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族有炎氏部落,這些年這裡的變化極大。

一方麵,此地的山脈地勢仍在快速持續的發生變化,曾經幾百米的小山丘,現在已經成了一方千丈高下,百裡方圓的巨大山脈。

曾經山丘不遠處嬌小婉約的河流,也因為山勢變化, 彙聚眾多溪流小澤,變成了一幾十米寬的濤濤大河。

曾經有炎氏棲居的半山腰,現在變成了一片占地麵積不小的丘陵緩坡,順著山勢向著遠處平原地帶緩緩延伸舒展。

有炎氏棲所之後,曾經僅僅百米之隔的山巔,現在已經成了千丈高峰。其峰常年霧氣繚繞,靈秀非常。四周環有林立山崖, 陡峭險峻, 令人望之生畏。

如此種種,讓這座高峰孤傲獨立,怡然於世外。顯然,這裡現在已經非尋常人可以涉足,成了真正的神仙居所。

可以說,過去短短的幾十年時間裡,有炎氏部落所在之地,已經經曆了滄海桑田一般的變化,於這片小天地中,演儘了天地的偉力。

有炎氏部落的變化,除了地理山勢的變遷外,更大的變化還在於其部落自身的壯大興盛。

曾經,有炎氏部族人幾百,唯一人覺醒血脈,部落每日所想,僅僅是要在這方莽荒叢林中填飽肚子,苦苦求存而已。

現在, 有炎氏部落族人上萬,有篝火取暖驅獸,有獵物野蔬飽腹充饑,更有草藥療傷祛病。生存條件與曾經的艱苦相比,天差地彆,已經不可以同日而語。

更何況,現在的有炎氏部落,族人或采氣吐納,或練武錘鍊肉身,血脈覺醒者更是數以百計。

這麼多的高階戰力,讓有炎氏部落直接一躍成為了這附近幾百裡地界的一方主宰和霸王。

曾經,可能會引發滅族之禍的異獸妖禽,現在也不得不淪為有炎氏的獵物;曾經,肆掠一方的魍魎魑魅、詭譎怪誕,現在已經很難再給有炎氏造成大得災禍。

如此種種,有炎氏的所有這些變化,都在意料之中,但卻有異常突兀的忽然展現在了炎的眼中。

昨天,炎還在幾千公裡之外,為垚所在的部落宗廟落成,主持大型祭祀活動。現在,他卻已經立在了有炎氏部落之外。

實際上,炎如果不是因為在樹妖山穀和秘境中耽誤了一晚上,他可能在昨天就已經回到部落了。

這幾年,因為要幫助垚的關係,讓炎冇有時間去捉鬼拿陰。結果,等到昨天回到這邊後,就立即被先天靈寶—輪迴判官筆抓了壯丁,以至於他昨天晚上忙活了一整晚。

甚至,在炎的高效下,僅僅一個晚上,樹妖山穀周邊的陰鬼之物都為之一空,短暫的形成了一片乾淨的空白區域。

此時,站在有炎氏部落外,見過部落的種種變化後,炎冇有立即返回部落,而是悄然睜開了自己的神目。

神目之下,天地氣象自然不同。

此時,炎的眼中,大地正顯化出一副宏大的奇觀異象。

大地之上,條條黃龍從遠處蜿蜒滾滾而來,在炎的眼前融彙糾纏,結出一個個大小不一,或死或活的地穴靈竅。

其中,又以兩處靈竅最是顯眼,仿若兩顆絕世龍珠,被遠來諸多黃龍所追逐,吞吐之間,地氣到有大半都落入了這兩處靈穴之中。

而仔細觀察,還能發現這兩處靈穴各有不同。

其一處厚重,呈現出包羅萬象之盛況。其上,更有一朵紅色的火焰狀雲氣,植根其中,與其牽絆極深。

見此情況,炎自然知道這必是有炎氏部落所在地,那朵紅色的雲焰顯然就是有炎氏部落氣運顯化無疑。

很明顯,現在此地山勢地脈已經和有炎氏的氣運相連,呈現出了相輔相成的態勢。而此處地勢這些年的變化,炎雖不知全貌,但也隱隱知道必與部落有觀。

而,另外一處靈竅,卻又展現出了完全不一樣有另一番氣象。

這處靈竅位於炎一直以來居住的山巔之上。靈穴靈動而自然,雖隱隱有聚納天地萬炁之象,但卻並不駁雜,反而異常的純粹柔和。

到是因為其聚納天地萬炁的作用,讓這處靈竅之地,天地元炁彙聚,比彆處更加適合修行。

觀看此處靈穴,炎體內的元神精氣甚至可以隱隱與其感應。顯然,在其變化之初,感染了炎的氣息,受了不小的影響。

甚至,炎隱隱有種感覺,此地原本應該隻有一處靈穴,但因他的緣故,纔多了這處靈竅,此地山勢地脈也因此更加厚重輝煌。

以神目仔細檢視了部落的情況,除了地勢變化的異常後,冇有見到其它問題,炎也總算徹底放心了。

畢竟,此前雖有預兆,也有一些心裡準備,但部落的變化實在太大了,炎也不得不小心一些。

解了心頭的憂慮,炎再次仔細觀察有炎氏部落的情況,才發現部落因為族人的增多。

現在已經不僅僅隻有原來那一個洞穴了,在附近區域,炎還感應到了幾處部落聚居地。

此時,正是上午時分,部落裡的族人以小孩老人居多。但炎卻在周邊百多裡的範圍內的叢林中,感應到了許多族人狩獵的身影。

可以明顯看出,隨著實力的增加和族人數量的激增,僅僅依靠周邊的獵物已經不能滿足有炎氏的需求。

因此,有炎氏部落的狩獵範圍擴張了不少,甚至有許多族人為了收穫更多的獵物,開始不得不在部落之外建立穩固的據點,以保證安全。

不過,就炎這會兒看到的情況來看,部落對此顯然很有經驗。

在外圍據點周邊的莽荒叢林,明顯被定時清理過。炎一眼看起,冇有看到任何能夠威脅狩獵隊伍的存在。

如此行事手段,可以說儘顯此片叢林的霸主氣勢。

看到部落內的情況後,炎冇有直接回部落,而是轉頭向著雲海深處的險峻高峰而去。

此處地方最開始是由炎的修行居所演變而來,甚至,在炎離開前還在此地佈下了不少陣勢。

可惜,在地脈變遷,滄海桑田的天地偉力之下,人力顯得異常渺小。

幾步來到山巔之上。

此處,比之炎離開前又廣闊了不少,他曾經辛苦佈下的各種陣勢已經完全失靈,甚至連佈陣留下的痕跡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看著熟悉而陌生的地方,即使以炎現在的心態,也不免有些感歎。要知道,這才僅僅幾年的時間。

而以他現在的修為,今後可能一次閉關都是以百年為單位,到那時,纔是真正的滄海桑田。

也是在此時,炎才真正的意識到了自己與普通族人之間的差異。這不是此前的理智分析,而是真實的感知到了兩種生命之間的鴻溝。

《人在洪荒,正在奮鬥》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新青豆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新青豆!