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千跟在邱芸峰的身後來到仙尊殿前廣場之時,張貞依舊站立於仙尊大殿的黑瓦之上,很顯然他在房頂站了一宿,想了一夜他的戀人嶽夢芸。

“張兄!”袁千朝著房頂之上大聲的叫喊了一聲。

張貞這才如夢初醒般的從思緒中走了出來,他望向了手持竹書的凶算和靜立於一旁的愛徒,緩緩的從房頂落了下來。張貞落地的瞬間,仙尊右使宋逸楊也從仙尊大殿的一側走了過來。

宋逸楊步入人群的刹那,邱芸峰這次才發現了一個他很久的秘密,怪不得上一次見仙尊右使的時候,發現他的外貌和從前相比發生了些許的變化,原來毛病就出現在了他的眼睛上!第一次邱芸峰見他的時候是在紫雲宮的戰場,他圓形的黑布遮住的是他失明的左眼,而最近兩次邱芸峰發現,他遮住的是他的右邊眼睛,也就是說,眼前這位光頭無發的仙尊右使,從來都不是真的瞎,而是故意裝瞎的。

邱芸峰言笑一聲,靜等右使走向自己的身旁。

“見過仙尊。”宋逸楊來到邱芸峰的身旁時禮貌的行了禮,可邱芸峰卻不動聲色的走到了他的後背。一把將他遮眼的黑布給扯了下來,宋逸楊下意識的趕緊將手擋住了他的左眼。

“右邊!”

聽完邱芸峰的告知後,他又把手捂在了右邊的眼睛,可是他的這一番操作,就已經把他雙眼明亮的事情暴露了出來。

“右使?”邱芸峰埋頭望著遮住一隻眼的宋逸楊,打趣的叫了一聲。

宋逸楊也自知他的這一行為,把自己的秘密暴露了出來,索性也就不再遮掩,而是鬆開雙手尷尬的大笑了起來。

邱芸峰和宋逸楊一番大笑後開口道:“這可是我的秘密,你們可彆告訴彆人。”宋逸楊說完又把遮眼的圓布帶在了眼睛上。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邱芸峰不解的詢問道。

右使有些難為情的迴應一句:“我這不是想讓我的樣子看起來更嚇人一點嘛。”說完,他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芸峰,看招!”不等邱芸峰做出任何的反應,張貞淵虹出鞘的那一刻,便直指邱芸峰要害而去,不明所以的邱芸峰,拔出手中的神秘之刃就和張貞糾纏在了一起。

這一次張貞使用的是蒼天的仙靈之術與其愛徒過招,他們二人用著同樣的劍招,在仙尊殿前廣場之上交開了手。邱芸峰的分身劍影和張貞的分身劍影分彆站立於不同的方位,他們相互追逐著,而烈焰劍法的火光,也時不時的會從他師徒二人手中的利劍上噴射出火光,唯一不同的是,邱芸峰在與張貞過招的時候,會有萬獸奔騰和龍吟咆哮之聲。

萬招大檻是邱芸峰的致命弱點,就在他短暫的提不上體內的靈力之時,張貞手中的劍已經對準了他的咽喉。

“如果為師今日使用的是黃天魔靈之術與你過招,或許你連百招都接不住!”邱芸峰當下的修為,於靈魔大陸之上來說,定是步入了頂尖強者的序列,可他在他師傅張貞的麵前依然還是那麼的渺小。也確如張貞所言,他是出生於黃天陣營的人,主修之絕技當然也是黃天的魔靈之術,隻是後來突破了界限的束縛,纔開始修煉蒼天頂尖劍法的,但是他蒼天的仙靈造詣根本就不能與他主修的黃天魔靈之術相媲美,二者相差更是甚遠。

“都怪我,一年前為師在傳授你劍法之時,每次臨近萬招大檻之時,為了不與你多做糾纏,便使用黃天的魔靈之術將你擊敗,所以從來冇有發現你體內的靈力上限在萬招過後會有一絲的補充停頓。”

張貞話語間一臉後知後覺的樣子望向了邱芸峰,顯然這一點邱芸峰他也明白,那是他在見到飛羽閣主的時候,那名閣主告訴他的。

袁千望了一眼邱芸峰,開口道:“此子年少便以擁有旁人一生都不可能擁有的修為,像老夫這樣的人皆以不是他的對手,你又何必自責呢?”

袁千看出了張貞那一絲的不安,便出口安慰了起來。

“他當下的修為,蒼天七十二宮,黃天三十六法王四十五星君之首,皆已奈何不了他,可這不是一個靠單打獨鬥的年代,稍有不慎便會粉身碎骨!更何況他接下來麵對的還是上古妖皇這樣的妖獸。”

張貞說完也把頭扭向了邱芸峰,並流露出了一絲的擔心之色。

“那麼接下來······”

“和我閉關,修煉靈力的上限,是我高看了你體內的那頭畜生!在暗夜之地時,我以為你體內的靈力不斷暴漲,是它在幫你突破上限,可如今我才發現,長久以來你所感覺到的靈力充沛,不過是你使用的劍法消耗不了太多的靈力罷了。而今,你學會了數套蒼天的頂尖絕學,每使出一招,便會消耗巨大的靈力,靈力上限的不足,便是你致命的軟肋。”

邱芸峰本想詢問接下來該如何去做,可張貞卻語速飛快的解答了他的疑問。而張貞說要和他閉關修煉靈力上限,邱芸峰當然也會同意,因為他本以為自己的造詣已是靈魔大陸首屈一指的強者了,可是他後來的經曆卻告訴他,強中自有強中手,除了他的師傅張貞以外,還有魔靈洞穴中的孩童,飛羽閣的閣主等人,都能輕鬆的擊敗他,以他當前的修為想要斬殺複活後的妖皇,是根本不可能的。

“走吧,仙尊大殿很適合閉關修煉。”張貞說完化作一道光速直衝仙尊大殿而去。

望著張貞落入仙尊大殿之上的身影,邱芸峰有些猶豫,因為他害怕因自己閉關而不能及時的把張角有危險的事情傳遞給黃天陣營。在他看來,袁千的話必定不是空穴來風,他總感覺袁千和幕後黑手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那麼他說張角會被殺害,就一定是被幕後的黑手給盯上了!如果張角死了,黃天和蒼天又會有著數不清的戰事,他心愛之人也必將失去黃天教主的庇佑,遭受旁人唾棄,而那位得引雷手的賊人,又將如何對待他所心愛之人張瑩穎,也是一個極其難以預料的結果。

袁千望著邱芸峰疑慮的神色開口道:“袁某說過,你會親眼見到殺害黃天教主的凶手,所以在你閉關的這段時間,凶手不會出現,張角也會活的好好的,黃天聖女也還是高高在上的黃天掌權者。”聽完袁千的話,邱芸峰不得不再次感歎,他不愧為靈魔大陸的第一卜算高手,因為他一眼便看出了自己的心中所想!

因此邱芸峰也就不再遲疑,招呼了一隊守衛仙尊大殿的弟子,告知了他將要閉關的事情之後便瞬移到了仙尊大殿的殿堂。仙尊閉關,蒼天陣營的大小事務也將儘數落在仙尊右使的頭上!

邱芸峰前腳剛入仙尊大殿,張貞便大手一揮,那一排整齊的十六開門,隨之“砰”的一聲全都閉合。

靈力的上限是邱芸峰的致命弱點,他此次閉關以後會取得怎樣的造詣,旁人不得而知,而他又會閉關多久,一切都還是隻是個未知數,他此次閉關之後又會發生些什麼?一切的陰謀都還在繼續推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