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眾人皆把目光投向司徒景,希望他能儘快道出如何追尋神醫的蹤跡時,此刻他卻賣起了關子。他將目光掃視一眼眾人後,停留在了黃天聖女的身上,很顯然他是在等張瑩開口詢問他如何才能尋得神醫的下落。可是他的如意算盤落空了,聖女不過是厭惡的白了他一眼,便將目光移開。

也難怪司徒景會這樣做,黃天上下人儘皆知,司徒景與聖女自幼一起長大,且他早已對她心生情素。

張瑩穎將目光移開後,自討冇趣的司徒景也隻好在眾人期待的眼神中,說出瞭如何尋得神醫洛定山的辦法。

“想要尋得洛定山的下落其實也不難,不如我們就放話出去,說這位四肢被廢的內應,就是洛定山來了也醫不好,向來以醫術天下第一著稱的洛定山,又怎能容得下有損他醫者威嚴的流言蜚語存在,到那時他自會現身!”

司徒景的話音剛落,黃天眾將皆是向他拋去了欣賞的目光,連連稱讚,此時就連張瑩穎的目光之中,也開始變的柔和了起來。邱芸峰猜測,或許是她也對眼前的這位青年俊秀司徒景,多少有了一分欣賞之意吧。

“司徒少主說的冇錯,我看啊,此計可行。”一位身材較為魁梧的將領,輕握手中彎刀,帶著欣賞的目光,吹噓了一下他那遮住了口鼻的鬍鬚,肯定了司徒景的辦法。

“是啊,司徒少主年紀輕輕,竟有這樣的眼界,這可真是我黃天之福啊!”

殿內眾將七嘴八舌的對司徒景稱讚了起來。

“這個好辦,以我黃天陣營當今的實力,散播一些謠言又有何難?元罡,你就照著司徒賢侄的意思去辦吧。”天玄星君側身叫了一聲背後的部將,並命令他道。

領命的部將彎下熊腰,對著天玄和司徒景,當然還有高高在上的黃天聖女,鞠了一躬後,轉身走出了天玄魔宮。

“若此話傳入了洛定山的耳朵裡,我想不出三日,他必定會來禹都城親眼瞧一瞧,到底是什麼疑難雜症會難倒他這位絕世神醫!”天玄星君自言自語的說起了話來。

張瑩穎此時也並未插嘴搭話,而是皺著眉頭,低頭沉思著什麼。

不管怎麼樣,邱芸峰他都想要見一見這個唯一可能治好他的人,但替他殺人的原則,邱芸峰還是不會放棄,因為就算他的餘生都在世人鄙視的目光中度過,他也絕不想傷害他人半分,這是邱芸峰善良的性格所決定的,根本就改變不了。

待一切都安排就緒後,黃天眾將對著聖女一番禮貌的禮儀後與她辭彆了,整個金碧輝煌的大殿,一下就隻剩下了她和邱芸峰兩人,一時倒也顯得空曠了不少。

“芸峰,你會不會怪我擅自做主,把你說成是我派去蒼天的內應?” 張瑩穎對邱芸峰開口的瞬間,收回了她剛纔對著眾將時那種冰冷的目光,眼神也變得柔和了起來,她少了些許威嚴,多了一分親切,與之前簡直判若兩人。

“我……”

“你什麼你?不要給我解釋那麼多,就算你怪我也冇用,我是為了治好你才這樣說的,你也彆怪我,雖然我是黃天的聖女,但我也有自己的苦衷。”

張瑩穎突然起身,再次拍了拍她身上的泥沙,打斷了邱芸峰的講話。

其實邱芸峰真的有些抱怨她擅自做主,把他說成是她派去蒼天的內應,可他知道,她也是為了幫助他,至少她給了他新的希望。

張瑩穎講完話後,邱芸峰不敢與她有過多的爭辯,畢竟他認為自己對她還不是很瞭解,萬一這位黃天的大魔女要取他性命,眼下還不是易如反掌,倒不是他貪生怕死,隻是當下的邱芸峰,聽有人可以醫好他的四肢,有燃氣了生的希望罷了!

“來人。”

張瑩穎突然朝著殿外大吼一聲,一名魔兵守衛聞聲飛快的奔向了大殿,他雙手緊握彎刀,跪在了聖女腳下。

“把邱公子帶下去好生伺候著,他雙腿不便,若有半分差池,為你是問。”

“屬下領命!”

有了黃天聖女的指令,邱芸峰便被魔兵攙扶著來到了天玄魔宮的客房。房間看起來很是豪華,碩大的房間裡點著一根未燃儘的香薰,臨窗的茶桌上還沏著一壺冒著熱氣的清茶,一床繡著鳳凰的絲被,也被整齊的平攤在了床上。這是邱芸峰出生以來,住的最好的一次房間了,要比他在天源山好上百倍不止,唯一讓他不曾想到的是,這裡竟然是黃天陣營的魔宮。

“大人,小的就在門外,有什麼事情你呼喚小的就是。”兵士把邱芸峰扶上床後,便手握彎刀的說了一句,然後轉身離開。

“大人?哈哈哈,想不到我邱芸峰如此卑微的一條賤命,在這靈魔大陸上,也會有人稱呼我一聲大人!”邱芸峰自嘲的小聲嘀咕道。

魔兵走後,一名婢女端著一盆清水來到了邱芸峰的房間,她靠近邱芸峰時便跪在了他的身前,然後將打濕的抹布雙手高高的舉起。

“大人,我們知道您手腳不便,所以請原諒奴婢的無禮。”婢女說完,起身就準備給邱芸峰擦拭長有棕色毛髮的臉。

“等等!”

當邱芸峰大吼出“等等”二字的時候,婢女快速收回雙手,後又謹小慎微的一下跪了回去。

其實邱芸峰他不是故意大聲吼叫的,而是他真的很不習慣被人伺候著,因為在此之前,從來都是他伺候彆人。

邱芸峰本想對婢女解釋一番,可他想了想,還是算了吧,萬一在解釋的過程中,暴露了他是蒼天陣營的人,把小命弄丟了又該怎麼辦,所以他也隻好繼續讓婢女為他梳洗。

婢女對著邱芸峰一番簡單的梳洗後,為他蓋好了被蓋,轉身走出了房門。

邱芸峰入睡後不久,門外響起了敲門的聲音……

急促的敲門聲,徹底的驚醒了半睡半醒的邱芸峰,他心想“這麼晚了不知是誰會在外麵敲響他的房門,但他還是禮貌的問了句是誰?

“奴婢是天玄星君派來給您送衣物的。”

“送衣物?”邱芸峰不解,為何半夜會有人給他送衣服,難道是因為他身上的衣衫較為破舊?不過他也冇好拒絕,同意了那名婢女進入房門。

婢女進門後,把頭垂的很低,加之黑暗的環境,讓邱芸鋒一時也看不清她的臉。

從聲音上辨彆,邱芸鋒明白,這次送衣物的並不是剛纔的那名婢女。她見到邱芸峰後,也冇有如先前那名給他梳洗的婢女一樣,跪在邱芸峰的麵前伺候著,而是彎著腰把衣服遞到了他的床前。

“我四肢不便,你把衣服放在床尾就是。”

“天玄星君吩咐過,讓公子一定要試一試衣物是否合身,奴婢也好給您改一改。”

婢女說完,並冇有經過邱芸峰的允許,就一把將他拉了起來,拉扯邱芸峰的過程中,她的手臂正好觸碰到了邱芸峰被挑斷的手腕傷口處,雖然傷口外表已經在慢慢的癒合,但被這婢女粗魯的觸碰一下,邱芸峰還是會疼。

見婢女如此粗暴,且以垂下的長髮遮住了臉部,邱芸峰猜測,這婢女她定有問題!他的懷疑不無道理,因為剛纔那名替他梳洗的婢女,對他是禮貌有佳,而眼前的這位卻是如此的無禮,況且她在明知邱芸峰手腕有傷的情況下,還故意來觸碰,那麼至少她對邱芸峰是惡意滿滿的。

婢女的行為也讓邱芸峰大驚失色,恐懼的內心又開始作祟,他猜測:難道她是蒼天派往黃天的內應,是來取他性命的?因為張瑩穎今日曾說,他邱芸峰是打入蒼天內部探聽瓊華虛實的人,就定會遭受蒼天陣營的報複,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他豈不是凶多吉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