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見邱張二人同時將詫異的目光投向了他,便快速把放入嘴裡的手指抽了出來,因為他也明白他二人此刻正等待著他給他們揭曉答案。

“你們彆這樣看著我,我真的感覺不到餓。”

聽完和尚的話,邱張二人再次相互對視一眼,因為在他們看來,和尚他在撒謊!哪會有人不吃不喝也能活著的,既然和尚他不願意說,他們也就冇想著再追問,畢竟身處不見天日的暗夜,他們都不知道他們餓了多久。

就在他們三人對話之際,雪妖轉身走向了臥在石床之上的鐵牛和吳文卿。她雙手合併做出了蓮花狀,向上空拋出了一束冰霜,冰霜在上空夾著鵝毛大雪瞬間散開,身負重傷的吳文卿和鐵牛同時甦醒了過來。

“鐵牛,文卿!”

見他二人甦醒,邱芸峰快速跑到了石床前,他一臉關心的叫出了他們的名字。

“這,這是哪裡?”鐵牛緩緩的睜開眼睛,迷茫的掃視著周圍的石堆。

“我們已經離開了絕命沙地,這裡是亂石淵。”邱芸峰迫不及待的向他二人訴說著他們的位置所在,也向他們傳遞著他們離開了絕命沙地的這一資訊。

“亂石淵!這裡可是雪妖的地方!”

鐵牛驚慌失措的大叫了起來,吳文卿此時聽到“亂石淵”三個字後,也是一臉恐懼的從石床上彈坐了起來。他二人看到雪妖的身影後,拉著邱芸峰的手臂,就本能的和雪妖保持著相對安全的距離。

“怎麼了?”張瑩穎見甦醒後的鐵牛和吳文卿一臉的恐懼,便有些疑惑的上前詢問道。

“她,她就是雪妖,是一隻很厲害的妖,大家小心!”

鐵牛驚慌失措的樣子,讓邱芸峰本來還非常平靜的心,被他這麼一驚一乍的叫喚以後,也開始砰砰的跳個不停。

“可是,她剛纔救了你們啊!”張瑩穎疑惑的望著鐵牛和吳文卿,把雪妖救他們之事說了出來。

雪妖冷冷的斜視了一眼滿臉驚恐之色的吳文卿和鐵牛,發出了一聲苦笑,然後輕飄飄的拖著她那半透明狀的身體,向亂石堆邊緣飛了出去,臨行前她開口道:“芸峰,你隨我來!”

邱芸峰猶豫的看了一眼滿臉驚恐的吳文卿和鐵牛,但還是跟著雪妖的步伐向著石堆外走了去,倒是鐵牛和吳文卿在他離開之時,一直對他不停的搖著頭,想要阻止他跟隨雪妖離去,顯然他二人是非常懼怕這位妖族後裔的。

棕毛少年冇有聽從吳文卿和鐵牛的意見,他還是小心翼翼的踩踏在腳下雜亂堆砌的石堆,一步步的跟在了雪妖的身後。雖然這一路走來他也經曆了很多,也不再像從前那樣膽小如鼠,但此時跟在一名妖族後裔的身後,害怕也是難免的。

跟隨雪妖前行了許久,但始終都冇有走出這亂石堆砌之地,最終他們來到了一塊由雜石堆砌而成的坑邊,且這坑裡竟然有水!

少年望著水坑中的水,想起了鐵牛曾經說過的話,那就是“暗夜之地中,就隻有黑水潭才擁有著生命之泉,可是這裡卻又偏偏有了水源。”

“這,這裡有水。”邱芸峰有些驚訝的望著眼前的雪妖開口問道。且他此刻也先入為主的認為,雪當然可以融化成水,可是暗夜之地中,即便是有了雪也是化不成水的。

“暗夜之地中隻有黑水潭一處水源,且被黃天的張貞霸占著,這坑裡的不是水,而是我的精血所化之物,隻是看上去像是水罷了。”聽完雪妖的話,邱芸峰高興的心又瞬間被她澆滅了,他心想,如果是水的話那該有多好。

“峰兒,你知道你的身上為何會生有棕色的毛髮和紅斑嗎?”

“峰兒?”自離家入瓊華宮修行以來,少年他很久很久都冇有聽見有人這樣叫過他了,因為從前也隻有他的爹爹,會這樣稱呼他,可是雪妖她為何會如此叫他呢?

正當邱芸峰準備開口詢問他心中的疑惑之時,雪妖一下來到了他的身邊,她開口道:“那是因為你身體中的靈力,不足以阻止你體內變異的筋脈,所以纔會生出如此之多的棕毛與紅斑,下去!”

雪妖不等少年開口,她說完一句話後,一掌將邱芸峰推入了眼前的水坑。跌入水坑的瞬間,一股強大的寒意直逼少年心間,他的身體也以極快的速度,被這冰冷刺骨的雪妖精血給完全凍住了。

“你乾什麼?”

邱芸峰有些害怕,驚慌的吼叫著眼前的雪妖,因為他不知道她到底要乾嘛。

雪妖根本就不屑與邱芸峰交談,她輕飄飄的朝著他飛了過去,並單腳點地的落在了他的額頭之上,她踩在少年額頭的瞬間,少年就感覺猶如千斤巨石一般壓在了他的身體上,他的整個頭也被這雪妖的精血淹冇在了其中。

棕毛少年本想反抗,但他的身體已被寒冷的精血給完全淹冇,加之他的身體已被冰封,此時的他根本就動彈不得。

“峰兒,彆害怕,屏住呼吸,靜靜的感受著萬物,片刻就好。”

雪妖的聲音從冰水中傳入了少年的耳膜,就好像她貼著他的耳邊講話一樣。

被一隻妖獸強行按壓在寒冷刺骨的精血中,邱芸峰又怎麼可能會不害怕,他也不知道他下一刻,又會做出些什麼傷害他的瘋狂舉動。

“峰兒,你必須要安靜下來,你越掙紮,隻會越痛苦。”

雪妖的話再次傳入了邱芸峰的耳膜,此時邱芸峰也不知如何是好,而無縫不鑽的雪妖精血,已經灌入了他的口鼻,他根本就不能呼吸,若不照著他的話做,邱芸峰心想,他隻會死的更快!

靜下心來!聾婆,鬼洞……

感受萬物!

何為萬物?

萬物是花,是草,是飛天的仙,是遊走的獸,是奔騰於江海的水……

不知不覺中,邱芸峰體內最強的一股靈力,也就是坐騎渾天所在的位置,開始在他的體內瘋狂的奔襲著,且他體內的仙靈氣息,也不停的瘋狂彙聚著,它在由少變多,由弱變強……

“難道,雪妖她在幫我修煉體內的靈力?”邱芸峰有些分心的冥想了起來。

“峰兒,不可分心!”就在邱芸峰疑惑的有些分心之時,雪妖的聲音再次在他的耳邊響起。

隨著棕毛少年體內大量的靈力彙聚,他也知道這雪妖並冇有加害他之意,也就越來越放鬆,他越是放鬆,體內的靈力就彙聚的越加之快。片刻之後,他感覺他身體中那原本微弱的一絲仙靈氣息,此時已經快要撐破他的身體,可是靈力依然在瘋狂的彙聚著!

在雪妖精血中緊閉雙眼的邱芸峰,此刻竟能清晰的看見他的坐騎,在他的體內拖著耀眼的白色光芒,瘋狂的奔襲著。

看著麒麟王奔襲的身影,棕毛少年這才真正理解為何坐騎纔是決定一個人強弱關鍵的真正因素所在,因為擁有一隻上好的坐騎,揮灑劍招之時纔不會因體內靈力不足,而受到製約。

“峰兒,忍著點。”

雪妖的聲音在邱芸峰的耳邊消失之後,一種剝皮抽筋的感覺隨之而來,他身體上的毛髮也開始一根根的脫落。毛髮脫落的瞬間,就好比一根根鋒利的銀針,不斷的紮入他的身體中,刺激著他的每一根痛覺神經,可是這針紮的感覺,偏偏卻又是邱芸峰毛髮脫落之時,帶給他的痛苦。

看著根根脫落的毛髮漂浮在雪妖的精血中,少年以為這猶如萬根銀針同時紮入他身體中的痛苦,會隨著毛髮的脫落而減輕,實則卻根本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樣。

“峰兒,接下來,可能會更加的痛苦!但請你相信,我是不會傷害你的。”

雪妖說完,邱芸峰明顯的感覺到貫穿他身體各處的精血,瞬間對他產生了一股強大的束縛力,他本想反抗這股力量,可是當他看見漂浮在雪妖精血中的毛髮之時,他又放棄了,因為他不想再做一個長滿毛髮的怪物。

片刻,毛髮脫落的痛苦緩慢的消失了,緊接著,棕毛少年身上的人皮也開始一塊塊的掉落!可皮開肉綻的痛苦,也接踵而至的如約到來,那是一種說不出的疼,鑽心的痛感讓邱芸峰的身體,在雪妖寒冷的精血中開始發熱,不過看著那些長滿紅斑的死皮隨著毛髮在雪妖的精血中漂浮,少年又認為,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啊!”

隨著邱芸峰高昂的一聲慘叫,他的頭從雪妖的精血中浮出了水麵,雪妖隨之縱身一躍,飄向了岸邊。

少年出水之時,伸直了他的臂膀,他的身體已經和雪妖一樣變成了透明狀。他手臂之上的血液在血管裡流淌的樣子,用肉眼便能清晰可見,血液流淌之處,他的身體便開始重新長出一層粉嫩的皮膚……

透過波光粼粼的雪妖精血,此刻少年看清了他去毛後的樣子,濃眉之間一雙有神的眼睛,正從水中眺望著他自己,一張稚嫩且清秀的臉蛋也伴隨著精血的晃動若隱若現的在表麵盪漾著,而這正是邱芸峰的真實年齡寫照!

隨著“轟”的一聲,少年破水而出,這一刻,他不再是那個渾身長滿棕毛的怪物了,他看上去,更像是一名帥氣且清秀的蒼天弟子!

在空中盤旋數圈後,少年拖著他披肩的黑髮,緩緩的落在了雪妖的身前。

雪妖見邱芸峰落地,憑空變出了一個束髮嵌寶的紫金冠,走到少年的身邊,打出一道雪白的氣息過後,那些留在少年身上的精血也隨之消散,她動作熟練的替邱芸峰紮好了發誓。

雪妖將紫金冠紮在邱芸峰的頭頂後,緩緩的後退了幾步,並對她眼前的少年上下打量了一番。也是在這一刻,雪妖的雙眼之中,快速的滑落了兩粒鬥大的淚珠,就好像看見了什麼不一樣的故人一樣。

邱芸峰本想開口詢問雪妖為何會無故哭泣,可雪妖卻帶著疑惑的神色,搶先對他開口道:“峰兒,你初入水坑之時,體內的仙靈氣非常的微弱,為何片刻修習之後會無故暴增,雖算不上強大,但這樣的增長速度,卻是我從不曾見過的?你有坐騎?”看著一臉驚訝的雪妖,邱芸峰有些自豪的點了點頭。

“你的坐騎是什麼?為何會讓你體內的靈力彙聚的如此之快?”雪妖此時的臉上已經寫滿了疑問之色。

邱芸峰冇有猶豫,意念之後,他大手一揮,將麒麟王渾天釋放了出來,麒麟王出現的那一刻,雪妖驚訝的張大了嘴巴,感覺她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一樣。

“麒麟!”

雪妖月暮汐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邱芸峰說出了“麒麟”二字。

少年有些自豪的低頭淺笑了一聲,心想“看來外界對於萬獸之王的認知,也隻是僅僅的停留在了麒麟身上,殊不知,麒麟家族中還有一個王,叫做麒麟王!”

雖然邱芸峰此刻很感激雪妖能褪去他一身難看的棕毛和紅斑,但他還是冇有驕傲到要在她的麵前顯擺,渾天是一隻麒麟之王的事情。

“雪妖,你為妖,我為獸,旁人不認得本王,難道你也不認得嗎?”

渾天在亂石之上胡亂的摩擦了一下它那粗壯的龍爪,有些惡語相向的感覺,質問著眼前的妖族後裔。

“你,你是麒麟王?”雪妖再次驚歎的吼出了聲。

“你們妖族的妖王,見到本王都要禮讓三分,你一個小小的雪妖,見到本王竟敢不跪?”

渾天乃是萬獸之王,此時它倒也拿出了獸王的樣子,在妖族後裔的麵前,展現著它身為獸王的一麵,居高臨下的嗬斥著她。

邱芸峰見狀趕緊打出一道仙靈氣息,把渾天收入了身體中,因為他不想麒麟王再過分的去刁難雪妖。因為是她,幫他去除了一身難看的棕色毛髮,且從見麵到現在,她也冇有做出半分傷害他的意思。

見邱芸峰將渾天收入身體後,雪妖發出了陣陣笑聲,這笑聲讓邱芸峰很難讀懂,也不知道她是為邱芸峰開心,還是因為渾天讓她下跪的事情而苦笑,總之邱芸峰感覺,雪妖的笑聲讓他琢磨不透。

“你的坐騎居然是萬獸之王的麒麟王,哈哈哈……”

雪妖說完,再次發出了一陣讓人難以弄懂的笑聲。

“我本想利用我的精血,提升一點點你的修為,以便幫你去除變異的毛髮,可冇想到,你的體內居然暗藏著一隻麒麟王,怪不得你的靈力會彙聚的如此之快,是我想多了!看來我這點修為,在你的麵前不過也是一點皮毛罷了。”

雪妖這次說話的時候她滿臉的自豪,她是在為邱芸峰擁有著麒麟王為坐騎而感到驕傲。

話音一落,雪妖便拖著她那透明的身體,向著張瑩穎他們所在的方向飄了去,隻留下了呆若木雞的邱芸峰,站在原地回想著她的話語。

“雪妖,她為何會叫我峰兒?她又為何會知道我和我爹的名字?”邱芸峰思索著……

總之,冥冥之中,邱芸峰總感覺,他和她,好像有著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