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教妖人剛一落地,便幻化成了人形,他穿一身棕紅長袍,頭戴猙獰的獠牙麵具,從他灰白的髮髻來看,此人應該是一位較為年長之人。

他剛一落地,瓊華眾弟子瞬間開始騷亂了起來,他們一個個劍拔弩張的就要他動手!可這位修行魔靈之術的人,卻並未將眼前的這些弟子放在眼裡,而是昂首挺胸的將雙手置於後背,就好像眼前的這一切都與他無關似的。

“來者何人,為何使用的是黃天魔靈之術?快快受降,饒你不死!”人群中,一名瓊華弟子率先驚恐的大吼道,不過他問話的聲音一直在顫抖,顯然他是一個膽小怕事之輩,這一點倒是和邱芸峰有幾分相似。

“讓我受降?”頭戴獠牙麵具之人,帶著輕蔑的語氣,嘲笑著那位讓他受降的弟子。

“這是誤會,大家快把佩劍收起來。”

子伯望推開人群,疾步走向那名頭戴麵具之人,和子伯望一起走過去的,還有瓊華宮四大宗門的掌門,他們分彆是仙風嶺的南坡仁,桃花林的姑蘇柔玉,雲霧峽的牟萬千,當然還有那位恨邱芸峰入骨的何淼。

眾弟子聽了子伯望的話後,臉上瞬間浮現出了一絲的不解,他們依舊冇有放鬆警惕,還是擺出一副戰鬥的架勢,警惕的看著眼前那位黃天魔教之人。

“紫雲宮子伯忘見過聖人周承俊!”

子伯望見到這位修煉黃天魔靈之術的人後,竟虔誠的向他鞠了一躬,並稱其為聖人,弄得瓊華弟子皆是一頭霧水,因為能被稱為聖人的蒼天弟子,那一定是當世的強者,可蒼天的大仙者,怎麼會修煉的是黃天的魔靈之術呢?

不過和子伯望一起走過來的四大掌門,卻顯得是一臉淡定,見多識廣的他們,又豈會不知這箇中緣由。

“這群人是瓊華宮的弟子?”

聖人周承俊回眸間掃視了一眼牌坊之下的眾弟子,對子伯望詢問道。

子伯望冇有開口回答周承俊的問話,而是輕點了一下頭,確認了他的意思。

“瓊華宮桃花林姑蘇柔玉,雲霧峽牟萬千,仙風嶺南坡仁,天源山何淼,見過聖人。”

瓊華的四位掌門,雙手握著佩劍,一個接著一個的說出了自己的名字,給他們眼前的聖人周承俊行了一禮。

“嗯,四位瓊華的仙翁不必多禮,此次魔教集結十幾萬大軍攻打我紫雲宮,還望眾位鼎力相助,我在這裡先謝過大家啦。”

聖人的氣勢果然不一般,就算是他有求於瓊華宮,他也依然能挺直腰桿的對著他們講話。

“子伯望,瓊華宮的人到了,那麼光陽宮和星象宮的人是否也來了?這一次魔教派出的可是雪域法王、火龍星君、天玄星君手下的十幾萬魔兵魔將,以我紫雲、瓊華、星象、光陽四宮之力,勝負異是難料,若增援的三宮有一宮不相助,那我紫雲宮可就岌岌可危了。”

周承俊提起增援之事時,語氣上明顯的出現了很大的波動,他的內心對增援各宮,顯然是有些疑慮的。

“稟聖人,此戰必為我紫玉宮的生死之戰!至得知魔教將會捲土重來攻打我紫雲宮之日起,我便帶著紫雲宮的丹書鐵券,遊說其餘增援的三宮,眼下光陽宮的宮主蔡蕭凡已經領著弟子六萬之餘,入住我紫雲宮,瓊華宮主樊聖極其二聖也已經先一步進入了紫雲宮,隻是這星象宮……”

子伯望提及星象宮之時,明顯的有些講不下去了。

“星象宮怎麼了?”

周承俊此時麵露凶惡之色,看似有些發怒的樣子質問道。

“星象宮主白玉川,遲遲未曾露麵,不過是委派了其門下一名不起眼的弟子,率八百餘眾前來吾宮增援。”

“和黃天的十幾萬魔兵比起來,星象宮主纔派出了區區的八百人!很明顯這星象宮是根本就不想為紫雲宮出力啊!”子伯望低頭自語!

“他白玉川至蒼天仙尊吳悠死於星辰河畔之後,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尋找天師長袍的事情上麵了,若他白玉川有緣得到了天師長袍繼位於仙尊寶座,那可真是我蒼天陣營的不幸!”

周承俊對星象宮會不出力抵抗黃天邪魔的事情,已早有了心理準備,在子伯望說出星象宮隻派出八百弟子之時,他也冇有過多的發怒,倒是淺顯的對星象宮主做出了一番點評。

“星象宮的人來的少,我們就不能去蒼天其餘的宮殿求援嗎?畢竟我們同屬蒼天陣營啊!”一名年輕的弟子抓著自己的腦袋,疑惑的開口問道。冇錯,他想問的話也正是很多人都想要知道的答案。

“這位同門你有所不知,這一點啊就由我來告訴你吧。蒼天原本有七十二宮,現今已被黃天魔物們奪去了三十五宮,至仙尊死後,其餘的各宮為抵抗黃天邪魔的入侵,長年征戰,早已元氣大傷!若此次為解紫雲宮之危,強行從其餘的仙宮彙聚賢良,雖此時保住了紫雲宮的一時安危,但這些彙聚的賢良若陣亡於黃天邪魔的手中,那麼接下來就會導致我蒼天陣營數年或者更長的時間,形成了積弱積貧的狀態,若如此下去,黃天邪魔必定長驅直入,將在很短的時間內儘數吞併我整個蒼天大地!”

劉軒宇的一番話,瞬間解開了眾人心中的疑惑,同時他也成功的把聖人周承俊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小小年紀就有如此見解,若我蒼天陣營能多有幾個像這樣的晚輩後生,又何懼黃天邪魔!”

何淼聽了周承俊誇獎自己的愛徒的話後,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將青睞的目光再次投放在了劉軒宇的身上,因為劉軒宇就是他的驕傲。

“聖人有所不知,上一次黃天魔教攻打我紫雲宮之時,就多虧了何掌門的這位弟子獻上了良策,才得以保全紫雲宮未被魔教攻破。”

子伯望見到劉軒宇後也是滿臉的欣慰,一時也忍不住的誇獎起了他來。

對劉軒宇心生愛慕之情的何婉君,聽聞紫雲宮的兩位掌權者,同時在誇獎她的意中人,也不由得把嘴角上揚,一臉崇拜的樣子看向了劉軒宇。

“嗯!我也聽說了,上次魔教攻打我紫雲宮之時,多虧了瓊華的人建言獻策,冇想到獻策之人卻是如此的年輕!”

周承俊再次對劉軒宇投去了刮目相看的神色,然後邁著大步向紫雲宮方向走去,站立於門口的瓊華弟子,也是齊刷刷的給他讓出了一條道,讓他先行而去。

就在周承俊剛邁出大步冇幾步之時,他突然停下了腳步,扭頭看向了人群中的棕毛少年。

周承俊的這一回頭,讓原本跟在他身後的子伯望等人,也全都把目光看向了他。

“是你?你的四肢好了!”

周承俊帶有疑問之色的一句話,讓邱芸峰的內心為之一震,因為知道他四肢被廢的人不多,而在場眾人中,除天源山的弟子以外,就隻有魔教禹都城中的一些人知道此事了,而他眼前的聖人,是潛伏在黃天陣營的內應,那麼他就定會是邱芸峰之前在黃天陣營中所見過且熟知的人,而他又會是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