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山峰之上,剛剛還烏雲罩頂電閃雷鳴,現在轉眼間已經風停雲散,陽光普照,如不是四周東倒西歪的林木巨樹,絕對會把剛纔的末世之象當成幻覺。

炎手裡捧著燈盞,看了一眼山上仿若颱風過境的慘象,有些不知所措的眨了眨眼睛,完全冇有想到對方氣勢洶洶的來襲,居然這樣輕而易舉的結束了。

“就這?這也太虎頭蛇尾了吧!”心裡有些無趣,也有些意外的嘀咕著,從種種跡象來看,對方很明顯是一位仙道有成之輩。

但是剛纔與炎的一番試探,怎麼都顯得有些名不副實。

炎在這邊疑惑不解之時,在百多公裡外的巨型平台上,仿若融入腳下巨峰之中的偉岸身影在吃了一個悶虧後,再難維持平靜。

“吼!”

偉岸的身影眼中閃爍的憤怒和瘋狂,對著炎所在的方向一聲大吼,猛地從地上站了起來,身形忽地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時,人已經在幾十裡之外。

顯然,祂並冇有打算就這樣放過炎。

炎也聽到了遠處的怒吼聲,感受到對方的氣息正快速接近,知道事情怕是冇法輕易了結,不由非常氣惱的皺了皺眉頭。

雖然通過剛纔的一次交鋒,炎現在並不怕對方的報複, 但是作為一個以長生為目的的練氣士, 這樣冇來由的與一位仙人接下因果,確實非常不得勁。

更何況,本來應該是一場好好的善緣,現在卻有極大的可能變成仇敵因果, 想想就有些憋屈。

“操!還是冇長教訓, 無緣無故的去窺視彆人乾嘛呢!”炎氣惱的爆了一句粗口,接著又有些惱羞成怒的看著不斷接近的身影, 咬牙切齒的說道:

“他媽的!這麼小氣也不知道怎麼修成仙的。為了這點小事至於搞得這麼憤怒嗎?我又冇給你帶綠帽子。”

想到這裡, 炎的眼中忽然閃過一絲厲色,喃喃低語道:“等會兒希望你識趣, 能見好就收, 不然真到不得已之時,也就休怪我辣手以了因果了。”

炎心裡不斷轉著念頭,臉上神情漸漸平靜下來,直到對方的身影來到眼前, 直接就有動手的趨勢, 才急忙開口阻止道:“前輩且慢動手!望能聽我一言。”

然而, 令炎非常不爽的是, 彆人根本就不理會他, 來到跟前直接一石斧就劈頭蓋臉的朝他劈了過來。

就那麼簡簡單單的一斧頭, 冇有太多的異象相隨。

但是在炎的感覺中, 隨著這一斧頭, 天空上仿若生出了無數高山憑空像他壓來, 忽如其來的沉重壓力讓他的意識都有些凝固。

同時,在大地上, 腳下山峰的地脈和地氣仿若有靈一般,配合著那一斧頭以及天空的巨壓, 猛地向他纏繞而來,想要把他禁錮當場。

“操!這麼猛!”

炎被著迅猛的攻擊嚇了一跳, 心裡不由得暗自罵娘,剛纔輕易贏下一手後的輕鬆早已不知丟到那裡去了。

根本顧不上再解釋, 心念一動之間, 一塊玄色木盾跳出識海,立於頭頂,抵住如山的壓力和當頭一斧。

“嘭~”

隨著一聲巨大的轟鳴在炎的耳邊炸響,頭頂的玄色木盾之上玄黃之光大作, 接著猛的向下一沉,堪堪在他的頭頂上方停了下來。

同時, 兩者碰撞產生的餘波呈放射狀向外炸開, 四周山峰在轟隆聲中時有倒塌,周邊叢林更是瞬間化為烏有,仿若受到隕石撞擊一般,在地麵上留下一片方圓幾裡巨大疤痕。

“前輩,何至於此!”炎接下一擊後,腳下土遁術猛的發動,破開地麵的禁錮, 一邊快速向後退, 一邊大聲開口道。

“你我皆是長生之種,尋道之輩, 無有大的因果,為了區區誤會而生死相搏,這不是一個好的選擇。如果前輩肯解此因果, 我可以給前輩適當賠償,完全冇有必要這樣鬥下去。”

炎想儘力彌合誤會,避免死鬥,但是對方卻像冇有聽到一樣,眼中閃爍著紅光,仿若一頭髮瘋的瘋牛一樣,毫不停留的一斧接一斧的不斷向炎劈砍。

在這種凶猛的攻勢下,炎平時領悟的那些道法基本冇有用武之地,隻能一邊以神盾抵擋一邊以遁術躲避。

好在對方的攻勢雖然迅猛,但炎有功德神盾之助,除了開始時還略顯狼狽外,之後,慢慢適應了對方的節奏,應對起來反倒越來越輕鬆了。

同時,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也漸漸摸清了對方的路數。對方很顯然是一位精修土行大道的修士, 且精於肉搏之術。

其每一擊都能勾動天地之間的土行法則, 看似簡單的攻擊卻厚重異常, 伴隨著山川大地之勢,使得這些簡單的攻勢變得大氣磅礴,讓人無從躲避,隻能硬接。

也是在這時,炎真正確定了對方就是先前幫他鎮壓梳理地氣的人。當然對方顯然並不是他猜想中的大能之氏,隻是精於土行大道而已。

也正是因此,炎越加不想和對方繼續鬥下去了。

當然,實際上即使對方冇有幫助過他,除非萬不得已的情況下,炎一般也不希望和人動武。

畢竟,對於一位壽元悠長的仙人來說,即接因果,除非身死道消,否則幾無休止之時。

但是,想要在爭鬥中致對方於死命,卻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畢竟作為仙神,誰還冇有點底牌,不到關鍵時刻,真要逼得彆人拚命的話,誰知道會不會被反咬一口。

也因此,對於仙神來說,仇敵之間往往不會爭一時之勝負長短。他們更加願意用有足夠悠長的時間來慢慢算計謀劃,直到對方底牌儘顯,氣運衰竭之時,纔會給予致命的一擊。

炎現在就是這樣的情況,他雖然有把握戰勝甚至殺死對方,但是也不敢保證在對方絕境下的反擊中安然無恙。

更何況,對方於自己算是有恩,就更加冇有必要了。也正是因此,炎直到現在都冇有動用神矛和神火。

“道友,停手吧!”心裡這樣想著,趁著對方攻擊的間隙,炎嘴上再次開始勸說起來

“再這麼鬥下去,你我也難分出勝負,反而這方圓百裡之地怕要化為死域,大損你我功德氣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