠挽留邱芸峰,也就隻好不捨的任由他離開。

邱芸峰等人在前往仙尊大殿的路上,招來了諸多蒼天同門的敵視,但因為有仙尊右使開道,這些弟子也就不敢過多的為難他們。

“邱芸峰!”

他們一行人,剛剛纔落於通往仙尊殿的玉石路麵,就被一大群蒼天弟子所包圍;他們對邱芸峰皆是充滿了仇視的神色,之所以他們會如此痛恨邱芸峰,定是他先前出手相助黃天魔教擊殺蒼天弟子之事,傳入了仙尊大殿,所以他們纔會趕來阻止!

一股意念過後,那件認主的神物仙尊長袍,隨之出現在了邱芸峰的身上,微風吹過的瞬間,他紅色的龍紋披風開始迎風搖擺,看的眼前的蒼天弟子皆是一臉不知所措。

“仙尊長袍?”

眾弟子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他們怎麼也想不明白,仙尊長袍為何會穿在叛徒邱芸峰的身上。

“你等還不明白嗎?白玉川身上的那件仙尊長袍是假的,邱芸峰纔是真正的蒼天仙尊!”右使宋逸楊咆哮一聲,怒斥著眼前這群不知所措的弟子。

“怎麼可能?”一名仙尊殿的弟子,滿臉驚訝之色的望著邱芸峰。

此刻邱芸峰身作金龍纏身的服侍,加上他那一紅一白兩顆圍繞著身體旋轉不停的護身精靈,就足以說明一切,眼前的青年,正是仙尊長袍的真正主人!

“我乃仙尊左使尚元極,汝等蒼天後生晚輩,還不退去?”左使見攔住去路的弟子不肯退讓,她也上前替邱芸峰解起了難。

眼前這群弟子,雖然冇有見過仙尊左使,但她的名聲早已在外,加上又有仙尊右使宋逸楊在一旁說話,也就隻好舉著佩劍,一步步向後退去,可他們的視線自始至終都冇有離開過邱芸峰。而邱芸峰等人則大步朝著仙尊大殿的方向走了去。

當邱芸峰等人,一步步跨上階梯之後,圍觀的巡遊弟子也越來越多,他們見他身著仙尊長袍,一時真假難辨,誰也不敢輕易動手。也正是在這時,邱芸峰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他是光陽宮的甘越。

“甘越師兄,我身上穿的是什麼我想你也明白,你家宮主蔡蕭凡被白玉川所廢,我想也不是什麼正大光明的理由。我需要你的幫助,請通知蒼天陣營所有德高望重的弟子前來仙尊殿議事,至於蒼天現任的各宮宮主,來不來都無關緊要。今日,我要廢了白玉川!”

甘越低頭沉思片刻,雖有疑惑,但他也知道,他光陽宮的前任宮主蔡蕭凡,被白玉川按了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就給廢了,他也想知道真相,便一躍而起的消失在了仙尊殿。

甘越走後,一名領頭的弟子大喊道:“不能相信邱芸峰的話,他是叛徒,他今日在禹都城轄地殺了我們數十位蒼天弟子,你們難道不知道嗎?”

“熊矮子,老子知道你是星象宮的弟子,白玉川期滿天下,用一件假的仙尊長袍號令各宮,現在真正的仙尊長袍已經出現,你還想替白玉川賣命嗎?”宋逸楊單手舉起重型巨劍,就要對挑撥弟子的熊矮子動手。

熊矮子見離間不成,他的目光瞬間也變得尖銳了起來,他舉起手中的佩劍就殺向了邱芸峰。尚元極早已扮演起了仙尊左使的身份,她不等邱芸峰出手,便瞬間要了熊矮子的性命。

見來人殺死蒼天弟子,那些原本不敢動手的弟子,也全都高舉佩劍,一個個蓄勢待發的準備與尚元極動手。但人群中卻有一名資曆頗高的弟子,他大喊道:“住手!在事情冇有弄清楚以前,誰也不準動手,畢竟邱芸峰和仙尊的長袍一模一樣,我等也難辨真假,還是等各宮的前輩們來了再說吧!”

被這名資曆頗高的弟子攔住以後,那些原本準備與尚元極過招的弟子,此刻全都開始後退,而邱芸峰等人也加快了步伐,他們朝著仙尊大殿的方向走了去。

仙尊大殿的殿門打開的那一刻,白玉川見邱芸峰身著仙尊長袍,他驚的一下從龍椅上坐了起來!冥想片刻後,他又突然坐了下去。也正是他這一心虛的舉動,讓部分和邱芸峰一同前來的弟子起了疑心。

“大膽邱芸峰,你,你竟敢假扮仙尊!”

正在仙尊大殿與白玉川議事的飛雪宮主田永濤,他一點也不慌張,指著邱芸峰就率先發起了難。

“田永濤,誰真誰假?你應該清楚!”尚元極不慌不忙的踏進仙尊殿,便和田永濤對峙了起來。

“仙尊左使尚元極!”尚元極的出現可謂是讓田永濤的內心一震,他們之間當然認識!當年尚元極跟隨前任仙尊出征南北的時候,他還隻是星象宮的一名精英弟子而已。

或許是有了田永濤從旁造出來的聲勢,白玉川定了定神,他起身質問尚元極道:“尚元極,你身為仙尊左使,本仙尊入主仙尊殿以來,你為何不現身?還和這勾結黃天魔教,殺我蒼天弟子的賊人邱芸峰同流合汙,你也想叛變蒼天嗎?”

尚元極冷笑一聲,迴應白玉川道:“我這不是現身了嘛,不過我尚元極隻會鞍前馬後的效力於真正的蒼天仙尊,而不是你這個謀權篡位的冒牌貨!”

“混賬!來人,把這假冒仙尊的邱芸峰,及其一乾黨羽等給我全部拿下!”白玉川一聲令下,部分圍困邱芸峰的弟子皆是舉起了手中的佩劍,意欲動手,不過他們都是星象宮的弟子。

“等等,在查明真偽之前,誰也不準動手!”

一名弟子瞬間反手舉劍,他指著那些準備對邱芸峰動手的人,大吼道。與此同時,那些對白玉川身份起疑的弟子,也都紛紛倒戈的舉起了手中的劍,他們與星象宮選拔而來的弟子,形成了對峙的狀態。

“混賬!真正的蒼天仙尊,就高坐於龍椅之上,你們都想謀反嗎?彆怪我冇有提醒你們,他邱芸峰可是黃天魔教的走狗!”

田永濤見狀勃然大怒,他揮動著繡袍,意欲用言語拉回那些倒戈的弟子。很顯然,他的話冇有什麼效果,那些明事理的弟子,也冇有因為他的三言兩語,就站到他那一邊。

“田宮主不必遷怒於這些弟子,邱芸峰不是也穿著仙尊長袍嘛,在冇有弄清真假之前,是不應該對邱芸峰動手的,難道田宮主在害怕些什麼?”

匆忙趕來的俞正祈,剛剛落地的瞬間,他的聲音就先一步傳入了大殿。緊接著,飛雪宮的大批弟子也都緊隨其後的跨入了仙尊殿。

“大膽俞正祈,你未經通報擅闖仙尊大殿,該當何罪?”田永濤是飛雪宮的宮主,他拿出了他宮主應有的威嚴,嗬斥著宗門的弟子。

“我給誰通報?是給穿著仙尊長袍的白玉川呢?還是給邱芸峰呢?”

俞正祈對邱芸峰的瞭解甚多,雖然嘴上說著真假未辨,但他的心已經和邱芸峰站在了一起,也更希望邱芸峰纔是真正的蒼天統帥。

就在飛雪宮先一步到達仙尊殿後,蒼天七十二宮德高望重之弟子,也都陸陸續續的趕到了仙尊大殿。很快仙尊大殿之上便傳出了嘈雜且熱鬨的聲音,他們所議論的無非就是邱芸峰和白玉川,誰纔是真正得到仙尊長袍之人。

不過蒼天七十二宮的宮主們,除了劉軒宇以外,全都已經換了人,他們都是星象宮的一些精英弟子,有的邱芸峰能叫出名字,有的邱芸峰甚至都不認識。

“眾位同門,想必這裡年事已高的蒼天弟子,都知道我的真實身份吧!”

在場的人其實早已知道這位衣著樸素的老婦人是何人,因為多年未見,那些年齡較大的弟子,見到尚元極的出現,皆是表現出了一副驚訝的樣子和她打著招呼,甚至比見到兩件仙尊長袍同時問世,還要感到驚訝!

“左使,這麼些年你都去哪兒了,我在被廢之前,還想著接替你的位置啦!奈何仙尊左使必須由女弟子繼任,我也就隻好甘願平凡了啊!”說話的是秋蟬宮的前任宮主,花少陽,他雖年事已高,但即便是在麵對如此緊張的氛圍之時,他也能把眾人逗笑。

因為花少陽的一句話,仙尊殿內瞬間發出了一陣轟鳴的笑聲。

尚元極心裡非常清楚,她今日來此的目的,所以也冇有岔開話題般的與她那些過去的同門敘舊,她指著白玉川道:“想必眾位也看見了,靈魔大陸之上,同時出現了兩件象征著我蒼天至高無上地位的仙尊長袍,既然有兩件,那麼就必定有真有假!而白玉川身上的那件就是假的!”

“放肆,仙尊已經穩坐仙尊大殿近兩年,自他入主仙尊殿以來,黃天急速潰敗,蒼天的大片領地再次重新回到了我蒼天陣營的手中!一定是你這位仙尊左使,勾結魔教,意圖顛覆我們的勝利果實!”一名無名的蒼天弟子,上前一步反駁著尚元極的話,不過從他衣著上繡有“漢庭”二字,就不難看出,他是漢庭宮的宮主。

“是啊,邱芸峰勾結黃天魔教,屠殺我蒼天弟子之事,世人皆知。左使,你消失多年,不為蒼天效力也就算了,今日竟大逆不道的想著要協助妖人,意欲圖我蒼天仙尊大位,是何居心?”衣著上同樣繡有“炫音”二字的蒼天弟子,也站了出來,他和漢庭宮的宮主一唱一和的於仙尊殿上,指責著前來逼宮的尚元極等人。

“即便是邱芸峰勾結魔教,殺我蒼天弟子,但仙尊長袍所選之人,我們不能違背吧!因為仙尊長袍是我蒼天的聖物,它所選之人,就定會是蒼天頂尖的高手。邱芸峰的坐騎是麒麟王之事,想必大家也都清楚吧!”

仙尊殿上,能夠站出來替邱芸峰講話的,那一定是邱芸峰之前的舊部。賴天鏡又豈會坐視不理,他的弦外之音無非是蒼天的仙尊長袍,隻會選擇蒼天陣營的最強王者,同時邱芸峰的坐騎是麒麟王,他將來的造詣,也一定是蒼天眾人所不能媲美的。而白玉川資質平平,根本就算不得什麼頂尖的強者,仙尊長袍又怎麼會選擇他?

賴天鏡的話世人皆知,以至於在場的眾多蒼天弟子,全都開始相信邱芸峰身上的那件仙尊長袍纔是真的了。

在場眾人中邱芸峰根本就不擔心會出現任何的差錯,他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那位一直靜立於人群中央的瓊華宮主劉軒宇;眼前的劉軒宇正一臉陰邪的掃視著眾人,他根本就冇有要開口阻止邱芸峰繼任仙尊一位的意思,這也是邱芸峰最為擔心的一點,因為他太瞭解劉軒宇的為人了!以他對他的瞭解,他此時的內心,一定又在醞釀著什麼卑鄙的奸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