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大地廣袤無邊,即使仙神大能都不能儘窺全貌。以天柱不周山為界,一直向東不知多遠的距離,一條大河浩浩蕩蕩奔流向東,最後彙入無儘的汪洋大海之中。

自女媧娘娘造化人族以來,人族就在這大河流域紮根立足。至今,經過千年時光的生息繁衍,人族部落已經恍如九天之繁星,星星點點的密佈於整個大河流域。

大河廣袤,支流無數,最近一兩年,生活在大河下遊一處支流區域的人族部落中,紛紛流傳著一個人和一個部落的傳說。

傳說,在這片土地上,生活著這樣一個部落,他們在火神的庇佑下,可以自己生髮火焰,無有火種斷絕之慮。

在那裡,人們依靠火焰驅散黑暗和寒冷,夜晚冇有魑魅魍魎橫行,可以在溫暖的火堆旁安心入睡。

傳說,這個部落無物不食,他們可以依靠火焰烹飪各種美食,可日食兩餐,無有饑餓之慮。

還有傳說,此部落有送子娘娘,能庇佑有孕婦人和新生嬰兒,保證部落新生嬰幼兒健康成長。

更有傳說,這個部落擁有一種名叫武道的傳承,可開發人體肉身潛能,提高血脈覺醒的機率,使普通人族擁有千斤巨力,甚至打破人體極限,問鼎長生之道。

如此種種傳說,讓該片支流區域內的人族徹底記住了這個叫有炎氏的部落,他們紛紛幻想著那裡美好安逸的生活,不斷打探這個神秘部落的一切資訊。

伴隨著有炎氏部落的名聲大噪,還有一個人的傳說也被人們廣為流傳。

傳說,這個人身負揹簍,手執明燈,經常白日拜訪人族部落,教人鑽木取火,夜晚則遊走於叢林之間,抓鬼拿怪。

據說此人名炎,出自有炎氏部落,有炎氏的種種傳說最開始也正是從此人口中傳出的。

傳說,這炎身負女媧聖母之望,生而神明,觀自然而悟鑽木取火之法,感天地而知吐納修煉之道,可控火弄雲,遁地吞鬼。

……

朝陽初升,山間雲霧寥寥,茂密的原始叢林中,點點晨露墜於青翠的枝葉上,在初陽下時不時的閃爍著迷人的霞光。

伴隨著晨曦的霞光,一條大河在山間叢林中蜿蜒而過,仿若一條巨大的綵帶,纏繞在山巒群峰之中,給黑沉沉山峰平添幾份活力。

此時,一處靠近河流的山峰之上,忽然有陣陣濃煙冒出,接著橘紅色的火光驟然升騰而起。

火焰是從一個巨大的柴堆上燃起的,在柴堆周圍,幾百名膚色黝黑,腰纏枯枝獸皮的人族男女,批頭散發的圍聚在一起,看著越燒越旺的火堆,臉上紛紛露出激動之色。

作為近一兩年來,這片區域各種傳說的源頭和主人公,炎正一臉恬淡的站在火堆旁,對身邊一位滿臉皺紋的白髮老人說道:“祭祀,火焰已經升起了。”

炎自從離開部落後,在去了一趟樹妖山穀後,就再次進入叢林,隻不過,這次他卻特意走了人族部落密集的區域。

也因此,在這一兩年他經常出入於人族部落,有意無意之間,在這片區域留下了大量的有關有炎氏和他本人的傳說。

正是這兩年與人族部落的頻繁接觸,也讓炎對於洪荒人族有了更加深刻和直觀的瞭解。

此時的人族,經過千多年的發展,依靠強大的繁衍能力,數量雖然不少,但發展卻並不快。

跟炎剛剛覺醒前世記憶的有炎氏部落一樣,此時的人族部落工具稀缺,食物冇有保障,再加上洪荒叢林中的各種危險,讓這些部落時時遊走在生死存亡的邊緣。

甚至,在這一兩年裡,炎見過很多人族部落連石器都冇有,隻能依靠一些堅硬的木根和骨器來狩獵,過得比從前的有炎氏還不如。

畢竟,有炎氏藉助族長的血脈天賦,各種鋒利的武器從來不缺,也正是依靠這些武器,有炎氏才能從容的麵對叢林中的各種巨獸猛禽,基本可以穩定保障部落的食物供給。

此時,炎所在的部落就是一個連石器都保留稀少的部落,因為缺少鋒利的武器,所以他們也不能向有炎氏那樣自主開辟居穴,隻能住在一個狹窄潮濕的天然洞穴之中。

因為部落缺少鋒利的武器,他們的狩獵和活動範圍更小,狩獵更難,危險性也更大,食物獲取自然也就非常不穩定。

食物獲取不穩定,部落族人自然不免忍饑捱餓,從而造成了部落之人異常瘦弱,覺醒血脈的機率更低,部落自然也就冇有發展壯大的實力。

在炎到來之前,這個部落已經失去火種幾年了,他們也冇有實力向外派出族人,獲取新的火種,隻能被動的等待。

好在,他們等到了炎。

炎在這一兩年裡,冇有火種的部落也遇到過幾個,每次這些部落見到他後,都會詢問火種的事情,因此炎對此非常熟悉,自然也不會拒絕。

畢竟,他這次專門來到人族部落相對密集的區域遊曆,也未嘗冇有提升自己和有炎氏在人族中的影響力的想法。

不然,這片區域哪能在短短一兩年的時間裡,傳出那麼多關於有炎氏和他本人的傳說。畢竟,在這個洪荒部落的時代,部落之間交流非常少,訊息可是非常閉塞的。

炎的表情平淡,言語淡然,但是身邊蒼老的白髮祭祀眼裡卻閃爍一絲狂熱,異常激動的抓著炎的手,興奮的高叫道:“謝謝!來自有炎氏的勇士。你對部落的饋贈必將被永遠銘記和傳頌。”

作為部落的祭祀他的眼界自然比之普通的族人要高明的多,想到和看到的自然也更遠。

在他看來,剛纔炎鑽木取火的動作,不僅僅是為部落重新點燃了火種,還在無聲中向他們展示和傳授了鑽木取火的方法,讓他們部落從此再無火種熄滅之慮。

此不言之教纔是炎交給他們部落最大也最珍貴的饋贈。

對於祭祀的話炎隻是淡淡的一笑,眼中精芒一閃,眉間神眼悄然睜開一絲,卻見隨著祭祀話音落下,該部落氣運順勢分出一支,加持在自己的氣運光焰之上。

對於這樣的景象,這一兩年炎已經見得不少,因此心裡雖然高興,麵上卻僅僅淡淡一笑,點頭說道:“祭祀客氣了。同為人族,自當攜手扶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