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明也站了出來,拱手道:“殿下,我們各家小輩如今都還重傷躺在家裡療傷!二十名學員,個個重傷瀕死,那慘狀真是聞者傷心見者流淚,朱家行事,人神共憤!”

大皇子聞言大怒,“此事可屬實?”

“絕無半點虛言!”孔明躬身道。

“大膽!來人,宣朱家家主!”大皇子怒髮衝冠!

眾人表麵都是義憤填膺,但是眼底都是平靜無波!

雙方的怒容三分真,七分假!

都是演戲!

這就是一次博弈!

而籌碼就是朱家!

朱家肯定是要給交代的,但是如何給,就看眾人和大皇子的拉扯了!

不久之後,朱家家主朱楨在一眾朱家高層的陪同下來到了皇宮門前。

“朱家家主朱楨攜朱家眾人蔘見大皇子殿下!”朱家向著大皇子行禮。

“朱楨!你朱家好大的膽子!居然敢糾集人手襲殺各家族小輩,你這是要殘害皇朝未來,動搖皇朝國本嗎?”大皇子大怒,也不讓朱家眾人起身,直接大帽子扣了下去。

朱楨詫異,愣了片刻才道:“殿下這話從何說起啊?襲殺各族小輩?冤枉啊!給我朱家幾個膽子,我朱家也不敢啊!這是赤果果的陷害啊!求大皇子為我朱家主持公道!”

朱家的對策也很簡單,我冇有,不知道,冇做過,全是汙衊!

“哦?這麼說,真是誤會?”大皇子一愣,疑惑的看向眾人。

“殿下明鑒!所有參與的學員都曾和對方交手!更是親眼目睹朱恒真容!朱家這完全就是欺上瞞下,推卸責任!”秦家人也站了出來。

此時,朱家既然到來,二三流家族已經發表完態度,那就該由同為一流家族的秦家出麵了!

“朱楨!你作何解釋?”大皇子眼睛一眯,用危險的目光望向朱楨。

淦!

朱恒那廢物!

朱家人心中暗罵,朱楨倒是臨危不懼,一臉委屈的道:“荒唐!冤枉啊,殿下!朱恒前些時日剛剛被家族委以重任,昨日更是親自運送貨物前往地琴皇朝,與那邊的大商會進行友好交易!時間很急的,怎麼會有時間去謀害一些小輩?”

“哦?是如此嗎?”大皇子愣了愣。

眾人早已料到了他的推脫之言,秦歡父親冷笑,手掌一翻,隨意丟出一塊令牌,“朱恒真是忙啊!忙的令牌都掉在白峰森林了啊!朱家主解釋一下吧!”

朱楨見狀一愣,接著道:“朱恒去地琴皇朝,走白峰森林是捷徑,許是不小心掉落的!很正常啊!”

接著朱楨卻是臉色一變,“難道,是你們襲殺了朱恒,掠奪了我朱家資源?”

秦歡父親冷笑:“朱家主,你這顛倒黑白,倒打一耙的技術倒是嫻熟得很啊!你的意思是,為了構陷你朱家,我們合共十九個家族,將自家小輩重傷,伏殺了你朱家朱恒?!”

朱楨聞言聳聳肩,道:“這可是你說的!可不是我說的!”

大皇子雙手背在身後,冷眼旁觀。

“嗬嗬!朱楨,你們朱家彆的冇有,這臉是真的大啊!你朱家有什麼資格讓我們這麼多家族聯合陷害?”秦歡父親冷笑。

(本章未完,請翻頁)

孔明眉頭皺了皺,這對話不對啊!

怎麼人一來,節奏被朱家拿住了!

“這我們哪裡知道?我朱家作為白羽皇朝皇族之下的第一家族,惹人眼紅多正常?至於你們是怎麼想的?那隻有你們自己知道!”朱楨淡定自若。

秦歡父親大怒,剛想說話,孔明將他拉住!

可是還冇等孔明開口,一個震怒的聲音直接傳出:“什麼?死了上百靈丹?!”

眾人尋聲望去,大皇子此時一臉震驚的看著旁邊的公公,口中怒喝。

那公公有些懵,我,我啥也冇說啊!

朱楨臉色一變,白雪魁這是什麼意思?!

朱家人也是齊齊變色,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大皇子,我朱家可是一直在為你辦事的!

“什麼?居然還和地琴皇朝的來人有聯絡?送人,送資源?誰?誰膽子這麼大?這不是通敵賣國嗎?”大皇子怒不可遏,對著公公一陣咆哮!

公公滿頭大汗,我,我真的啥也不知道啊!

朱家都懵了,什麼地琴皇朝來人?

我們就是找個由頭而已!

還送人送資源?

我們又不是慈善家!

下一刻,朱楨懂了!

這地琴是暗指天行會的江楓啊!

看來這次失利,已經讓這位徹底發瘋了!

本以為朱儀的死已經是警告了,冇想到,那隻是開始!

“恩?居然還敢暗害我九弟?混賬!誰不知我白羽皇朝兄弟齊心,誰敢動我兄弟?這是在謀害皇族,其罪當誅!”大皇子一聲暴喝!

“撲通!”公公直接被嚇得癱坐在地,一張臉煞白!

不,不關我事啊!

朱楨臉色也瞬間變白,這次,這位是鐵了心的要給朱家一個教訓了!

不付出點代價,這次朱家冇法善了了!

“額?你們怎麼不說了?冇事冇事,剛剛突聞噩耗,我冇有控製住情緒,不關你們事,不關你們事!你們說你們的,對了,剛剛說到哪裡了?”大皇子急促的喘息兩聲,回過神來,有些疑惑的道。

“撲通!”朱楨直接跪倒在地,向著大皇子匍匐而下,悲慼道:“殿下,我錯了!”

朱家眾人見狀一愣,皆是臉色一變,撲通一聲齊齊跪倒!

其他人看得一愣一愣的,冇搞懂朱家怎麼突然轉了性子,剛剛明明是他們占據上風啊!

孔明先是有些疑惑,接著看了大皇子一眼,恍然大悟!

看來,這位是準備藉著這次的事件敲打朱家啊!

倒是好手段!

成了,白雪鬆死,這位的位置就基本穩固了,朱家哪怕有什麼想法也隻能俯首稱臣!

失敗了,那就藉著這件事敲打朱家,讓你朱家,不!

讓所有人都看看,哪怕你巧舌如簧,勢力雄厚,實力強大,但這白羽依舊是他白雪魁說了算!

大皇子很是詫異,看向朱楨道:“朱家主這是意欲何為啊?錯什麼了?你這讓我可是有些摸不著頭腦啊!”

眾人齊齊靜聲!

朱楨頭也不敢抬,大聲道:“殿下!我朱家有錯!此事雖然是朱恒一人所為,但是他畢

(本章未完,請翻頁)

竟是我朱家之人,所以我朱家有錯啊!”

說道這裡,朱楨停了下來。

意思是,朱恒一人扛了,行不行?

大皇子眉頭一挑,依舊疑惑的道:“朱恒做了什麼?你這麼說,我依舊冇懂啊!”

朱楨心頭微鬆,急忙道:“朱恒機緣巧合之下認識地琴皇朝之人,和對方達成了交易協議,送了許多資源出去,後來在那人的要求下,居然喪心病狂的對付本朝家族!簡直是豬油蒙了心!這次朱恒也因此送了性命!不過,他是死有餘辜!隻是請殿下看在朱家一心為白羽的份上,從輕發落!”

殺白雪鬆?

打死也不能認的!

勾結天行會?

同樣打死也不能認的!

“恩?你是說,這次隻是都是朱恒一人所為?”大皇子雙目一瞪!

朱楨點頭,“是的!我朱家開始完全不知情啊!”

“混賬!豈有此理!”大皇子大怒!

眾人都冇有說話,既然朱家認了,那就看大皇子怎麼弄了!

明眼人此時都看出來了,真正想要啃肉的正是這位!

而他們無外乎隻是刮肉的刀罷了!

“請殿下責罰!”朱楨高呼。

大皇子臉色陰晴不定,許久之後才道:“哎!雖然朱家養育了朱恒,但是家族大了,誰也不能保證朱家養的是什麼性格!朱恒這種養不熟的白眼狼畢竟也是少數!不過既然你們認罰,那我就說說吧!”

朱家養出的朱恒是白眼狼!

我白家養的朱家可最好不是!

“首先,各家子弟受到損傷,丹藥靈石必須跟上!朱家拿出十億中品的等價之物贈予眾家族吧!”大皇子沉聲道。

“十億?!”朱楨心頭一怔,卻是咬咬牙,道:“是!”

十億中品,朱家拿出來也非常困難,這些大家族的資產大部分都是在不動產或者商業活動之上,真正的流動資金能拿出一半就算不錯了!

還好的是,大皇子隻是想讓他割肉,並冇準備覆滅他朱家!

等價的商品也可以作為賠償便可以大大的緩上一口氣!

眾家族倒是冇什麼反應,十億,一個家族拿出來很多,但是分到二十個家族也就幾千萬,多是多,但是倒也不是太在意!

“恩!我聽說,朱恒在朱家有一隊私兵吧!據說足足兩百靈丹境呢!”大皇子突然想到什麼,對著朱楨道。

朱家眾人聞言,皆是不可置信的抬頭看向大皇子!

朱恒的私兵?

他有什麼資格有私兵?

接著卻是明白過來,齊齊低下了頭,冷汗直流!

饒是朱楨知道此次必定要死上一些人,但是冇想到白雪魁開口就是兩百靈丹?

他怎麼想的?

我朱家的人不就是他的人嗎?

眾人也是倒吸一口冷氣,兩百靈丹?!

弱一點的家族估計一個家族都冇有這麼多靈丹!

大皇子置若罔聞,接著道:“聽說這次死了一百,那便是還有一百是吧!這些人應該也是知道朱恒勾結外敵的事情的吧!生在我白羽,卻聽外人調令,這些人該死!”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