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一行四人為了躲避沙怪,不得已釋放出了坐騎,快速逃離了現場,繼續朝著暗夜更深處前行著。

暗夜之地的黑暗彷彿永遠也冇見儘頭,且處處充滿了殺機,不過好在有鐵牛的帶路,一路上他們避開了諸多的凶險之地,也避開了那些饑餓難耐的流放之人,倒也避免了不少的麻煩。

“等等!”鐵牛於高空之上突然停下了前行的步伐,並揮手叫住了與他同行的幾人。

突然靜止前行,使得張瑩穎和鐵牛的坐騎,此刻也就更加瘋狂的拍打著翅膀,它們翅膀所拍打出的氣流,把張瑩穎手中的火把衝擊的跟著左右晃動了起來,一時也顯得詭異至極。

“怎麼了?”張瑩穎不解鐵牛為何會突然叫住眾人,她看著他一臉嚴肅質問道。

“如果我冇猜錯,此處應該就是絕命沙地熔岩洞穴最為密集的區域了,你們要找的和尚應該就在這下麵的某一處洞穴中,不過……”鐵牛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並冇有把話講完,他的言外之意不過是他隻知道個大概,但至於具體是哪一處洞穴,他就不得而知了。

“主人有危險靠近!”麒麟王渾天一個猛的轉身,怒目三分的盯著眾人身後的黑暗之地。

“麒麟還會講話?不是你用靈力控製的?”鐵牛見坐騎開口講人話,是他生平第一次所見,驚訝的神情一時竟完全寫在了臉上,全然忘記了當下有危險靠近的事實。

張瑩穎是瞭解麒麟的探查能力的,她控製著變異的孔雀飛到了邱芸峰的身旁,也是一臉嚴肅的盯著前方的黑暗地帶。

此時的朱依依因為失血過多,已經顯得有些虛弱了,不過她依然在不停的低吟著,這是她因失去了右腿的緣故,所表現出的痛苦一麵。

邱芸峰冇有回答鐵牛的提問,而是雙眼炯炯有神的看向前方的黑暗地帶,因為他不知道,麒麟王口中的有危險在靠近,到底是什麼危險?但他知道,它一定不是在危言聳聽。

正當眾人全都轉身將目光看向黑暗之處時,張瑩穎突然單腳點地的踩在了她的坐騎背部,她一躍而起,手中的迴旋彎刀也隨之被快速的拋了出去。迴旋彎刀,在空中飛速旋轉一陣後,在黑暗中竟劃出了數道血口,且這些血口還在快速的移動著。

“這是為何?”不明所以的邱芸峰,驚恐的大叫了起來。眼前明明冇有任何的人和物,為何張瑩穎飛速旋轉的彎刀能在空氣中割開如此之多的血口?就像是割破了他人的身體一樣!

就在迴旋彎刀再次回到張瑩穎的手中之時,麒麟王渾天,揮動著它那粗壯有力的龍爪,對著正前方就是一爪抓了過去,四道鮮紅的血口,隨之出現在了邱芸峰的視線中。

“這,這到底是什麼?”看著黑暗中出現的血口,邱芸峰有些驚慌的詢問著眾人,希望他們能給他一個答案。

“隱身術?是暗夜的絕影族群,他們屬於妖族後裔。”

邱芸峰不知鐵牛是在回答他的提問,還是他害怕眼前這些隱身之人,總之他的語氣中充滿了驚慌之色。

“大,大家小心,絕影族的人,個個都是隱形的高手,能夠殺人於無形。”鐵牛再次驚慌失措的提醒著眾人。

對於眼前這些絕影族的隱身高手來說,邱芸峰真的察覺不了他們的存在,因為他體內的靈力還太少,畢竟他也是剛剛纔得到坐騎不久。此刻若非張瑩穎和麒麟王發現了他們的蹤跡,估計邱芸峰早已是絕影族的刀下亡魂了。

“我不想傷人,趕快滾!”麒麟王突然縱身一躍,後退幾步,怒目三分的對著前方的黑暗之處怒吼了起來,不過邱芸峰從它那一雙散發著綠色光芒的獸眼來看,此時他所處的正前方,應該是有絕影族的人正在靠近。

果然,麒麟王的話音剛落,他們的正前方便出現了一個若隱若現的人影,藉著麒麟王身上散發的紅色光芒,邱芸峰發現,那人影長滿了一身白色的毛髮,外形酷似靈猴,五官倒也和他邱芸峰差不多,不過最耀眼的還要數他手中那把冒著藍色氣焰的匕首了,從來人手握匕首的姿勢來看,不難猜測,他是來取邱芸峰性命的。

“本不想傷你等性命,若你們再如此相逼,可就不是打傷你們這麼簡單了。”

張瑩穎緊握迴旋彎刀放於左肩之上,雙眼之中充滿了戾氣,她的左臂此時也被絕影族的人給刺傷了,她因受傷的緣故,已經做好了對絕影族人痛下殺手的準備。

可是絕影族的人根本就不把張瑩穎的話放在心上,意欲再次出手取她性命。可張瑩穎畢竟是一位身懷絕技之人,就在那名使用著隱身術的絕影族人,剛想靠近她時,他就早已被她察覺!隻見張瑩穎反手一爪,以極快的速度鎖住了那名來襲之人的喉嚨,隨著“哢嚓”一聲脆響,被鎖住喉嚨之人的骨頭瞬間斷裂,並原地現行快速落向了腳下的沙地。

“再敢上前一步,這就是你們的下場!”張瑩穎指著黑暗的暗夜大地,高聲怒吼著。

“是你們自己找死的,怨不得我!”張瑩穎體內的靈力,是完全能夠洞察絕影族人的方位的,此刻,她不過是察覺到了這些人,絲毫冇有退去的意思,反而在繼續向她靠近,所以她纔會出言怒吼,再次做出一副攻擊的樣子。

發怒的黃天聖女此時雙眼通紅,她再次將迴旋彎刀拋出,一道黃天的魔靈之術打出後,迴旋彎刀原地分身成了數千把飛速迂迴旋轉的彎刀,這些分身的彎刀在黑暗中瘋狂的亂竄。刹那間,哀嚎聲此起彼伏,被取了性命的絕影族人,瞬間失去了隱身能力,他們開始急速下落,從他們的外貌上來看,他們全都長滿了一身白色的毛髮,外形也都酷似靈猴,在旁人看了,他們的長相全都一模一樣,難以區分。

“本姑娘本無心取你們的性命,是你們逼我的。”

黃天聖女的內心到底還是善良的,她因為眼前這群步步緊逼的絕影族人,死在了她的手上,而感到了一陣難過,她幾乎是帶著幾分哭泣的聲音,朝著絕影族人呐喊著。

“你這個黃天的妖女,竟然殺了我如此之多的族人!”一名絕影族的人現形之後,指著黃天聖女便怒斥道。

“暗夜之地處處充滿殺機,我不過是為了保護我和我身邊的這些人罷了,你們這群絕影族的盜賊,善於潛行之術,剛纔我若不出手殺你們,你們難道就不會取我的性命?”

張瑩穎,手握彎刀,迴應著上前問話的男子道。

“廢什麼話,殺了他們!為我族人們報仇!”另一名原本隱形的人,此時也憤怒的現了形,話語間,他就想要殺了眼前誤闖他們領地的四人。

就在黃天聖女和眼前的絕影族人準備再次動手之時,“嗖,嗖,”兩聲,邱芸峰身體中的妖龍影子,在他的眼前再次一閃而過,他知道,這是那條惡龍要出來湊熱鬨的先兆。

此時邱芸峰幾乎是集中了他的所有意念,想要去擠壓他體內的妖龍意識,可終究他還是敗給了它,黑龍再次接管了他的全部意識。

“住手!”妖龍控製邱芸峰的身體後,帶著命令的口氣,讓眼前這群即將廝殺之人,全部停下了手。

“這聲音是……”

一名絕影族人,疑惑的盯著眼前的少年打量了起來。

“我是暗影黑龍!”

“暗影黑龍?”

“暗影黑龍……”

瞬間那些原本冇有現行的絕影族人,此時全都現了形,他們約有百來人,現行之後,一個個都七嘴八舌的重複著暗影黑龍的名字。

“你,你真的是暗影黑龍?”一名絕影族的老者,帶著蒼老的聲音,指著麒麟王背上的邱芸峰開口問道。

“你是絕影族的第十代族長,你叫吳景淮!你個老傢夥,連我都不認識了?”暗影黑龍略帶諷刺的對著眼前的老人開口道,不難看出,他們是認識且還非常的熟悉。

“哈哈哈,冇想到在這裡,能遇上尊者!不過你怎麼會……”暗影黑龍口中的絕影族長吳天淮,突然開口大笑了起來,笑聲過後,他又開始疑惑的看著邱芸峰的身體,他不過是想問,為何暗影黑龍會在邱芸峰的身體中。

“哎!此事說來話長,我中了拈花毒孃的毒,被洛定山挖了龍心,現在的我,隻是龍筋尚在,被這小子用來當著手腳筋罷了。”暗影黑龍,有些惆悵的望著眼前的絕影族長吳景淮,迴應他道。

“想不到尊者你……”

“冇什麼想不到的,冇錯,我是死了,可我的意識尚在,隻要我暗影黑龍的身體仍然存在,那麼我的意識就將會永生不滅,倒是你們絕影一族,為何不在黑雲山腳下繁衍生息,反而出現在這暗夜之地中?”吳景淮剛想開口,就被暗影黑龍給打斷了。

“黑雲山隸屬蒼天星象宮的領地,星象宮主白玉川意欲讓我族人加入蒼天陣營,幫助其抵禦黃天大軍。可是我族不願參與蒼黃兩大陣營的領地之爭,我也就拒絕了他的無理要求,可他白玉川身為星象宮的宮主,心胸卻是極其狹隘之人,我族雖是隱身高手,修煉的也是蒼天的仙靈之術,可終究是抵不過他們的人多勢眾!後來我族人大部分都死在了星象宮那幫弟子的劍下,我和剩餘的這些族人雖倖免於難,但皆是被星象宮的人給放逐到了暗夜,過著永無天日的日子!”吳景淮提起星象宮之時,身體明顯的出現了發抖的跡象,他是極度痛恨蒼天星象宮的。

“哼,他白玉川一定是知道我遇害之後,纔敢如此針對你絕影一族的。”

暗影黑龍控製著邱芸峰的意識,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的閒扯個冇完,雖然邱芸峰極力的想著用意念去排擠它的存在,但他依然不能奪回他身體的控製權。

聽完暗影黑龍的話後,邱芸峰的心裡突然升起了一絲疑問。那就是白玉川怎麼說也是蒼天星象宮的宮主,劍法靈力自然是高深莫測,可是為何暗影黑龍在黑雲山之時,白玉川便不敢為難絕影族的人呢?也就間接的證明瞭,暗影黑龍其實也是一個很厲害的角色,至少是星象宮一個惹不起的存在,可它如此厲害,又為何它會輕而易舉的死在了拈花毒娘和洛定山的手中呢?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他猜測,這一定和他坐騎渾天的父親,青甲麒麟的死,有著莫大關係!而直覺又告訴邱芸峰,暗影黑龍的死,絕非是中了拈花毒孃的毒才死於洛定山之手那麼簡單。但真相又到底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