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丞等人從邱芸峰的房間離去以後,身為含羞溪主人的邱芸峰,生平第一次感覺到了活著的壓力。因為他認為,蒼天和黃天兩大陣營的靈石被盜,妖族又仍在不斷的壯大崛起,而袁千等世外高人,皆是把賭注壓在了他的身上,有些不自信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夠擔任拯救靈魔大陸萬千生靈的重擔。

繼任含羞溪一脈之主的邱芸峰,深知自己不同常人的使命,他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也一度變得勤奮了起來,每日除安排門中事務外,便苦心修煉仙靈之術,他就這樣平靜的在含羞溪度過了一個月。

在此期間,凶算袁千和張貞,為了進一步探查妖族和黃天陣營的動向,也於數日前離去,他們具體去了哪裡,他們冇有告訴邱芸峰。隻是袁千在離去之時告知邱芸峰,含羞溪是女人的集結地,他是蒼天的巨獸,身負靈魔大陸萬千生靈安危的重擔,含羞溪的溪水太淺,打濕不了他的腳踝。若他離去之時,發生了什麼意外,讓邱芸峰隨緣而動,凡事不必過於強求,更無須解釋什麼。

這一個月,邱芸峰仗著體內麒麟王的力量,修煉起蒼天仙靈之術來,簡直是一路高歌猛進,他體內的靈力也越加強大,也正是因為他體內強大的靈力儲蓄,讓他突然間開了竅似,在龐詩茵等眾多飛雪宮精英的幫助下,他學會了不少上乘的蒼天劍法,此時的含羞溪各路高手,皆以不是他的對手,就連劍術靈力皆要強於邱芸峰數倍不止的汪丞,要想在數十招之內擊敗他,當下也是一種不可能的事情了。

看著少年的仙靈之術進步的如此之快,讓原本對邱芸峰多少還有些懷疑之色的汪丞,也吃了一粒定心丸。在他看來,眼前的少年絕非常人,將來必有一番大的作為,他也是唯一能夠拯救靈魔大陸萬千生靈的最後希望。

數十日勤學苦練的邱芸峰嚮往常一樣,回到了他身為掌門的豪華房間內。邱雲峰獨自一人,麵對著裝飾豪華卻略顯孤寂的房間,她不禁想起了一個他很久也冇有見到的人,黃天聖女張瑩穎!其實邱雲峰他是深愛著張瑩穎的,隻是迫於正邪不兩立的錚錚誓言,讓他無從開口,甚至他連對他所愛的女子表白的勇氣都冇有。

當邱雲峰陷入深思不能自拔之時,門外傳來了陣陣急促的敲門聲,把邱芸峰從思緒中拉回了現實。

“請進!”望著門外的一抹白影,邱雲峰便認為,外麵敲門的人,是含羞溪的某位女弟子,繼而開口讓她進屋談話。

說來也怪,門外的白影聽見邱芸峰的邀請以後,她並冇有進屋,而是停下了拍打房門的手,靜立門外原地不動,她冇有離去,但也冇有進屋。

“是哪位師姐?有什麼話進屋說!”邱芸峰再次禮貌的邀請了一聲站在屋外的敲門人,可是敲門人卻依然冇有任何的多餘動作,依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受到兩次邀請仍然冇有進屋的弟子,讓邱芸峰不禁開始眉頭緊鎖了起來。因為直覺告訴他,門外之人一定來者不善,或者說是某位與韓若鳳情深意重的弟子,故意以此方法,來生事端。

橫豎都要麵對,與其坐以待斃,倒不如直接麵對的好。邱芸峰定了定神,快步走向房門,可當他打開房門的瞬間,一名與其年齡相仿的弟子,此時滿身是血的依偎在了他的懷裡。

“怎麼回事?”麵露著急之色的邱芸峰,趕緊開口詢問道。

已是奄奄一息的女弟子,斷斷續續的說出了一段話:“懷,懷裡······”

邱芸峰聞聲向著女弟子的懷裡看去,一把鋒利的匕首,正插在她的要害處!心急如焚的邱芸峰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他隻是心疼的想要伸手去觸碰匕首的刀柄,可就在他伸手的同時,兩名弟子碰巧路過,正好撞見了這一幕!

女弟子本就奄奄一息,就在她的兩位同門還未趕到之時,她的仙靈隨之飛出了體外,她死了,死在了邱芸峰的懷裡!

“蕭,蕭倩師妹!”

碰巧路過的兩名女弟子,望著飛昇的仙靈,一時竟愣在了原地,因為在她們的視角裡,認為殺死師妹蕭倩的,正是她們含羞溪掌門人邱芸峰。

“掌門師弟!你為何要殺了師妹?”望著兩名弟子驚恐的眼睛,邱芸峰大腦嗡的一聲悶響,因為他的手此時正握著刀柄,且弟子蕭倩確實也是死在了他的懷裡,此刻他也不知如何解釋。

片刻,路過的弟子越來越多,邱芸峰依舊保持著他那僵硬的肢體,他冇有把手從刀柄上收回,也冇有將蕭倩的屍體放下,而是呆呆的站在原地發愣,任由弟子們帶著驚恐的眼神,議論紛紛。

望著眼前這位還不太熟悉的含羞溪新任掌門,一名女弟子率先向邱芸峰發難,道:“掌門,蕭倩師妹何以得罪掌門,讓您痛下殺手?”

邱芸峰明知這一切都是有人在背後刻意陷害他的,卻又不知如何回答這名女弟子的問話,隻因匕首的刀柄正在他的掌心裡,且蕭倩的屍體也在他的懷裡,即便是他滿身是嘴,也堵不住旁人的猜忌之聲。

“姐,姐姐······”另一名邱芸峰還叫不出名字的弟子,氣喘籲籲的推開了圍觀的人群,她滿臉淚水的一下撲倒在了蕭倩的屍體旁邊,她放聲哭了起來。

圍觀的人群越來越多,龐詩茵和師美美也相繼趕到了現場,她二人是邱芸峰此次能夠繼任含羞溪掌門的推手之一,可如今,被她們一手推上大位的掌門,卻在剛剛入主含羞溪不久,便出手殺害了一名同門,心中也難免開始有些後悔當初的決定。

“你殺了我的姐姐,我要殺了你!”跪地哭泣的弟子,傷心之餘,緩緩的拔出了手中的佩劍,就想著要為死去的蕭倩報仇雪恨,可她的劍還未出鞘,便被趕來的龐詩茵阻止了。

“蕭靈住手!此事關係重大,他可是宮主親點的掌門啊,就算要處置,也輪不到我們。”龐詩茵出手製止蕭靈的同時,扭頭看向了一直未曾說話的邱芸峰,因為她還想聽聽她們的這位掌門有何話要說。畢竟邱芸峰身為含羞溪的掌門,他冇有任何的理由,去殺死一名在此之前與他素未相識的弟子。

“掌門,這中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龐詩茵在含羞溪上萬弟子中,年齡最長,且德高望重,她開口詢問之時,原本竊竊私語的弟子們,全都住了嘴。

邱芸峰收起了他呆滯的目光,把蕭倩的屍體平攤在地。他緩緩的上前兩步,把剛纔敲門的聲音和他開門後所遇之事,當著眾人解釋了一番,可他的說辭,在場的人又有誰會相信呢?必定含羞溪的前掌門,韓若鳳也是因他而死,況且他的身邊還有一位讓世人所痛恨的黃天邪魔張貞,且蒼天大地之上的流言蜚語,說他與魔教頗有瓜葛之事也必定不是空穴來風!雖然他後來單劍斬三傑之事,洗清了自己不少的冤屈,可必定含羞溪乃至整個飛雪宮上下的數萬弟子,對他邱芸峰的瞭解,還是甚少的。

“簡直是一派胡言,今日我與小師妹路過之時,親眼見到咱門的這位掌門,把匕首插入了蕭倩師妹的腹部,且被我們撞見之時,蕭倩師妹的仙靈也纔剛剛飛出體外,不是他殺了師妹,還會有誰?”

“是的,沈霞師姐說的冇錯,是掌門殺了蕭倩師妹的。”

麵對兩位目擊證人的指控,邱芸峰自知,他再多做解釋也是徒勞,他不想開口與兩位指證他的弟子多做爭辯,隻好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對邱芸峰有些失望的師美美此時也開始變得有些自責了起來,因為她先前還對邱芸峰有著不少的好感,內心深處也放下了師傅韓若鳳因邱芸峰被害一事的執念,可眼下他剛繼任掌門一位不久,就做出殘害同門之事,心中的怨氣也在陡然上升。

“本來他就不是我飛雪宮的弟子,我們的掌門之位,憑什麼要交給一個瓊華宮的弟子來做?況且他還是個男人,簡直是壞了我們含羞溪一脈的規矩。”人群中一名弟子,高聲呐喊出了聲。她們對邱芸峰的那點好奇之心,也隨著蕭倩的遇害,變成了一種恐懼!在她們看來,眼前的這位掌門,就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否則為何會剛入主掌門之位,便殺害其門中弟子呢?

緊接著,那些原本在人群中竊竊私語不敢叫板掌門的弟子,也都一個個的都高聲呐喊了起來,他們要進飛雪宮大殿,麵見宮主鐘楚晴,希望罷黜邱芸峰含羞溪掌門一職。

見眾怒難犯的邱芸峰,此時隻盼望著凶算袁千趕緊歸來,以解他被人栽贓嫁禍之冤屈。可也正是因為邱雲峰想起了袁千,也纔想起了袁千臨行前告訴他的那句奇怪話語,那就是,若他離去之時,發生了什麼意外,讓他自己隨緣而動,凡是不必過於強求,更無須解釋什麼。想來袁千早已知曉邱芸峰會遭此一劫,所以纔會在臨行前,特意叮囑邱雲峰這句話,隻是凶算的話過於高深,以邱芸峰當前的智慧,又怎麼會懂!

姍姍來遲的汪丞,站在人群中細聽了一會議論之聲,大概也猜到了這箇中的原委,他自然是不會相信,心地善良的邱芸峰會做出殘害同門之事,不過此時她也冇有什麼有力的證據,證明地上的弟子,非他邱芸峰所殺,更不便上前幫著邱芸峰辯解。

“請吧!”師美美上前幾步,對著邱芸峰攤開右掌,她的臉上寫滿了失望之色。

邱芸峰冇有對師美美和含羞溪的眾多弟子多做解釋,他昂首挺胸的邁著腳步,在萬餘名弟子的陪同下飛身而起,朝著飛雪宮的方向疾馳而去。

含羞溪上萬弟子,在麵見宮主鐘楚晴後,情緒激動的道出了邱芸峰殘害同門一事,並請求宮主鐘楚晴,罷黜邱芸峰含羞溪掌門一職,交由飛雪宮問罪。

聖人賴天鏡聽聞此事後,一雙眼睛瞪大的牛大,恨不得出手殺了這位殘害同門的少年!好在明事理的鐘楚晴看來,邱芸峰殘害同門一事,絕非含羞溪弟子沈霞見到的那麼簡單,但因為邱芸峰一時也拿不出有力的證據,證明自己的清白,也隻好按照聖人骨玉權的意思,暫時罷黜邱芸峰含羞溪掌門一位,軟禁飛雪宮,待日後查明真相,再做定奪。

這位曾經眾人眼中的廢物,入主飛雪宮含羞溪一脈的主人纔剛剛一月有餘,便因殘害同門被軟禁一事,讓他徹底的淪為了一個天大的笑話!即便是邱芸峰他不是真的殘害同門,但蒼天的各宮又有誰會去求證事情的真偽呢?他們隻知道,飛雪宮主鐘楚晴,用人不善,引狼入室,致使其門下的弟子死於非命。但也有一些明事理的蒼天仙翁,他們認為邱芸峰能夠一連斬殺黃天陣營的三位統帥,必定不會做出殘害同門之事,蒼天各宮的議論聲不斷,他們也發出了不同的聲音。

被軟禁的邱芸峰心想,袁千在臨行前就已經知曉了自己會遭受此劫,想必他是知道凶手是誰的,不過想要洗清自己的冤屈,可能還真得等到袁千的再次歸來!

殊不知對於邱芸峰而言,含羞溪弟子蕭倩遇害之事,才隻是一個開始,接下來還有更多的冤屈在等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