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現在都還清楚的記得,他在成就純陽元神之時,被誘往兩處地方,差點因此失了肉身寶體,成就羽化仙之事。

而按照炎之後的的猜想,這應該是天地自然感應,有意無意之間在把他往神仙的道途上推。

但是,按照剛纔垚的說法,神道顯然已經不在受天地大道的青睞,再無上古之時的繁盛和氣運。

這種情況下,炎的遭遇,顯然與此說法相互矛盾。這也讓他有些擔心,深恐自己遇到了什麼算計。

畢竟,剛纔垚所講的上古神邸手段,他現在想起都還心有餘悸呢。

聽了炎的話,又問清楚事情的詳細經過後,垚想了想,若有所思的猜測道:“我想,這一方麵可能是因為道友自身的原因。”

“我自己的原因?”炎有些不太明白,出聲打斷道。

“對!”垚肯定的點了點頭,“我不知道道友曾經做了什麼,但是我卻在你的身上感應到了大功德。我想,你助我的那件神盾還有這神火應該也與此有關吧!”

“我少年之時曾經以木生火,幸運之下確實得了一些功德。”炎點了點頭,承認了垚的猜測。

關於鑽木取火這件事,炎冇有隱瞞的打算,畢竟,這將是他增加自己在人族中地位的最重要事件。

聽到炎親口承認,垚的眼中閃過一絲羨慕,相對於炎這樣仙道中人,他這樣行走於神道上的人顯然更加渴望功德。

“那就對了。”壓下心裡的一絲羨慕,垚點了點頭,對著炎解釋道:“你應該知道,功德是因天地獎賞眾生而產生。”

“當眾生所行有助於天地,則大道青睞之,天降功德以獎之運。當眾生所為有損於天地,則道必厭之,氣運消減之下因果報應,則劫罰臨身。”

說到這裡,垚深深的看了炎一眼,才接著說道:“你既然得了這許多功德,說明你所行之事必有功於天地,是天地大道所青睞認同之人。”

“而你得知道,嚴格意義來說,神是天地大道的具現,是大道權柄在世間延續。祂們的存在的最主要目的是為了完善和維護天地大道的運行。”

“也因此,天地自然希望你這樣能得祂認可,且有功於天地的人來行使神權,掌天地大道權柄。”

“這應該就是你之所以會遇到這種情況的主要原因。我想如身無功德,應該也冇有資格遇到這種事。”

聽完垚的分析,炎心裡想了想,基本認同這個觀點。但也正是因此,他忍不住有些苦笑的搖頭說道:“也就是說我因天地青睞太甚,反而身受惑道之劫?”

“這確實有些……”聽了炎的話,垚也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說。畢竟,能得大道青睞氣運暴漲,本是一件好事,但到炎這裡卻因此受劫,確實有些令人無語。

炎自己卻在苦笑之後,仔細想想了兩人所經曆的事情,或遭人算計成劫,或化功德氣運為劫,又恰巧都劫成於成道之前。

心底不由一緊,沉默半響後,才心情複雜的感歎道:“哎!求道之途何其艱難啊!”

“是啊!求道不易劫難重重啊!”垚聞言也心有所感的長歎一聲道。

之後,兩人不約而同的沉默了下來,直到片刻後,炎纔再次開口打破平靜。

“之前道友提大道不在青睞神邸,不知現今如何?”

垚聞言閉目想了想,半響才睜眼有些遲疑的緩緩開口說道:“我雖主修神道,也接收了上古神邸的記憶傳承。”

“但說到底,現在也就剛達神仙之境,對於天地大道的感悟並不深厚,因此也說不準現今神道到底如何。”

“但是,就像我剛纔所說,神為天地大道完善維護天地所生,是大道意誌在世間的體現,應該不會完全冇落。”

“畢竟,在我看來,這天地還並不完善,有著諸多隱患,除非世間出現新的規則能夠彌補和徹底穩定天地。否則,天地大道必還需要神邸的存在。”

說到這裡,垚的眼中閃過一絲亮光,顯然這話也鼓勵了他自己。畢竟,他現在所修的正是神道,要是神道真被大道所厭,他今後可就難了。

“所以,我估計就算上古眾神失了天眷,冇落在洪荒曆史長河之中,但是,新生神邸隻要順天應命,累積功德,必有超脫之日。”

對於垚的話,炎不置可否,但根據後世的情況看,神道不絕應該是真地,畢竟,後世鼎鼎大名的封神之戰可正是為了補天地神位而起。

不過,想想那鼎鼎大名的封神榜和打神鞭,以及後世天庭中的天規地律,炎卻不難從中感知到某種惡意。

所以說,炎心裡其實並不認同神道能得超脫而出的說法。

一方麵,從上古神道的衰落可以看出,通過神道想要走到道之儘頭,阻力重重,可能新極小。

畢竟,在炎看來,上古神道的衰落仙道崛起,失眷天地是一方麵。

但更多應該是上古神皇陸續崩殂於道途,讓眾生看不到神道成道的可能,因此,眾生不得不紛紛放棄神道,轉而尋求它途。

另一方麵,後世眾神為諸聖所立,天地權柄實際上已經被聖人竊取,神邸權柄甚至於功德都決於聖人一念之間。

可以說,神道的根基已經被諸聖所握,想要藉此成道,顯然基本已經成了空談。

雖然對於垚的話不完全認同,但是炎卻也藉此更加明瞭了現下和今後神道一途一些情況,對之後的修行有著不小的助力。

畢竟,炎雖然因為後世的記憶,從一開始就排斥專修神道,但他又非常清楚後世天庭的份量,不能完全摒棄神道的影響。

現在早一步理清楚了一些天地大道與神道之間的關係,對今後的修煉顯然更有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