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無故多出的猥瑣男子,讓深陷溶洞中的邱芸峰,一下變得緊張了起來,因為他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來到他後背的,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誰?更不知道他要和他玩什麼遊戲!

“你,你是誰?”邱芸峰本能的與這名猥瑣的男子保持了一定的距離後,開始詢問起了關於他的事情。

張瑩穎和吳文卿此時也將目光從瘋狂亂劈的和尚那裡收了回來,同時看向了邱芸峰和鐵牛目光彙聚的方向。與此同時,他二人也被眼前這名長相有些恐怖之人嚇了一大跳,因為他倆回頭之後,皆是麵露驚恐之色。

“我想和你們玩遊戲!”猥瑣男子並未回答邱芸峰的提問,而是繼續開口講著要和他們玩遊戲,不過他的聲音讓溶洞中的數人有一種不寒而栗,且掉雞皮疙瘩的感覺。

“你是誰?”張瑩穎也開口詢問起了相貌醜陋的猥瑣男子。

就在男子剛剛想要開口搭話之機,原本在一旁大吼大叫的和尚,他猛的一跳,落在了猥瑣男的身前,憤怒的開口道:“鬼童,是不是你把依依藏了起來?”

和尚的問話,也就證明瞭男子的身份,他就是和尚要找的鬼童,怪不得他會無辜出現在這洞中。

鬼童原本一臉邪笑的臉上,突然變得嚴肅了起來,他仰頭一言不發的盯著楊刀官,就彷彿要把他生吞了一般。

“是不是你乾的!”和尚話語間再次顯得有些狂躁,用手指著矮他一大截的鬼童道。

性子異常的和尚,見鬼童隻是直勾勾的盯著他不講話,他高舉右拳,對著鬼童就是一擊打在了他的左耳之上!和尚的這一記重拳著實不輕,鬼童的頭顱順著和尚著力的方向,被硬生生的給打掉了,頭顱也隨之飛向了空中。

“你這和尚,為何枉殺無辜?”善良的張瑩穎見和尚心狠手辣的殺了鬼童,竟也顯得有些憤怒,說著就準備動手再與和尚過招。

就在張瑩穎高舉迴旋彎刀之時,鬼童的頭顱竟然在空中遊蕩一圈後,再次回到了他的脖子上,隻是方向反了,因為鬼童的臉此時是朝著他後背的。

眾人見此異象,皆是有些目瞪口呆的望著鬼童,因為在他們靈魔大陸之上的人,凡被切斷了頭部的生靈皆會當場斃命,可眼前的鬼童明明已經身首分離了,他居然還能安然無恙的站在原地,看起來也絲毫不受剛纔身首分離的半分影響。

就在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鬼童之時,更加詭異的一幕發生了,隻見鬼童的頭在脖子上旋轉半圈後,居然又將臉對準了眼前的瘋和尚,繼續用著他那一雙陰冷且猥瑣的眼神,緊盯和尚不放!

和尚當然是知道他眼前的鬼童是他殺不了的一個存在,不然剛纔也不可能下手如此之重,畢竟他還不確定朱依依是不是在鬼童的手中。

憤怒的和尚再次高舉拳頭,準備二次出手攻擊眼前的鬼童,可鬼童先他一步動手,用頭狠狠的撞擊在了和尚的胸口部位。

“啊!”和尚一聲慘叫,被撞擊的倒飛在了黑暗的溶洞中,良久,才傳出了和尚落地的聲音。

眾人想不到鬼童是如此的厲害,也都心生了一絲恐懼之意,因為他們都清楚,剛纔張瑩穎與那和尚交手之時,那和尚的法力明顯要強於她,可他卻如此輕鬆的就被鬼童給打倒了,這也就間接的證明瞭,邱芸峰他們所有人都不會是這鬼童的對手。

“嘿嘿,我能和你們玩遊戲嗎?”

鬼童見和尚被打飛後,再次帶著他那陰邪的聲音,詢問著能否與眾人玩遊戲,可他到底要玩什麼遊戲?卻又冇有明示!

“你,你想要玩什麼遊戲?”為了不激怒眼前這位深不可測的怪人,邱芸峰有些慌張的迴應了鬼童一句,因為他害怕激怒了他,而讓他的所有同伴皆被其殺死在這洞中。

“我們來玩捉迷藏!”鬼童此時的聲音變得更加的低沉與微弱,給旁人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那你來藏,我們來找你。”鐵牛對著其他幾人擠眉弄眼的說出了這句話。他的意思很簡單,因為他知道洞中的所有人都不是這鬼童的對手,繼而假裝找不著他,趁機溜出這溶洞之外,這樣大家也就安全了。

“不,你們藏我來找!不過你們不要被我發現了,一但被我發現了,懲罰就是我要殺掉你們!”

顯然,鐵牛的這點伎倆,早已被鬼童看穿,說完他不慌不忙的轉身消失在了黑暗中。

“你可不能偷看啊!”

張瑩穎激靈的向著鬼童消失的方向大吼一聲,然後快步朝著和尚落地的方向跑去,她是想利用躲藏的時機,帶著和尚逃離這洞穴。

“你們藏好了嗎?我可要來找你們了。”黑暗中鬼童的聲音再次響起。

“快了,你在等等。”邱芸峰慌張的迴應了一句鬼童的問話,著急的看著張瑩穎離去的方向,隻希望她快點帶著和尚歸來。

片刻,張瑩穎帶著口吐黑血的和尚,晃晃悠悠的走入了眾人的視線。

“快走!”張瑩穎對眾人講道。

“冇用的,鬼童是人界酆都鬼帝派來看守我的人,冇有他的允許,我是走不出這洞穴的,且這洞中有限製我離去的封印,如若不然,我這幾十年又怎麼會呆在這暗無天日的黑洞中呢?”和尚話語間透露著一絲的淒涼之意,看的旁人有些心疼。

“酆都鬼帝?”

“酆都鬼帝?”

顯然邱芸峰等人,對這四個字異常的陌生,他們不知這位酆都鬼帝又是何人,繼而皆是高皺眉頭,一臉疑惑的盯著和尚。

“鬼帝是我們人間冥界的主宰,難道你們不知道?”和尚有些詫異的反問著眼前的數人。

聽完和尚的話後,所有的人全都搖晃著腦袋,肯定了他的想法。

“這是哪裡?不是在冥界的地府?”

“這裡是暗夜之地,是流放靈魔大陸一切之生靈的流放之地,怎麼,你不知道嗎?”

鐵牛神情緊張的看著鬼童消失的方向,詫異的迴應著和尚的問話。不過邱芸峰從鐵牛著急的神情猜測,此時他應該更在乎的是鬼童何時會出現,至少也應該找個地方先躲藏一下,而不是在這裡解答著彼此的疑惑。

“暗夜之地?”和尚重複了一句鐵牛的話語,內心又開始思索了起來。

“和尚,這裡有什麼地方可以躲藏嗎?看守你的鬼童非得和我們玩捉迷藏的遊戲!”邱芸峰猜的冇錯,鐵牛此時也不再對和尚有任何的好奇之意,而是詢問他什麼地方可以躲藏。

“冇用的,鬼童身手敏捷,且善於搜尋,無論你藏在什麼地方,他都能找到你們。”

和尚的話讓幾位少年一時竟有些無言以對,難道他們真的就隻能在這裡等死嗎?

恐懼讓鐵牛此時顯得越來越不淡定,他拔腿就朝著洞外跑去,可他剛跑冇進步,就緩緩的原地後退了回來。

黑暗中,一個人影也跟隨著鐵牛的步伐,一點一點的向著他們走來,此人正是先前消失在黑暗中的鬼童。

“文卿,快用隱身術逃走,鬼童剛纔的法力你也看見了,我們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你完全冇必要留在這裡陪著我們送死!”

邱芸峰語速飛快的說出了這句話,也確如他所言,既然他們藏不住,能逃出去一個是一個,必定隱身之術,乃是絕影族人的技能,也隻有他們纔會這樣的技能,因此他完全冇有任何必要留在這裡陪著他們送死。

“哼,邱芸峰,我吳文卿又豈是貪生怕死之輩?我答應了爹爹會追隨你,就不會輕易的改變自己的初衷。”

吳文卿的一番話倒是讓邱芸峰有些感動,隻是他覺得他真的冇必要與他們一起枉送了性命。

看著鬼童緩慢的一步步向著他們靠近,邱芸峰本能的釋放出了麒麟王渾天,因為他知道,接下來將會有一場惡戰,有了麒麟王的幫忙,至少他們不會過於被動。

麒麟王剛一現身,它那紅色的鱗片就將碩大的溶洞照耀的發紅,可是也把鬼童的臉照耀的更加陰森恐怖,也反而讓鬼童看起來多了一分威嚴。

“嗖,唰”

暗影黑龍的影子,此時再次不受控製的在邱芸峰的眼前晃動幾下,邱芸峰大驚:“難道連它也害怕眼前的這位鬼童?”

“我的龍心!剛纔我就已經感應到了它的存在,這鬼童的心是我的龍心所化!”暗影黑龍逐漸占據著邱芸峰的意識,併發出了這一聲感歎。

“妖龍的龍心不是早年被洛定山給挖了嗎?又怎麼會出現這鬼童的身體之中?”知曉此事的邱芸峰,心中瞬間升起了一團疑雲,不過想要知道暗影黑龍的心,為何會出現在這鬼童的身體中,還得等到妖龍完全接管他的身體後,或許真相纔會被揭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