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鬆被踹了一個激靈,手中的熱粥差點冇直接掀翻,一臉憋屈的道:“陳老師,我是傷員!傷員你明白嗎?我喝口粥怎麼了?”

陳靂涵翻翻白眼,罵道:“少他麼廢話!你傷的是身子,又不是腦子!我他麼也剛剛纔痊癒,哪來的毛病!”

白雪鬆聞言一悶,行吧,你狠!

李明彥莫名其妙,乾哈?叫我出來教訓學生?

陳靂涵直接道:“這老頭,你信不信得過?”

白雪鬆一愣,李明彥也是一愣,什麼事兒?

“首先,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他信不信得過在你!但是這次你們能獲救,他也有功勞!所以必定不是你大哥那邊的人!”陳靂涵喝了口茶道。

李明彥無語,你可真夠直接的!

白雪鬆沉默片刻,悶悶的道:“副院長是爺爺的生死兄弟!我自然是信得過的!”

陳靂涵翻翻白眼,“三兩,你丫再給我打馬虎眼,我他麼真揍你了!我知道你以前經曆過一些不好的事情,但是也冇必要一直風聲鶴唳的!”

“好吧!暫時還是信不過!”白雪鬆也光棍,直接坦言道。

李明彥青筋直冒,你兩個臭小子當著我的麵說這話真的好嗎?

陳靂涵點點頭,道:“理所應當!但是,我們現在缺乏真正的頂級戰力,我思來想去,隻有臭老頭最靠譜!”

白雪鬆想了想,欲言又止。

陳靂涵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道:“亂黨,我們接觸過了!老實說,我信不過!至於你什麼想法,我不管!至於陳院長,說來還是我本家!但是,他是保皇派,不是站在你這邊的!而孔明~我感覺到他是蘊器境,但是應該剛突破不久,不能算頂級戰力!”

李明彥心中又好氣又好笑!

他麼的,這是直接拿勞資當打手了?

你怎麼就這麼能呢?

這麼自信我會幫你們,信不信勞資轉頭就去投靠白雪魁!

“另外,我入局和臭老頭有很大關係!如果他敢坑我們,隻要我不死,總有一天我能收拾了他!到時候,如果你死了,我給你報仇!”陳靂涵對著白雪鬆道。

聞言,兩人齊齊的翻翻白眼,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麼的...

你小子不當人!

不過,白雪鬆也明白了陳靂涵的意思,現如今白雪魁手中的勢力很大,實力也很強,陳靂涵既然已經入局,又救了他一命,那必定會成為白雪魁的眼中釘!

這個時候,我既然全心全意幫你,那你白雪鬆也得讓我知曉你的實力,不能讓我矇在鼓裏,孤軍奮戰吧!

而且我還能給你拉來一個值得信任的頂級戰力!

你信不過沒關係,我給你保證!

要是以後真出現問題,我給你報仇!

白雪鬆明白,陳靂涵還是那個意思,攤牌吧!

至少得讓我知道一部分!

白雪鬆沉默片刻,道:“其實我這邊真正支援我的勢力不多!一流家族秦家隻是合作,軍方那邊,鎮東王跟我有少許聯絡!然後就是二流家族,孔家算是擺明瞭

(本章未完,請翻頁)

車馬支援我!趙家,張家隻有一部分人支援我!再然後就是一些三流小家族了!”

李明彥倒是有些詫異,挺能乾的啊!

“據說你小子在皇城的風評一直不怎麼樣,冇想到不聲不響的組織了這麼多勢力在一起!”

白雪鬆有些尷尬,“自保...”

“啪!”

陳靂涵直接一擊後腦殺打斷了他的話,怒道:“讓你好好說話!”

白雪鬆吃疼,一臉憋屈,摸了摸後腦道:“這些勢力其實大部分都是實力不怎麼樣的家族!很多人心中都存在搏一搏的心態!鎮東王和我大哥政意不合!加上鎮南王支援三哥,他又和鎮南王不合,才支援我的!”

陳靂涵無語,等於說,你丫的屬於撿漏?

“孔家是主動找上我的!孔明智計很高,我以前和他有過幾次接觸,但是卻被他直接看穿了偽裝!長久的接觸下來,他對我倒是挺看好的,加上我大哥性格怪異,又打壓異己,這才讓孔家真正倒向我!”白雪鬆直接說完。

“等於說,你現在的勢力其實很弱?”陳靂涵有些無語。

白雪鬆歎了口氣道:“孔家的勢力其實很強,這些年孔家一直穩步發展,與人為善,暗地裡的實力已經不遜於一流家族!隻是孔明剛剛突破蘊器境,實力和一流家族的頂梁柱還有一些差距而已!”

陳靂涵皺皺眉,道:“還是那句話!太弱!你怎麼活下來的?”

白雪鬆有些尷尬,無語道:“還有就是亂黨那人!在皇城之中的話,他一般都在我附近!算是貼身保護吧!”

陳靂涵和李明彥無語望天,得,搞了半天,你是靠外來勢力活下來的!

所以你這麼多年,構建的勢力算個屁!

呸!

什麼都不是!

陳靂涵聽完,沉默了下來,腦海中思緒流轉。

白雪鬆也樂得自在,除了一些隱秘,他什麼都說了,也輕鬆了不少,喝了一口白粥,一臉的享受。

李明彥看著眉頭緊鎖的陳靂涵和一臉放鬆的白雪鬆有些愣神,這,到底誰纔是真正的關鍵人物啊!

朱家,此時議事廳中,高層齊聚,議論聲不斷。

“嘭!”

大門驟然被打開,一道身影出現在門口,討論聲瞬間啞火。

首位之上的人看清楚來人,頓時皺皺眉,有些憤怒道:“朱貴!這是議事廳,你想乾什麼?直接闖入,成何體統?”

朱貴有些畏懼,卻又硬著頭皮問道:“大伯,我來,就是想問一句!此次襲殺我白龍學院的學生,是不是我朱家做的?”

“啪!”一名長老拍案而起,怒道:“朱貴,注意你的言辭!什麼叫你白龍學院!你先是朱家人,纔是學院老師!”

朱貴縮縮脖子,然後深吸了一口氣,咬咬牙道:“長老說的對!但是我隻是想知道,我朱家,是不是要與白龍為敵!?”

那名長老還想說話,首位之人直接站起身子,直視朱貴道:“貴兒!我朱家不會和白龍為敵,隻是有自己的打算!你好好回去做你的老師!至於家族的計劃,你不用知道!退下

(本章未完,請翻頁)

吧!”

“大伯!”朱貴冇有得到答案,並不甘心。

“退下!”那人直接怒斥!

朱貴咬咬牙,退了下去,但是他也清楚,此事確實是朱家做的,要不然家主必定會否定的!

一時間,朱貴有些茫然!

朱貴走了之後,議事廳中,很多人都暗暗歎了口氣,再次開始了激烈的討論!

與此同時,各個家族的學生也陸續醒了過來,眾人也從學生嘴裡得到了訊息,其他人不知道,但是此事是朱家牽頭!

冇有任何商量,各家族族人怒不可遏,在各位家主的帶領下向著皇宮的方向行去!

他們要,告禦狀!

雖然大家心裡都清楚,此次朱家行事到底是為了誰,到底是為了殺誰!

但是還冇有撕破臉的情況下,他大皇子敢冒如此大不諱,揹負手足相殘的罵名,強行保住朱家嗎?

再說,你殺白雪鬆,你殺就是!

但是你將所有人都牽連進去,你朱家必須給個說法!

你大皇子,也必須給他說法!

此次受害家族如此之多,明麵上更是牽扯到皇子的性命,你朱家哪怕不死,也要給你啃下塊肉!

一行人來到皇宮門前,齊齊大喝道:“朱家仗勢欺人,持強淩弱,殘害皇朝未來,還請白皇陛下做主!”

“轟轟轟!”

各家族帶來的下人直接烏泱泱的跪了一圈,直接將皇宮大門給堵了!

大門守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該作何反應!

人家又冇硬闖皇宮,隻是在門前跪倒,請白皇陛下主持公道,他們作為侍衛能怎麼辦?

十幾個家族逼宮的事情很快就傳了出去,無數家族聞風而動,都趕來看熱鬨。

大皇子得到訊息,不以為然的笑了笑,接著審閱了幾分奏摺,這纔在侍衛的拱衛下向著皇宮大門走去。

“喲,這麼熱鬨?這是怎麼了?”大皇子來到皇宮門口,看著烏泱泱的一片人,有些詫異的道。

口中雖然高呼求白皇陛下做主,但是誰都知道白皇此時病重不起,一切事物都交由大皇子處理!

口號隻是一個態度,大皇子纔是他們真正要見的人!

聞言,各家族人再次拜下,喝道:“朱家無故殘害各家族子弟,還請大皇子為我等主持公道!”

大皇子故作驚訝,“朱家殘害各家族子弟?這麼大的膽子?不會有什麼誤會吧!”

其中一人哭喊道:“殿下,我家小子參加學院組織的靈力洗禮,招誰惹誰了,回來途中卻是被朱家派出靈丹境追殺!簡直喪心病狂!”

“我家也是!朱家膽大包天!”

“我們也是!朱家這是冇將大皇子放在眼裡!”

三流家族的人紛紛開口,等他們說完,徐勝才站出來道:“殿下!朱家為霸一方,欺淩其他小家族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我們家小業小,也隻能默默承受,希望他能及時收手!但是誰知道如今卻是愈演愈烈,居然直接對小輩下殺手!這是要斷我們的根啊!”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