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王渾天,見暗影黑龍消失後,它邁著它那粗壯有力的龍爪,上前一步,輕輕的對著地麵一腳,冰塊隨之炸裂,鬼童的軀乾也就跟著這些碎裂的冰塊,散落了一地。

“你,你們真的殺了鬼童?他真的死了嗎?他的金剛不壞之身破了?”和尚一臉驚訝的看著眾人開口道,他此刻仍然不相信鬼童已經死亡的事實。

邱芸峰低頭看了一眼四分五裂的鬼童軀乾,開口道:“估計也活不了。”

就在邱芸峰剛纔迴應完和尚的話語之時,鬼童的周圍瞬間又彙聚了些許黑色的氣焰,眾人一驚,皆是認為鬼童就如和尚懷疑的那樣,並未被殺死,如若不然,他又怎麼可能重新彙聚這黑色的霧團呢?

所有人都看著不斷從冰塊中彙聚的團團黑氣,不由得再次做出了防禦的姿勢,可這一次他們顯然有些小題大做了,因為待黑氣散儘之後,鬼童他並未化成人形,不過是彙聚成了一個虛無縹緲的影子罷了。

“楊刀官,就算我死了又如何?你依然見不到朱依依,這是冥界的詛咒,哈哈哈……”鬼童說完砰的一聲化作無數的黑色氣息,向著溶洞的四麵八方散去,不過從他的話裡聽來,朱依依的消失確實和他有著莫大的關係。

“鬼童,你給我站住,依依她在哪兒!”和尚高舉雙手,瘋狂的怒吼著,可此時他再也得不到鬼童的答覆了。

和尚他一番無力的怒吼,見得不到鬼童的迴應,也就隻好呆呆站在原地,他傷心的像個孩子一樣抽泣著。其實此刻棕毛少年對眼前的和尚充滿了興趣,因為她和朱依依的故事,他也不過隻是知道一點皮毛罷了,不過他猜想,他們之間一定有著什麼不同尋常的情愛故事……

“喂,那個,楊刀官,我以為你會是和我們年齡相仿的人,冇想到你卻是一位老人家!”張瑩穎看著傷心欲絕的和尚,大大咧咧的說出了她心中的疑惑,其實不光是黃天的聖女,在場的所有人,心裡都有很多的疑問,那就是楊刀官到底和朱依依之間發生了些什麼。

楊刀官聽完張瑩穎的話後,掛著兩顆淚珠,轉身看向她道:“今日你們來到洞中,老和尚本以為你們是來飲我血吃我肉的人,可是現在看來不是,也罷,我就把我和依依的故事告訴你們吧。”

其實此時,邱芸峰覺得他們最應該做的事情,就是儘快的想辦法救治受傷的吳文卿和鐵牛,但是張瑩穎卻不這麼認為,她瞪著一雙大眼睛,一臉期待的看著楊和尚,絲毫不擔心其餘兩人的傷情,她對朱依依和楊刀官的故事,同樣充滿了好奇之心,邱芸峰也就隻好作罷,隻希望和尚快點講完那屬於他的故事。

楊刀官捋了一下他那掛在嘴邊的半尺白色鬍鬚,做出一副努力回憶過往的樣子,過了很久,他才喃喃的開口道:“曾經的我是我們那個世界最頂尖的強者之一,再一次偶然的機會中我得知,遠古大神在人界留下了三縷殘魂的力量,用於鎮守人界的三方冤魂,可是要得到這樣的力量,隻有我們道家的返祖血脈清泉之血才能擊敗鎮守在那裡的守將,可是這樣的血液是千年不遇的,也不知道是命運的驅使還是我破塵命有此劫,這樣的血液居然被我給等到了!”

“他不是叫楊刀官嗎?為何他此時會自稱自己是破塵?”邱芸峰內心瞬間跳出了這樣的一個疑問,所以他便忍不住的開口打斷了和尚的話,繼而開口問道:“和尚等等,我們從朱依依的嘴裡聽說你名叫楊刀官,為何你現在又自稱是破塵呢?你到底有幾個名字?”其實他們初入暗夜之地的時候,確實也從朱依依的嘴裡聽說了“破塵”二字,不過在好奇心的驅使下,邱芸峰還是忍不住的張了嘴。

張瑩穎顯然因為邱芸峰打斷了和尚的話,而感到不滿,他輕輕的歎了一口氣,有些無奈的白了他一眼。

和尚冇有因為棕毛少年打斷他的說話而感到不快,他目光柔和,滿臉甜蜜的看了他一眼,但他也冇有直接回答邱芸峰的提問,而是繼續開口道:“那一年,千年不遇的道家返祖血脈清泉血,就隨著一名嬰兒的出生來到了人間,我由於渴望得遠古大神的力量,就殺了這名嬰兒占據了他的身體,但後來我遇見了依依,這或許就是我破塵一生的轉折之點,因為我怎麼也不會想到,我會愛上她,但我也欺騙了她!當年在人界萬鬼淵一戰之後,酆都鬼帝答應我可以讓已經死亡的依依轉世輪迴,但前提是我必須將遠古大神的力量歸還冥界,我為了能讓依依轉世輪迴並與她當麵好好的道個彆,散去了一身的道行,將神力歸還冥界,並在方壩鎮出家為僧,種下滿院的陰陽花,因為鬼帝說過,陰陽花開之日,就是我和依依見麵之時……”

和尚講著他的過往之時,滿臉的幸福,不過邱芸峰也從他的眼神中讀到了一絲淒涼,他對朱依依的情愛,一定也是世人所不懂的。

“可是你為什麼一會兒叫楊刀官?一會兒又叫破塵啊?”聽完和尚的話,邱芸峰還是一頭的霧水,弄不懂他到底叫什麼名字,所以便不依不饒的繼續追問著。

聰明的黃天聖女張瑩穎,搖了搖頭,再次發出一聲歎息,她鄙視的看了邱芸峰一眼,道:“你真是個笨蛋,大師不是都說了嗎?他殺了一名嬰兒,並占據了這名嬰兒的身體,如果我冇猜錯,大師您在占據這名嬰兒的身體之前叫破塵,而這名嬰兒的名字就叫楊刀官,所以破塵是你,楊刀官也是你,是嗎?”

和尚聽完張瑩穎的話後,點頭確認了她的猜想。

聽完張瑩穎的解釋,邱芸峰仔細的回想了一下和尚剛纔的話語,確實也如他說的那樣,此刻,他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

瞬間,邱芸峰又想到了什麼,他猛的一敲腦袋,冥想道:“等等,和尚說冥界的什麼鬼帝可以讓朱依依轉世輪迴,那麼豈不是他也能讓因他而死的韓若鳳仙子,從新輪迴。”

想到這裡,邱芸峰趕緊開口道:“和尚,我們蒼天有一位弟子因我而死,能否讓你們的鬼帝,也讓她輪迴一次,讓晚輩免受良心上的折磨?”

邱芸峰認為他雖然不能複活韓若鳳,但卻可以讓她轉世輪迴,至少這樣他的良心會好過一點,因為他也不知道,將來的他的造詣會有多高,但他卻自卑的認為,他即便是擁有了麒麟王這樣的坐騎,也是永遠也不可能會將他體內的仙靈脩行的發生變異,也就不可能複活韓若鳳,至少此刻和尚的話,又給了他一絲新的希望。

和尚聽完邱芸峰的話後,一臉疑惑之色的看著他道:“這裡是蒼天仙界?”

其實邱芸峰對眼前的和尚真的特彆無語,因為他簡直就是無視他的提問,反倒開口問起他話來了。

見和尚不回答自己所關心的提問,邱芸峰也就冇有開口解開他的心中疑惑。和尚見棕毛少年不語,他再次掃視了一眼這黑暗的溶洞,繼而自言自語了起來。

“原來蒼天真的存在?我一直都以為那隻是一個遠古的傳說。”

就在和尚自言自語的說話時,黑暗中一聲微弱的歎息聲傳入了眾人的耳膜,聽聲音是鐵牛的。

這聲微弱的聲音,瞬間讓邱芸峰來了精神,他心想,吳文卿是追隨他的人,短暫的相處鐵牛也算是他在這暗夜之地中的朋友,比起其他事情來講,冇有比救人更重要的事情了。想到這裡,邱芸峰趕緊奔向了鐵牛落地的方向。

當邱芸峰將鐵牛放在渾天的背上之時,張瑩穎也將吳文卿扶了起來。

此時的火把早已熄滅,在這洞中他們之所以還能看清彼此的麵容,皆是靠著麒麟王渾天身體上的紅色光芒,所以此刻邱芸峰也想快點走出這陰冷潮濕的洞穴。

“和尚,朱依依她是在洞口消失的,我想此刻她應該還在這絕命沙地中,不如你和我們去洞外再找找?”

張瑩穎有些自欺欺人的對和尚講著這番話,因為鬼童消失之前,已經明確的告訴了她們,朱依依之所以會消失,是受到了冥界的詛咒,隻是現在她們還不知道這詛咒是什麼,而張瑩穎她之所以會這樣說,不過是在寬慰和尚的心罷了。

“冇用的,我是走不出這洞穴的,因為酆都鬼帝在這裡設下了可以禁錮我的封印,就算是看守我的鬼童死了,我也是逃不出去的,我在這洞中活了數十年,都不曾尋到這封印的位置所在,更何況初來乍到的你們呢?”

和尚一臉無奈的看著張瑩穎,對著遠處黑暗地帶就打出了一團黑色的氣焰,隨著氣息的快速飛行,一道圓形鍋蓋狀的屏障瞬間顯現,他是在用此法向眾人證明他說的話不假。

“啊……”

隨著一聲微弱的歎息聲發出之後,眾人皆是把目光投向了吳文卿,此時他手裡正拿著一張,閃閃發光的靈符,那靈符和朱依依所施展法力之時,拋出的符咒倒有幾分相似。

和尚看見吳文卿手中的靈符之後,瞬間來了精神,從他興奮的眼神中就不難看出,吳文卿手中的靈符,就是封印他的冥界神器。

正當邱芸峰剛想開口詢問吳文卿他是如何找到封印的時候,暗影黑龍的影子,突然從他的眼前一晃而過,隨之一個聲音傳來:“我們當中有人在撒謊,我的龍心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皆是由他一手策劃的!這是我和龍心彙聚之後得到的意識,隻是我看不清此人的模樣,邱芸峰你要小心,切不可伸張,否則我們都得死在這裡!”

暗影黑龍的聲音傳入邱芸峰的大腦後,他的身體也跟著猛的一震,隨之將目光投向了眼前的眾人。暗影黑龍此次隻是將這件事情告訴了他一人,因為眾人的目光還停留在靈符之上,也就證明瞭他們冇有聽見黑龍的聲音。

暗影黑龍消失之後,邱芸峰高皺額頭,開始冥想了起來“黑龍說他們當中有人在撒謊,那麼謊言是什麼?黑龍的心之所以會出現在這溶洞中,也是撒謊之人一手策劃的,他的目的又是什麼?最重要的是這位撒謊的人他到底是誰?”

“是黃天的魔女張瑩穎?”

“是吃人的鐵牛?”

“是找到封印的吳文卿?”

“還是被困在此地和尚楊刀官?”

一連串的疑問讓邱芸峰的頭皮發麻,因為敵在暗,他在明……

(插播一條廣告:各位最尊敬的讀者,感謝你們對路易斯趙富貴的支援,如果想知道更多關於朱依依和楊刀官的故事,請搜尋楊刀官複仇誅魂記,感謝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