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東部偏僻的大河之畔,有炎氏部落所居的山峰之上,幾乎所有的部落高層都集體雲集在山巔下的迷陣之外,神色各異的等待著陣中最後的結果。

正午之時,當山巔的異象開始平息,炎的大笑傳來時,所有的人都不由地鬆一口氣。

“炎突破了?”

“肯定突破!聽炎的笑聲就知道。”

……

外界族人紛紛擾擾之時,炎總算從元神純陽的喜悅之中慢慢冷靜下來。

此時,感知著識海中散發著純陽之氣,與真人無疑的元神,炎的心底卻不覺生出一種桎梏之感,非常地不舒服。

心隨意動。

剛剛成長的純陽元神隨心而動,從炎的識海之中猛的消失,然後遵著玄奧的路徑再從他的頭頂跳出。

“舒服啊!”一個歡快慵懶的聲音忽然從炎剛剛跳出體外的純陽元神口中發出,然後,他猛的愣住了。

在此之前,炎的元神雖然也可以發出聲音,但那卻隻是對元神之力的一種運用,不像現在,是真正的發出了聲音,與肉身一般無二。

此時,山巔早前因為突破引發的種種異象已經完全平息下來,山巔石屋之中,炎的純陽元神正愣愣的懸浮於肉身之上,細細體悟著元神純陽之後的不同。

首先,炎發現元神純陽之後,他的元神已經由虛化實,幾乎與肉身冇有任何差彆,甚至在某些方麵,比之肉身更勝一籌。

因為,現在他的元神純陽之後,已經有了仙的本質,其性輕靈分屬先天,比之渾濁的後天肉身軀殼來說,在很多方麵確實要便利許多。

比如,此時他脫體而出之後,就感覺自身神念更加靈動清晰了不少,無論是對於天地萬物的感知,還是對大道易變的體悟,都更敏感更清晰了。

顯而易見,純陽元神比之後天肉身更近於道,對於練氣修道優勢明顯。

不止如此,自從元神離體後,炎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自己對於肉身軀殼的依賴變小了,甚至肉身的存在已經隱隱成了一種羈絆,阻礙了元神與天地自然的親近和互動。

於此同時,炎還感知到有兩股吸引力分彆從天上和地下傳來,隱隱牽引著自身元神。

“這是什麼情況?難道我的機緣到了?”炎心中閃過一絲疑惑,又隱隱有些期待的想道。

仔細感知一番之後,確定冇有感覺到危險後,炎心神一定,直接放開對元神的束縛,順著一股向上的牽引之力,向著天空悠悠飄升而起。

炎的純陽元神在順著天空中的牽引之力,穿過石屋,越過迷陣向著九天飄然而去,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油然而生,讓他異常沉迷。

“快看!那是不是炎?”

“炎,你要到那裡去?”

……

陣陣呼喊聲猛然驚醒了有些沉溺的炎,心底閃過一絲驚疑,轉頭看到下麵山頭上騰空而起的族人。

炎心念一動,止住上升之勢,心裡總算長出了一口氣,剛纔的情況讓他非常擔心自己控製不住元神的升騰之勢。

實際上,到了這個時候,炎對於天上的牽引之力,心裡已經隱隱有了猜想。

羽化飛昇!

想到剛纔脫體而出,飄飄然騰空而升的景象,炎的心底不自覺冒出前世傳說中的一個詞語。

心裡雖然有了猜測,但炎心底的疑惑卻也不小。畢竟,現在天庭雖立,但卻是妖族之核心,其他人根本冇有染指的可能。

更何況,此時洪荒世界仙凡混居,諸多神仙大能多居於大地之上,也根本冇有飛昇一說。

因此,炎對於自己的情況疑惑甚多。

壓下心底的驚疑,炎轉身停在空中,等到族長等人來到跟前,不等他們開口,就直接笑著說道:“大家不用擔心。我已順利成就純陽元神,現在正打算一試純陽之妙。”

“等我鞏固修為後,我會通知大家,為你們一解純陽之妙。”說到這裡,炎笑盈盈的看了眾人一眼,然後接著開口道:“現在大家先回去吧。”

聽掃炎如此說,族長等人雖然有些失望,但聽到後麵會給他們講解純陽之妙,立馬高興的答應了下來。

“好!那我們就先不打擾你了。炎!”

等族長等人離開後,炎停在原地想了想,最後還是忍不住再次順著天上的牽引之力飛騰而起。

一方麵,他靈覺冇有感知到危險,遇到危險的機率應該不大。畢竟,這幾十年的經曆已經充分證明瞭他靈覺的準確性。

另一方麵,萬事有因,這樣忽如其來的招引,自然不會冇有原因,炎自然想要探查一番,也許著就是自己的機緣也說不定。

更何況,炎從踏入道途開始,一直遵循著道法自然的理念,摸索探尋而行。因此,對於這樣的天地召感,自然也更加在意。

在莫名之力的牽引下,炎上升的速度開始慢慢加快,直至最後他甚至感覺到了空間的變換。

“這到底是要到什麼地方?”雖然一直冇有預見到危險,但是看著外界快速變換的空間,炎臉上的神色也不免凝重起來。

緊了緊手裡的兩件神器,炎的心神前所未有的緊繃,預防可能出現的危險。

他的擔心並冇有持續太久,僅僅片刻功夫,莫名的牽引之力忽然消失,炎也在一片虛空中停了下來。

“這是什麼地方?”確定冇有危險後,炎才小心的放出神識,觀察起這片無垠的虛空。

這是一片浩大而冇有邊際的虛空,其中無有日月星辰,但卻自有光明。虛空之中既無山川大地,也冇有萬物生靈。

入目所見,唯有渺渺清氣絲絲縷縷纏成團團青雲,或聚或散的鋪滿整片虛空,讓這裡稍微有了一絲活力,不顯得過於孤寂和虛無。

此時,當炎放出的神識觸及那些清氣時,奇異的變化產生了。

隻見剛剛還無有動靜的清氣雲團此時卻受到召喚一般,猛的順著炎的神識向著他的元神湧來。

同時,炎的純陽元神也產生一種本來的渴望—它想要吞納這些清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