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在距離神光百多公裡的地方停了下來,藉助自己的神眼小心翼翼的觀察著,此時,他終於看清了神光中的景象,也看到了那道神光的主人。

就在炎前方百多公裡外的地方,一座巨峰在傲立於群山之間,盼首四顧,四下百態千姿的莽莽險峰,無有敢與爭鋒者。

在那巍峨的巨峰中部,有一由明黃色玉石構成的巨型平台,其上更是寸草不生,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著柔和的光芒,在一片蒼翠的原始叢林顯得格外突兀。

此時,在那巨型平台正中,端端正正的坐著一個高大的身影,其身形端莊規矩,卻又恰如其分的融入四周環境,孤零零的坐於空曠的平台上不但不顯突兀,反而給人一種舒適自然的感覺。

看著遠處略顯孤寂的身影,炎劍眉輕挑,眼中慎重之色更濃,卻是從那簡簡單單的已做中看出了其中的不凡之處。

在炎的眼中,此時遠處平台上的身影看似不起眼,但是其渾身氣勢於那巨峰渾圓如意,不見絲毫不協之處,真正達到了人與天地自然和諧統一的地步。

在此時,那身影藉助天人合一的境界,仿若化身巍巍巨山,儘顯浩瀚厚重之勢,連百公裡外的炎都能遠遠感受到其不凡的氣勢。

正觀察間,遠處那道身影仿若有感,忽的抬頭向著炎立身之處看了過來,隨著祂的動作,炎彷彿看到其身下的巨峰也因之而動。

“轟~隆~”

隨之,仿若實質般的巨大轟鳴聲開始在炎的神魂中不斷迴盪,在識海中引起不小的波瀾。

“不好!”

炎口中驚呼著,識海中元神之力隨之輕輕一震,純陽氣息瞬間驅散識海中的異象,意識頓時一清。

炎知道,剛纔那些轟鳴聲並不是真正的聲音,雖然它真實的響徹於神魂;遠處的巨峰也並冇有動,雖然在炎的精神意識之中,它仿若驚醒巨獸,動靜驚人。

但是,炎的心裡非常清楚,所以的這一切都是因為遠處那道身影正身合於天地山川,受到驚饒後,精神意識自然挾山勢而動,給人以地動山搖的錯覺。

當然,要說這完全是錯覺也不完全正確,因為如果那道身影的境界足夠,那麼祂是真的可以以己身而動天地,挾天地自然之勢攻敵護身。

此時,對方的反應隻是一種自然的應激反應,並冇有多大的敵意和攻擊性,因此很容易應對,也並不能給炎帶來多大的影響。

但是,炎卻不得不考慮自己剛纔偷窺彆人所犯的忌諱,因此剛平息識海中的異象,立即凝氣傳聲解釋道:

“前麵可是先前出手相幫的前輩?晚輩應約而來,不知前輩仙居所在,冒昧查探,驚擾之處還請見諒。”

“哼!”回答炎的是一聲冷哼,同時,遠處一股駭人的氣勢沖天而起,向著炎遙遙碾壓過來。

“看來這位前輩的的脾氣並不是太好啊!”

感受到遠出傳來的氣勢,炎心裡反倒是微微鬆了一口氣,心裡有些尷尬的搖頭調侃道。

畢竟,偷窺彆人卻被抓了個現行,確實有些尷尬。不過,以對方現在表現出的氣勢來看,確實並冇有比他高明多少,因此炎到是不太擔心自身的安全。

炎的心態放鬆,思緒發散之際,對方的攻勢已經近在咫尺。

此時,炎的前方一團烏雲在陣陣狂風的裹挾下遮天蔽日滾滾而來,伴隨著道道扭曲的電蛇,仿若末世降臨一般。

而在炎的元神和神眼之下,一座由精神元炁構成的黃色巨峰被從遠處投擲而來,對著他當頭壓下。

雖然心下信心十足,但是炎卻並不大意,在黃色巨峰壓下之際,反手從身後揹簍中取出一白色的古樸陶瓷燈盞,對著那當頭壓下的巨峰,輕輕一吹。

頓時,有點點火星向著那巨峰搖搖晃晃飄了過去,眨眼間與巨峰碰在了一起,兩者看似強弱分明,但結果卻很是意外。

隻見那朵朵火星在粘上巨峰後,猛的爆發出強烈的光焰,讓那氣勢驚人的巨峰來勢一挫,下壓之勢猛的停了下來。

同時,光焰炸開,猛的覆蓋在巨峰之上,猛烈的火焰讓巨峰中傳來一聲悶哼,然後嘭的一聲消散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