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芸峰無助的望著前方的黑影,他非常害怕,因為他不知前方黑暗中的人影,是敵是友,或者他們就是那兩位黃天的魔物。

傷痛與雨水的共同效果,導致他的身體極度虛弱,他大口的喘著粗氣,目不轉睛的盯著前方。

就在此時,遠處的黑影突然像他走了過來,一道閃電再次從天邊掠過,這短暫的光亮,讓深處絕境中的邱芸峰看清了來人的模樣,他們分彆是著棕紅袍的銀甲蒙麪人和穿藍色紗裙的張瑩穎,他們都是黃天陣營的人!

“你,你們要做什麼……“體力的透支,加上身體上的累累傷痕,使得邱芸峰話未說完,便暈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邱芸峰伴隨著寒冷的陰風從昏迷中醒來,迷糊間他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此時他發現,自己正身處在一處洞穴裡,他身上的血衣已經被換成了乾淨的衣服,殘廢的四肢,也被簡單的包紮了一番。

陌生的環境讓邱芸峰顯得不安,他先是猜測自己深處鬼洞,可很快又被他推翻了,因為此洞穴與鬼洞相差甚遠,更不見聾婆的身影,可這又是在哪裡?邱芸峰思索著……

一番思索後,他想起昏迷前,那兩位黃天魔物出現在了後山的小路上,那麼把他帶入這陌生山洞的人,就極有可能是黃天的妖人,那麼他們現在又去了那裡?又是誰給他包紮的傷口,換的乾淨衣物?一連串的疑問,就猶如一塊壓在邱芸峰身上的巨石,讓他喘不過氣來。

想到這裡,邱芸峰趕緊從石床上爬了下去,他緩慢的向著洞外爬去。

當他緩緩的爬出剛纔甦醒時所待過的洞穴時,才發現,石洞之外還有一個石洞,隻是這裡的石洞,比起他剛纔所臥之處,要大出好幾倍,且石洞中央還有一口冒著血霧的枯井,枯井的邊緣,正是他所見過的那兩位黃天的魔物。

少年放眼望去,此刻黃天妖女張瑩穎,正雙目緊閉的吞噬著枯井中的血紅氣息,她的身體周圍也形成了一圈血紅的紅暈,這一抹紅暈類似於蒼天弟子們修煉的白色仙靈氣息。

銀甲蒙麵的薛右使此刻也並未閒著,他雙手掌心向上,捏出兩個蘭花指,操控著枯井中的血紅氣息不停的湧至井口。而這洞中被掀起的陰風,正是張瑩穎練功時帶動了這裡的氣流所致,也是這陰風吹醒了昏迷中的邱芸峰。

邱芸峰暗自感歎:“想不到天源後山居然有如此之多的洞穴,且這裡還暗藏著兩位修煉魔靈之術的黃天妖人!”

此刻他隻想悄悄的開溜,因為他不知這兩位黃天中人,接下來會如何殺害他,倒不如趁他們練功之時悄悄逃跑。但要走出這山洞,必須要經過他們所處的位置,因為枯井的位置,離洞口光亮處不遠。

邱雲峰沿著洞穴石壁,緩慢的朝著陰暗的角落爬行著,他這樣做,是以免被他們發現,可他剛爬行幾步,手就好像觸碰到了什麼奇怪的東西,當他埋頭一看,不禁尖叫了起來。

“啊!“

他之所以會尖叫,皆是因為他把手按在了一顆人頭枯骨上,本就膽小的他,這一次被嚇的不輕,完全顧不得洞穴中,還有兩位正在修煉功法的黃天邪魔,也就本能的吼出了聲。

“穎兒,不要被外界乾擾,做到心無旁騖,你放心,洞中有我。“薛右使飛快的講出了這句話。

張瑩穎原本吞噬的血霧,此刻也開始瘋狂的外泄,圍繞在她身體周圍的血紅氣息,隨著砰的一身炸裂,四散消失。

“穎兒,穩住心神,不要亂,排除心中雜念。”薛右使的臉上,寫滿了著急之色,額頭上的汗珠,也開始急速滑落。

原本看起來一臉平靜的張瑩穎,也因邱芸峰的一聲尖叫,讓她的五官也開始緊縮在了一起。

“噗嗤!”張瑩穎突然口吐鮮血,虛弱的捂住胸口,看向了邱芸峰所在的方向。她看向邱芸峰的同時,枯井中的血紅霧氣息,也隨之消失,臉上的汗珠也越來越大。

“我殺了你!”氣急敗壞的薛右使不知為何突然發怒,伸出血紅的手爪,瞬間便來到了邱芸峰的身前,一把將他從地上抓起。

“住手!“張瑩穎連忙叫住了意欲對邱芸峰動手的薛右使。

“穎兒,此人擾你清修,毀掉了我們這半年來的所有努力,還差點讓你走火入魔,不殺他,難解我心頭之恨!“薛右使咬牙切齒的講出了這句話。

“算了,也不是他的錯,我體內的魔靈氣息本來就到了一個飽和的程度,想要再次提升靈力的上限,也不是這一時半會兒的事情。“張瑩穎話語間從地上站了起來,她緩緩的靠近了邱芸峰。

“黃,黃天的魔物,你們要乾嘛?“

邱芸峰見張瑩穎走向自己,也就自壯聲威的嚷嚷了起來,可人家根本就不把他當一回事。

“哼!”張瑩穎冷哼一聲,並冇有回答邱芸峰的話,而是拋出一道血紅的氣息,將他托舉於空中,重新把他丟回到了石床上。而後張瑩穎開口道:“你不想死的話,就乖乖的給我呆在這裡。”

張瑩穎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邱雲峰的視線,此時石洞中也隻剩下了邱雲峰一人,他害怕的在石床上來回摸索著,他也不知這兩個黃天魔物,接下來會如何對待他。

總之在邱芸峰的認知裡,黃天陣營的人,都是些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說不定他們還會吃他的肉,喝他的血,畢竟就連他們練功的地方,也被邱芸峰摸到了人頭枯骨。

正當邱芸峰苦思冥想之際,張瑩穎又折返了回來,她手裡端著一盤被烤熟的肉,和一些湯藥之類的東西。

“把藥喝了,然後再把這些東西吃了。”張瑩穎走到石床邊,輕輕的放下了手中的湯藥和食物開口道。

邱芸峰心想,也不知她盤子裡裝的是什麼肉,是蒼天弟子的人肉也說不一定,總之這些黃天魔物送的東西,他不能吃!

“你們這些濫殺無辜的黃天妖物,作為蒼天弟子,我與你們有不共戴天之仇,你們要殺就殺,何必多此一舉?”

也不知邱芸峰是哪兒來的勇氣,在麵對這位黃天妖女時,居然吼出了心中所想。

“嗬,黃天的妖物?你們蒼天狗可真有膽量,就連你這手腳全廢的廢人,都妄想著和我黃天拚命!“

張瑩穎根本就不把邱芸峰剛纔所說的話放在心上,而是端著湯藥坐到了石床前,然後強行仰起了邱芸峰的脖子,準備親自為他灌入湯藥。

邱芸峰不知眼前這位魔教少女,肚子裡到底按的是什麼心,竟然會親自為他喝藥,更不知她碗中到底是醫治他傷病的湯藥,還是給他下的毒藥!總之,這藥是黃天邪魔送來的,他就一定不能喝。

“你給我走開,我不喝你們的藥。“邱芸峰倔強的大吼著,畢竟他的手腳筋已經被何淼挑斷,他也明白,這些湯藥也不可能把他醫好。

“這是治療你雨後傷寒的草藥,不是毒藥,我們黃天陣營的人,並非個個都如你想的那樣壞。“張瑩穎說完,將碗按在了邱芸峰的嘴唇上,可已經認定了黃天冇好人的邱芸峰,又豈會張嘴,他緊咬牙齒,就是不願服藥。

“你給我喝,這可是我好不容易纔找到的幾味藥材。“有些生氣的張瑩穎,再次對邱芸峰使用起了蠻力,就想著強行從他的牙縫間將湯藥灌入嘴裡,也正是她的這一舉動,讓邱芸峰更加確信,她不是一個好人。

爭執間,邱芸峰扭頭對著張瑩穎的手臂,就是一口咬了下去,他這一口所使用的咬合力度是非常大的,以致於他的整個身體,竟也跟著顫抖。

“啊!“張瑩穎被咬,她發出一陣刺耳的叫聲,把洞外銀甲蒙麵的薛右使都吸引了進來。

“穎兒!“

薛右使站在洞口叫了一聲張瑩穎的名字,一個箭步衝到了石床邊,對著邱芸峰的臉頰雙腮就是一擊,疼痛感隨之讓他鬆口。

“好疼!“張瑩穎左手握著右手的手臂叫著疼,她的右臂也被邱芸峰這一口咬的鮮血直流, 但她右臂之上端著的藥碗,卻依舊冇有鬆開,這也就印證了張瑩穎之前說過的話,那就是她碗中的湯藥,來之不易!

“穎兒,這些蒼天狗不懂感恩,你對他千般好,到頭來他還是會殺了你,你又何苦為難自己?“薛右使話語間,惡狠狠的看向了臥床的棕毛少年。

張瑩穎將湯藥放置於石床上,回看了邱芸峰一眼,她的眼神中充滿了迷茫,然後有些難過的和薛右使一起離開了邱芸峰的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