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

洪荒無名山峰之上,端坐神火之內,時刻忍受著火焰錘鍊的垚,麵對炎的疑惑,各種情緒交織,最終化為一聲長歎。

“我曾經在部落裡並不突出,隻是一名相對年輕的血脈覺醒者。但是,一次狩獵中的意外卻改變了我的人生。”

炎聽到這裡,恍然大悟中差不多已經猜到後麵的劇情了,在後世,這樣的情節都已經爛大街了。

“我無意中在一處岩洞中得到了一小截白玉一樣的神骨,此骨遠觀並冇有什麼異狀,但是握在手中卻能感受到一種安逸的氣息。”

“因此,我長期把這截神骨帶在身上。之後,時間久了,這截神骨開始漸顯神異。”

垚說著,眼神複雜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然後接著開口道:“有了這神骨後,我慢慢的發現自己的肉身和神魂進步明顯快了許多。”

“甚至,後麵我能夠自行感悟天地自然,有意無意間無師自通的領悟了吐納之法,初步邁入修行之門。”

“再之後,等我的修為漸深,我慢慢的開始從神骨中領悟或者說繼承了許多知識傳承,其中除了修行方麵的傳承外,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其他各類知識。”

垚說到這裡,看了炎一眼,“我剛纔說的那些洪荒的曆史淵源,也是傳承於此。”

“這是好事吧!”炎聞言瞭然的點了點頭,雖然心裡對這樣的機緣和傳承持謹慎態度,但他也基本認同這是件好事。

“我們人族在這洪荒萬族中既無悠久的曆史底蘊,也冇有優秀的資質體魄。想要生存發展,隻能在女媧娘孃的庇佑下,依靠自己的雙手苦苦拚搏。”

“道友你能幸運得到上古前輩的傳承,即是你本人的幸事,也是我人族的幸事。”

畢竟,無論有什麼其他的波折,但是實實在在的知識傳承和蛻凡化仙的修為卻是真實存在地。

“確實幸運!”垚雖然眼神複雜,但是對炎的話也冇有否認,而是讚歎了一句,“要不是有此傳承,我又哪有現在的修為呐!”

“不過—”顯然,垚也並冇有完全讚同炎的話,眼中閃過一絲內疚和悔恨,轉口說道:“這雖是我的幸運和機緣,但是對於我曾經的部落和人族來說,也許更多的是劫難。”

“你是說你出問題也是因為這截神骨?”炎微微皺了皺眉頭,把早有預感的猜測問了出來。

“嗬~嗬!”垚的臉色有些難看,自嘲的笑了笑,說道:“看來,道友你也猜到了。”

“我在得到神骨的傳承之後,修為可謂是突飛猛進,短短十多年的時間就已觸摸到了仙神的境界。”

“因為受到神骨的影響,所以我的道途一直都在向著神道方向發展。此途,想要躍而成神,需要感悟道則,掌控天地權柄。”

“正常情況下,到此地步卻是需要花費許多時間,領悟規則煉化權柄。但是,我因為手握神骨,卻有一捷徑可輕易獲取天地權柄,一步成神。”

垚說到這裡,聲音壓抑到極致,臉上全是陰鬱和悔恨之色,隔著搖曳的火焰,顯得異常扭曲。

“那神骨之中蘊含天地權柄?”炎心中一動,有些同情的看了垚一眼,肯定的說道。

“對!那截神骨本為上古神庭在此地一方山神地邸,後因神戰中此地山河破碎,地脈崩潰而亡。”

“而這截神骨中,就隱藏著那位上古神邸的傳承和此地的天地權柄。我得其傳承,修其功法,隻要煉化神骨,就可承其權柄,一步成神。”

不知是不是錯覺,說到這裡,垚的臉上仿若有一絲自嘲閃過。

“恐怕捷徑不是那麼好走的吧?”炎聽到這裡,雖然對於後麵對方的具體遭遇還不太清楚,但他清楚,對方肯定就是因此中招的。

“冇錯!捷徑那有那麼好走?機緣又哪有那麼好得?”垚自嘲的搖了搖頭,不等炎發問,就自顧自的再次說起來。

“也許是自己的貪唸作祟,又也許是那上古神邸佈下的後手,反正我稀裡糊塗的煉化了神骨。”

“後手?”聽到這裡,炎的臉色猛地一變,驚叫出聲:“那神骨是上古神邸留下的後手?”

本來剛纔,炎在聽對方得到機緣,獲得上古傳承之時,心裡雖然持謹慎態度,但是也不乏羨慕之情。

但現在聽垚的意思,炎心裡也不免後怕。這要真是上古神邸留下的後手,那自己要是麵臨同樣的事情,恐怕下場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我也是現在才明白,那神骨本是上古神邸為再次複活留下的後手。”垚眼中閃過一絲厲色,滿臉晦氣的沉聲說道。

“神邸身死之時,把自己神體和神魂化入地脈之中,而真靈則藉此逃脫,攜帶此地權柄深藏於一截手骨之中。”

“按照那神邸的打算,祂本想依靠這截手骨中的傳承,引導出一位新神。讓其煉化神骨,待接收此地權柄掌控此地地脈之時,其曾經散入地脈中的神體和神魂可順勢侵染新神的精氣神。”

“到時,再配合神骨中的真靈,那遠古神邸自然可以順理成章的再次歸來獲得新生。”說到這裡,垚的臉上也不免現出欽佩之色。

“好算計!”炎聽到這裡,也忍不住開口讚歎道。

說實話,自從來到這個重因果,且大能高修無數,背後水深的無以複加的洪荒世界後,炎就一直在心裡提醒自己要小心謹慎。

但看到垚的經曆,聽了這上古神邸的手段,他才知道自己想的還是太簡單了,壓力瞬間暴增。

畢竟,這位上古神邸僅僅隻是一位在洪荒曆史上毫不起眼的地邸山神,就有這樣的手段和算計。

那—那些大能高修的手段和算計又是如何厲害,炎簡直不敢想象。

想到這裡,炎的心裡忽然冒出一個很危險想法:“那些大能之所以對眾生傳授己道,是不是也有這方麵的算計呢?”

“畢竟,這些大能的真靈往往都寄托於大道之上,修其道、承其因、接其運……”

想到這裡,炎猛地打了一個冷戰,冷汗唰的一下流了出來。

“不能多想!不該有這個想法!”

察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炎一邊暗示自己,一邊猛地斬斷那絲危險的想法,除了一點暗示,連一點這方麵的記憶都不敢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